2018-07-05

地铁沙中线多个地盘的工程丑闻不停爆发,既反映地铁公司监管不力,也是眼前礼崩乐坏的香港,由政府到公共机构都管治失灵的又一明证。

今次沙中线红磡站月台发现工人剪短钢筋,伪装钢筋已全部扭入螺丝帽,以掩饰工程失误,整件事情莫名其妙、匪夷所思。可以说,若非传媒连日踢爆,地铁避无可避,也不会公布工程问题。因此,着眼点更应在于,事情由发现至今足足三年,何以一直未能纠正,地铁甚至连剪短钢筋的情况有多普遍,其对月台安全有何威胁,连客观的评估也没有?

其实一些庞大工程牵涉工种繁多而且工序复杂,偶有失误在所难免,但问题看来不是偶发。早于三年前,红磡站扩建地盘分判商中科兴业高层人员便发现上千条钢筋被剪短,其后又跟总承建商的地盘总管视察现场,再次目睹有人剪短钢筋,亦有人把剪短的钢筋扭入螺丝帽。到2015年底,地铁终于知悉剪钢筋的问题,但只要求总承建商处理问题。在随后两年,分判商发现情况没有改善,依然有人剪短钢筋,总承建商和地铁公司则无更正计划。直至传媒踢爆工程问题,地铁才公开情况,政府才下令调查。

政府和地铁后知后觉,问题首先出在内部监测机制的失效。工程涉及专门的技术问题,但又不容有失,因此一般都设有多重的品质监察机制,尽早发现问题并且尽快补救。例如各分判公司对工程的品质管理是第一重,总承建商对分判商工作的检验是第二重,地铁对总承建商的监督是第三层。三重监察下,再加上政府对地铁的管制,足以杜绝严重的工程错误。

今次事件亦不例外。据报载,工程错漏其实早已留意到,只是没有对症下药,更正钢筋与螺丝帽至适合位置,反而用错误掩盖错误,剪短钢筋再扭入螺丝帽。究竟谁首先发现工程问题,谁决定用欺骗手法掩饰问题,当然必须追究,但奇怪的是,何以一个分判商巡视地盘时也随处可见的工程问题,其他工程监督人员竟然懵然不知?当分判商向上方一再举报,又何以问题持续出现,无法制止?

当地铁终于知悉剪钢筋的问题,何以认为问题不严重,因此不作独立调查,也没向政府滙报?地铁只要求总承建商处理问题,当总承建商表示办妥,地铁何有详细核实情况,还是得过且过、草草了事?若有覆核,何以问题至今不解?分判商绕过总承建商及地铁,直接向政府投诉,虽然其后表示问题已解决,政府何以可以不闻不问,甚至不会因此提高警觉?究竟政府有何独立机制监督地铁工程,掌握工程进度和质素,而不是一切都倚靠地铁的报告?

没有的话,政府就跟市民一样,都没有渠道知悉内情,但果真如此,地铁又怎会自找麻烦,主动申报出现问题?更何况,当问题揭露后,地铁主席位置屹立不倒,高层人员不仅没有免职,甚至连调查也没有,他们不申报又何惧之有?同样,假如地铁无法探知具体情况,工程进度只信任承建商报告,承建商还会如实反映情况,而知情者又会随便向地铁举报有问题的承建商吗?

事件曝光后,地铁依然对告密者深深不忿,却没有检讨自己错在哪里,也不提改革措施,确保日后的工程符合设计要求,并避免同样错误再次发生。

再看建制阵营,他们看来担心民主派借机发难攻击政府,多于保障公众生命安全,所以竟敢公然背逆民意,反对立法会正式调查此事,部份甚至胡言乱语,扯开话题,中伤指证的分判商与承建商有过节,或诬揑他因政治立场作祟,故作惊人之语。

成串的问题不外说明,今次地铁工程丑闻,除了地铁难辞其咎,使内部监测机制失灵,也反映地铁成为独立王国,政府即使是最大股东,亦无法有效监督其运作,而政府亦受惠于畸形政制,议会在建制派占多数下,都会轻轻放下政府的过错。由地铁到政府,都受到欠缺问责的制度所庇护,在位者责任感逐渐消失,他们只要有足够的无耻,捱得住公众的责骂,依旧可以安然渡日,但如此下去,香港不衰败才怪。

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