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小戎在望 不知君子于役 7月9日

(这才是林则徐的真实形象,一个其貌不扬的矮胖子,一个天朝体制下的官吏榜样。)

1839年4月6日,林则徐收到一份来自北京的大礼:皇帝亲手书写的福、寿字帖各一方,以及全份鹿肉、狍肉。从北京沿着皇家专用邮道送到广州,最快也需要十五天,也就是说,在他刚刚抵达广州的时候,皇帝便将这礼物派送给他。鹿与“禄”通,这是皇帝要提拔某人的惯用暗示。

林则徐当即“恭设香案,望阙叩头祇领。”称颂曰:“赖一人之秩祜,寰沄普庆夫澄清。”

皇帝还同时给了他一道旨意:道光不知从哪里听说,夷人是因为拉不出屎来,所以才来中国买大量的茶叶和大黄,没有它们夷人就要被屎尿憋死。皇帝令他查访此事,属实的话,皇帝准备关闭广州贸易,断绝茶叶和大黄的供应,让红毛夷统统去屎!另外,若闭市的话,能够禁绝这两项货物的走私?

此时的林则徐可谓春风得意,6天后他在奏折中报告皇帝:“臣等悉心查访,实为外夷所必须……果能悉行断绝,固可制死命而收利权。”他在奏折中请皇帝看在夷人恭顺地上缴烟土的份上,“仰乞天恩,准其照常互市,以示怀柔。”

我们不知道林则徐是真的去查访了,得到了和皇帝同样的情报?还是高兴过头,胡乱编造搪塞皇帝。总之,这一疏忽大意给自己埋下了巨大的祸根,他使皇帝相信:红毛夷的死脉已被自己攥在手中,随时可以发动闭市这一毒计憋死那些可恨的夷人。在后来的冲突中,皇帝不停地要求对红毛夷实施“剿洗”,把所有大臣都逼上了进退维谷的绝路,他深信捏死夷人就象捏死一群蚂蚁一样,而大臣们却无人再敢言和。

这趟皇差顺风顺水,才一个多月,皇帝已经准备晋升他为两江总督,恐怕整个清代历史上都没有过如此肥美的差使!拆台的政敌亦随之而至:有人上奏皇帝说,林则徐抓了很多造、卖烟具的小贩和工匠,让他们连夜造烟具,冒充是收缴来的。否则怎么可能短短月余便收缴了数万套,那些“收缴”来的烟具大多是新的,而且全无造册,从何时、何地、何人手上缴获?一无所注。

对此,林则徐在奏折中为自己辩解说:那些烟具都是从保甲处收缴来的,联保的甲户们多是亲戚乡里,因为顾及亲戚情面,怕被人知道家族里有大烟鬼,传出去丢人,更害怕烟鬼亲戚因此被捉拿去问官司,所以上缴烟具的时候,甲户们都不愿说出细节。官府留其廉耻,不诘问姓名来历,正是出于鼓励他们上缴烟具的考虑。因此也就没有造册。亲族人伦乃人之常情,那些瘾君子们已知道错了,让全族人监督劝诫他戒烟,凡家人亲骨肉的劝导,比官府和乡绅们“厉问”更“方备”。若有人被烟瘾折磨死在家里,那就让他们死得稍微体面一点吧,被官府捉拿了杀头毕竟是件非常丢人的事。

在后来的奏折中,他声称几万、几万的烟具都被当场劈开,混上桐油等物烧毁掉了,目的是要防止有人把缴来的烟具偷走,那些烟具很多镶金饰玉,价值不菲。当然,这极有可能是林大人担心造假之事败露的招数。

邀功的奏折象雪片一样飞往紫禁城,他和皇帝都在等着夷人那两万多箱鸦片交齐。那些鸦片大部分都还在印度或者在来华的途中,船主并不知道广州的情况,需要耐心等待。义律答应每天交出一千箱,但并不一定能每天都够数。英国人不会弄虚作假,阳奉阴违,或者耍别的花招,这一点他毫不担心。那些鸦片到岸价值超过一千万银元,在国内的市价还要翻几倍。奏折中难免流露出志得意满之色,宣称接下来要“扫清东路”,皇帝批示说:“务必净尽。”于是他下令:若有夷人仍敢夹带鸦片来粤,一旦查获,全船人包括水手就地正法!

