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5月底,被捕近五个月的嘎玛及其事件,在Twitter上被他的律师浦志强先生披露之后,我亦在博客上发帖介绍,但深感困难。因为这实在是一个太漫长、太曲折的故事,全然是一部当代藏人的苦难史。王力雄也说,这可能是一个千古奇案,嘎玛三兄弟家乡村民的上访书字字血泪,即使只浏览一下,也会知道那里的村民和当地官员有长达数年的冲突。而几天前,王力雄在接受美联社记者采访时,直言不讳地说,当局给嘎玛设的罪名“完全是栽赃陷害”。

有人问我,到底问题的症结在哪?我答道:简而言之,是因为嘎玛及其兄弟们保护环境和文化的行为、以及当地村民维权上访的行为,触怒了上上下下的藏汉官员。这些恶官认为在一个会说像样汉语的人都没有的穷乡僻壤,村民们有觉悟和能力做到数年来依法通过聘请律师不断上诉、不停地到自治区甚至北京上访,其“幕后黑手”是嘎玛桑珠。去年8月,昌都地委副书记兼地区政法委书记、北京来的援藏干部程越带领武警,没有给出搜查物品清单,也未出示任何相关文件,抓走了仁青桑珠和其美朗加,殴打了他们70多岁的老母亲,搜查其家,没收环保材料等。截止目前,嘎玛家族五人蒙难,嘎玛竟被重判15年,实乃惊天冤案!

应该公告一份恶官榜,那是一群必须刻在耻辱柱上的恶官。按时间顺序历数,嘎玛及其兄弟以及村民们得罪的官员主要有:贡觉县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局长向巴江村、贡觉县县长贡嘎才让、贡觉县县委书记陈军、昌都地委副书记兼地区政法委书记程越。其中的向巴江村是肇事之因,自他到贡觉县任官四年来,当地藏人因械斗而死超过23人,而这是07年以前的数字。他给老百姓带来了许多灾难,制造了各种矛盾,不但不受惩处,反而调升要职。像他这种官员的所作所为,上级部门并不是不清楚,而是很清楚,却相互包庇,相互利用。

有人问我嘎玛桑珠是怎样一个人?我说,嘎玛桑珠是一个在西藏这块土地上生长起来的有着深厚的慈悲心的人,慈悲心使得他对众生万物有着爱心和悲悯心。他虽然不是喇嘛,但他的所作所为如同一位真正的修行者。我认识他十多年,常常感慨他是一位奇人,因为他虽然没有受过现代的那种教育,但他的智慧很少有人可比。但我更钦佩的是他本为商人,却不把金钱视为人生目的,反而散尽钱财,只为了保护文化和环境,做有益于众生的事情。

嘎玛的妻子,了不起的图伯特女性,在博客被关之后再开博客,深情写到:“即使脱离了‘天珠王’、‘环保人士’、‘慈善家’、‘成功商人’、‘劳动模范’等等虚无缥缈的称谓,他也一直都是个光明磊落的人、是所有人真诚可爱的朋友,也是我心中最亲爱的人——即使他不常在家、即使他几乎所有的精力和金钱都献给了文化与环境的保护。”“我们的嘎玛是无罪的……只要法庭公平公正,只要在法庭上人人平等,他一定会很快回到我们中间。回到我们的家,拥抱两个女儿,拥抱自由的空气——这是他原本应该有的生活。”

Twitter上有藏人指出,一个政治清白、以环保慈善利众为己任的名声显赫的成功藏商嘎玛桑珠被莫名判刑的话,藏族商人圈里会引发一场强震,他们因此联想到在中共统治下自己的经商之路如履薄冰、前途渺茫,从而失去对中共的信任。事实上,这个警告绝非夸张,可以预测在未来的多卫康,将可能引发难以遏制的地震,而导致地震发生的正是那些坐享“反分裂”好处的藏汉恶官。

2010/6/25,北京
(本文为RFA自由亚洲藏语专题节目,转载请注明。)

《看不见的西藏~唯色》2010年7月2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