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吉扎西是西藏旅游业的著名人物,全世界来西藏的游客几乎无人不晓的“亚宾馆”,其老板就是他。近年间他的事业日益发达,成立了西藏神湖集团公司,新建两座星级酒店和两个房地产开发公司,被媒体誉为“西藏酒店业和房地产行业的一面旗帜”,得到过当局诸多嘉奖,2005年在北京被胡、温接见过。我曾参观过他的神湖酒店,与相邻的把西藏文化庸俗化的雅鲁藏布大酒店比较,有着藏文化底蕴的神湖酒店大气、地道,值得赞许。

多吉扎西的被捕是很突兀的,因为发生在2008年,都会联想到是否与三月的抗议事件有关。可是在他被捕数月之后,即2008年10月10日,北京的《中国民族报》上很蹊跷地刊登了一篇有关他的报道,首先介绍的就是他和800多名员工不但“无一人参与其中”,还签订了“维护祖国统一、反对民族分裂”的责任协议书,并发表了一张多吉扎西向镇压抗议的武警军人献哈达的照片。

我是去年初从网上搜索到这篇报道的,更觉得疑云重重。来自拉萨的消息说,多吉扎西有可能是当地官员权力斗争的牺牲品。平时他与某些官员私交极好,而这些官员与另一些官员明争暗斗,最有力的政治武器就是“反分裂”。正如文革时的两大造反派,为了夺权都说自己是毛泽东思想的捍卫者,如今只不过换了面旗帜,吃“反分裂”的饭而已。据说逮捕多吉扎西是自治区高层会议决定,无一个藏人官员被通知参加。据说搜查其家时,从花瓶中发现藏有一份两千万元的收据,是某一次献给达赖喇嘛法会的供养。

很难求证这些消息的真伪,而两年后的最近,则传来他已被处以无期徒刑且被没收所有财产的消息。来自流亡西藏媒体的报道称他被没收的财产高达43亿元人民币,但他是否真的拥有如此巨额的财富,并不得而知。无论如何,对他的判决是令人震惊的,甚至可能是当代西藏企业史上对企业家惩罚最重的案件。我记得九十年代中期,一位姓周的汉人大老板因为倒卖西藏自治区政府有关外贸批件,当时据说是全中国最大的商业案件,他也一度被抓过,后来有其下属,一位北大博士,为他顶罪被判无期,而他倒是带着部分财产离开了拉萨。

对多吉扎西的定罪难道是以那份在花瓶中找到的收据,作为他支持“达赖分裂集团”的理由吗?这显然根本不能成立。即使确有那份收据,那也是多吉扎西以佛教徒的方式奉献给上师的供养,无论是在全民信仰佛教的藏地,还是在全世界任何一个有佛教信仰的地方,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一种仪轨,所有的佛教信徒都会这么做,只不过所供养多少全在于每个人的能力,富人供养的多,穷人供养的少,多吉扎西既有家财万贯,为表示虔诚,所以奉献得多而已。或许他错就错在不应该将奉献供养的收据当做纪念保存起来。

然而最重要的是,多吉扎西的案件如此扑朔迷离,证明了在西藏的司法状况有多么地暗无天日。且不说对底层百姓涉及敏感案件的审判从不公开,对多吉扎西这样一位藏人商业精英人物的秘密审判,事实上在藏人中引起了强烈的震动。当局既然下手如此狠重,何以不向社会交待其获罪的明确理由?在多吉扎西案件的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样的可怕秘密?另外,他被抓两年来,其家人应该将其事件公开化,应该竭力寻求真正的法律援助,即使对结果无济于事,也至少可以给他一个明明白白的说法,当然也由此可见其家人所怀有的恐惧之深,据悉他的家族已有多人被捕,他的兄长多吉次丹已被判刑六年。

2010/8/18,北京

(本文为RFA自由亚洲藏语专题节目,转载请注明。)

《看不见的西藏~唯色》2010年8月25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