广州的实情并不象林大人的命令那样简单,鸦片交易仍在有恃无恐地进行。一位外国目击者说:“当鸦片飞剪船驶入珠江后,仍象过去一样停靠在老地方,迅速被中国平底船围住、搬空。一切交割完毕后,水师船适时地出现了,他们慢慢地追上去,始终保持着相当克制的距离,目送对方驶出珠江。在鸦片船‘仓皇逃窜’的途中,甚至能看到划手们脸上轻快的笑容。”

而另一名中国读书人记载道:“有扒龙驶近(炮台),炮声震天,硝烟遮天蔽日,遂靠岸卸货,小船、人群蚁聚,贻硝烟散尽,一切踪影难觅。”

一个美国商人写道:“有些带着鸦片的船来到广州后才知道这里在禁烟,于是他们调头到福州或者厦门去了,在那里赚到了比预想中更多的钱。但林大人似乎认为他们是因为害怕自己,掉头回国去了。”

旗昌洋行的“老广州”亨特则记载说:“林大人禁烟让广州的鸦片烟价暴跌。有一个和水师很熟悉的买办,用超出正常季节几倍的价格雇了我们的一条船。他不知从哪里用200元甚至更低的价格弄到了700多箱鸦片,运到厦门每箱能卖到2500元以上。”

(义律上校)

在义律承诺交出鸦片9天后,一份甘结文书被递到他面前:“嗣后来船永不敢夹带鸦片,如有带来,一经查出,人即正法,货尽没官。”此处说的“人即正法”意思是全船人。义律愤怒地将那份甘结文书撕得粉碎,签署甘结意味着日后天朝可以以夹带鸦片为由,任意屠杀中国人。

十三行外的气氛重新变得紧张起来,兵丁们又回来了,无数小船拥堵在水路上,挤得满满当当,教任何人都不可能逃走。

所有外商又重新被监禁起来,上一次是要求上缴鸦片,这一次是更加蛮横的要求。林大人似乎是尝到了这种招数的甜头。行商们告诉外国人,在中国,签了具结并不一定要执行,重要的是要让大人们有台阶下。但是没有人愿意签,因为谁也不知道,即便签下具结,林大人以后又会做出什么来?连亨特这样的老外侨,见过广州十三行无数大风大浪的人都忧心起来,他写道:“我们很有可能遭到屠杀。”

鸦片贩子们把矛头指向义律,认为义律的软弱使中国官员得寸进尺,义律象律劳卑一样落入两面夹击,这时他开始盼望炮舰的到来:“中国政府无端剥夺英国人的自由、生命和财产安全。”

“要想使中国沿海免于一场战争,必须依靠女王陛下政府的强硬干涉政策……理清所有的错误,一劳永逸地解决这种无休止的悲剧,这既是对英国利益的负责,也是对中国政府负责。”

5月18日,义律承诺的鸦片全数收清,6天后,在囚禁外商两个多月后,林则徐忽然心情大好,不再威逼外商签署具结,他撤走了所有兵丁,宣布重新开市,各路外商正经生意照旧经营。当林则徐认为夷人们会欢天喜地地感激着他的恩德,一切又会回到旧日轨道的时候,义律率领英商人撤离了广州。但是,林则徐根本顾不上奇怪。

(林则徐手书十无益家训)

原来这一天他终于收到了皇帝发来的上谕:林则徐调补两江总督,并“着交部从优议叙”(意思是让他赶紧把这里的工作了了,到南京去上任)。他终于等来了这一天,在广州两个月的日子如同梦幻!

欧阳小戎-赞赏-打赏-转账 欧阳小戎-公众号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