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06

1871年1月18日在法国著名的凡尔赛宫镜厅,意气风发的普鲁士占领军在此宣布成立德志意帝国,从此改变了欧洲的战略平衡;过去几百年欧洲的陆权强国法国,被新贵德国彻底打败;此后被喻为铁血宰相的俾斯麦,却在统一德国后实行“韬光养晦”的战略,既拒绝发展海外殖民地,更表示满足于欧洲的领土现况,反对再对外扩张,令德帝国专注于经济发展,拒绝“大国崛起”,不去挑战其他强国的霸权,在其担任首相的期间,否定“单边主义”而注重“多国协商”,以行动的“永不称霸”,来解除邻国的忧虑,既保持与奥匈帝国的联盟,又保持了与俄国的友谊,令德帝国在经济特别是工业发展上“超法赶英”;在其担任首相的20年期间,德帝国不用担心邻国的包围,不须担忧与法俄两线作战。

然而德皇威廉二世登位之后不满受制于年老的首相,以至认为德帝国已经足够强大,要成为名符其实的“强国”,于是老首相呈了辞;威廉二世即位后推行“世界政策”,要在全球建立影响力,由欧洲、非洲到亚洲,都要横加一手,甚至放弃俄国这个盟友,于是三个原本关系恶劣的英、法、俄三国,竟化干戈为肉帛,结成了三国协约(Triple Entente),实现了海陆两面的德国包围网;德帝国慢慢发现,在国际事务上例必会受到多国联手反对,除了奥匈帝国之外已经再也没有可靠的盟友;结果德帝国为支持奥匈对塞尔维亚的威胁,卷入了第一次世界大战,最后变成德帝国独斗全世界,最后在1918年,被美国动员起来的工业能力所击倒。

德帝国由统一、发展到发动第一次世界大战,经过了43年,而同样由一穷二白,经过所谓“开放改革”后暴发,开始自满以至要挑战全世界的中共,也大约发展了40年;然而中国今日的经济成就或军事能力,却远远比不起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的德国。偏偏今日中国上下的态度,却远比起当年的德帝国嚣张,面对着比起当年“世界帝国”更强大的美国,竟公告自己要取而代之。

中国近年却一直横挑强邻,不断挑战世界秩序,由南海造岛威胁全东南亚,在东海挑战日本与台湾,为了韩国引入萨德反导弹系统,竟全面经济杯葛韩国;中共提出“一带一路”要西进直至欧洲,在非洲不断抢资源与扶植独裁者,以至在美国的后院南美洲,扶植如委内瑞拉的独裁国家;甚至在澳洲搞渗透以至干预别国内政,连地球最遥远的纽西兰都要把中国列为威胁;中国自2008年金融海啸后自信的霸权外交,正是以行动公告要挑战美国的地位,以至威胁全球所有民主国家的安全,这种手法之粗糙,尤过于德皇威廉二世。

回想近几年,中共对几乎所有周边国家,都采取一副天朝大国的态度,去欺压各邻国,甚至连欧盟内的希腊也要染指,透过债务去迫使希腊否决欧盟就中国的人权问题表态;今日中共国对全球之威胁,从其所谓“孔子学院”所从事的政治宣传,以至偷窃各国的科技机密,来达到所谓的“中国制造2025”,都清楚看见中共的张牙舞爪;从中国在国内推动的军国主义宣传,以至狂热的民族主义洗脑,世界各民主自由国家,都明显感受到其威胁;亦因此在这样的局势下,全世界的民主自由国家,在美国或中国二选其一之下,一如所料选择了和美国合作,而非和中国合作;中国想“联欧制美”,结果促成了美国联结欧盟;美欧日的经济同盟,势完全压倒中国,连“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基辛格,也提出美国要联俄来制中,中国在外交上半个同盟国也没有,勉强找到一些见钱开眼的附庸;在联合国大会投票或许可以,面对贸易战或真的开战,则势必作鸟兽散。

包围网一旦成形,就有如面对英、法、俄三国协约的威廉二世,焦虑而什么也做不到;在世界大战前几年,德帝国不断向法国、英国示好,却一切都来得太迟;其他国家之间当然有很多矛盾,但正是因为某国的来势汹汹,才迫使其他国家放下矛盾,联合起来针对这个“新贵”;当别人的矛盾已经得到解决,才回想起以往左右逢源的好处,当然是“苏州过后无艇搭”,一切都来得太迟。

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