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8日凌晨,席卷舟曲的泥石流令人揪心。舟曲位于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历史上即是藏人生活的区域,虽然如今在全县总人口中,藏人不及四成,且趋于汉化,但如一位籍贯舟曲的藏人学子在论文中所言:“舟曲藏族主要分布在白龙江上游两岸和拱坝河(白龙江一支流)两岸……除东山两个乡纯属汉族,极少数乡为汉、藏杂居外,大部分乡均为藏族村庄居多……面积占全县总面积的三分之二以上。”

辗转得到的当地消息称,泥石流不只与暴雨有关,还与生态环境早已被人为破坏有关。互联网的好处是有相当多的讯息可以从中找到。不必翻墙,官方所提供的数据、报道和调查报告足以为证。如舟曲县志记载,这里“向来以山清水秀闻名于世,滔滔白龙江横穿全县,宛如飘逸的哈达,穿林海,越深谷”,但这幅美丽之景在这五十年间被破坏殆尽。2005年时就有官方媒体报道,从1952年8月舟曲林业局成立到1990年……全县森林每年以10万立方米的速度减少,植被破坏严重,生态环境遭到超限度破坏。

事实上,同样状况在广大藏地普遍存在。如甘孜州森林资源之丰茂,在中国公布的各地森林面积中名列前茅,而过去除了民用及寺院建筑所需以外,基本上一直处于自生自灭的状态,但从1950年代起,有计划或无计划地大规模砍伐开始了,甚至到了乱砍滥伐的地步,以至于如炉霍县,因为已将树木砍伐殆尽,满山皆已光秃,只好就地解散了县林业局。如此砍伐森林的后果导致九十年代末在长江中下游发生巨大洪灾,也使得中国政府制定了亡羊补牢的系列相关政策。

然而近些年,在“西部大开发”、“经济大发展”的号召下,各地政府继续掠夺自然资源,说得好听是追求GDP,实质上掩盖着官员的贪腐行为。舟曲这一个不过13多万人、20个乡的小县,从2003年至今有水电开发项目47项,已建成15座水电站,还有14座水电站在建,难以想像在那汹涌奔腾的河流上众多水电站之间的距离。另外,去过舟曲的网友提到了开矿带来的破坏,说因多年开矿淘金,两边高山上林木砍伐殆尽,全是灰黑的土,河川里全是淘金设备,河流呈灰黑色泥浆。

然而当局对舟曲泥石流成因的解释仍如每一次的类似灾难,尽皆归结于天灾,不承认乃人祸所致,不过也有少数专家的结论是森林被大量砍伐致使水土严重流失,兴建大型水利工程项目加剧地质灾害的危险,以及当地县城在城市规划建设中的错误。著名的地质灾害防治专家殷跃平曾就这两年康定发生的滑坡、泥石流说过:“我到甘孜的一个县去,我就问过当地的县长,我说你们修这么多水电站会有很多问题,包括它的县城都是滑坡。他说我修这么多水电站,自己一年的税收,光税收就有4个亿……”地学家杨联康直言不讳地说“国家需要水电没有迫切到不要人命的程度。”

我虽没有去过舟曲,但周边与其地理、水土相似的地区多有经过,且在藏东康地生活多年,很自然地联想到,那如巨龙般发疯的泥石流一路奔泻而吞噬的,这一次是舟曲,而下一次呢?Twitter上的一段推文读来难受:“八十年代前的几十年里,整个木里的原始森林几乎被彻底毁灭;之后的十余年,采金活动象田鼠一样肆虐;进入本世纪,又是疯狂的水电开发。昔日宁静﹑秀美和安详的香巴拉,变得喧嚣﹑猥琐和狰狞。舟曲之难,木里的序曲。”我的眼前浮现出一个个熟悉的藏地地名,不禁不寒而栗。

2010/8/10,北京

(本文为RFA自由亚洲藏语专题节目,转载请注明。)

《看不见的西藏~唯色》2010年8月14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