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10日,哲蚌寺被封锁。之后几天,陆续有僧人在色拉寺、大昭寺、小昭寺以及拉萨周围很多大小寺院,展开了规模不等的和平抗议活动。直到3月14日上午,小昭寺周围被军警围得水泄不通,政府官员及警察的汽车停在小昭寺门口,僧人们被关在寺院内,群众与警察的对峙最终在当天中午演变为肢体冲突。

当天中午1点左右,数辆军用卡车从西藏军区方向驶向小昭寺,拉萨老城区多数道路被警察交通管制。大约一小时后,许多街道黑烟滚滚,一些头破血流的汉人急忙从示威地点逃出。浓浓的黑烟出现在拉萨老城区、团结新村、嘎玛贡桑、纳金路等很多地区的上空。一名藏人抱着一具被枪杀者的尸体跑回了老城区,尸体上挂有许多哈达。

许多人在汽车上悬挂哈达以避免“暴徒”的焚毁,其中包括来藏淘金的汉人老板。一些“暴徒”在老城区附近的街道上殴打汉人,而一些示威者在制止殴打。一些“暴徒”似乎为表明藏人身份而穿着不太合体的藏装。需要说明的是,一名“暴徒”的身影出现在几天后的电视上时,很多当地人私下里指出他曾是某公安单位的警察。当一些受伤的汉人逃离老城区时,另一些包工队模样的汉人则兴高采烈地提着麻袋,在被砸商店周围捡拾东西。令人奇怪的是,周围的“暴徒”们并不理会这些汉人“拾荒者”。一些“暴徒”在“打、砸、抢、烧”时似乎有意避开派出所、新闻单位等要害部门,只是象征性地在一些重要单位附近草草了事之后,就号召人群奔向下一个目标。一些“暴徒”在行凶结束后走进了公安派出所、安全部门等单位,有很多目击者证实了这一点。这令人不免回想起89年当局派出的“打、砸、抢、烧”的“造势部队”,除了一些地段已经因当局开枪造成示威者及无辜群众伤亡外,多数地段至少有3个小时“无人问津”。

3月14日4点左右,滚滚浓烟飘扬在拉萨上空,很多人在试图远离事发地段,一些人听说挂上哈达可以避免袭击,就急忙给商铺及汽车挂上了哈达。许多人抱怨乘汉人司机的出租车“逃命”时,遭到比平时多数倍甚至十倍的要价。而一些汉人出租车经营者将哈达挂在车头上后,还在马不停蹄地奔向老城区周围进行“火线拉客”,让人佩服这些汉人亡命挣钱的劲头。

大规模的军队大约是在当日下午进城的。5点左右,拉萨上空哪里有浓烟,哪里就能听得到枪声,枪声像沸腾的油锅而无法统计次数。当日晚上的戒严范围几乎包括了全城,其中有身着武警制服的,也有身着陆军迷彩服的,军队车辆上的部队番号几乎都被纸张遮盖着。

当地官方媒体报道的汉人伤亡情况与实际大致相同,多数死亡汉人系被焚烧商铺的烟火窒息而亡。其中属拉萨东路以纯服装店及达孜县的一家摩托店最为严重,两家被焚烧店铺分别造成了5人死亡,被捕的纵火者包括三名西藏农村的进城打工少女,据说三人此前在附近某汉人服装店当店员。但当地官方媒体没有披露示威者被枪杀的报道,据一些已逃离现场的目击者反映,老城区的鲁固地区(至少有7人被枪杀)、小昭寺、帕廓街等地有示威者和行人中枪倒地。其中鲁固地区的两名藏人因从家中窗户向外张望而遭射杀。一名中年男性藏人在鲁固一带遭胯部中弹,后被人拖到附近的居民院内,数小时后因流血过多而死。雪一村的小学附近,一名前来接孩子的藏人男子中弹身亡。另有一名手提保温饭桶的藏人女孩也被击中头部而死。中枪身亡者几乎都是藏人,男女老幼皆有。另有一名家住原拉萨食品厂的年轻男性藏人中枪后,被送到医院时已经死亡,当悲痛万分的家人将尸体抬回家中,又被随后而来的士兵强行没收尸体,以至办理丧事时亲友们根本没见到尸体。还有一个人中枪死在医院,但当局禁止家人将尸体运回家中,无奈之下,家人采取用点燃病房氧气作为胁迫手段,才得以将尸体运回家中,但紧接着大批士兵赶到家中,将死者家属拘捕,尸体也被没收。

据一名汉人三轮车夫讲:“我从来没像那天一样害怕过。我蹬着车来到青年路时,听到哒哒哒一片枪声,我车跟前就有五六个藏族倒下了,吓得我赶紧跳车,趴在地上。”14日这天,除伤亡藏人外,很多汉人也因不同原因而有伤亡,据最后的媒体报道,其中汉人死亡者为18人。而当局从事发到截至今日,并没有对拉萨的汉人发布任何安全警告,有一些汉人驾车离开拉萨,因在青藏公路遭到军警阻拦而不得不返回。

据观察和了解,这次事件的参与者,多数为城市贫民及子女、进城务工人员、周边农牧民、无业游民、刑事惯犯及和平示威的同情者,其中不排除当局“造势部队”人员的可能。

大规模的装甲车入城之后,老城区所有的通道都被持枪士兵封锁,所有老城区的居民都被禁止出入,据说已有上千人在最近的逐户围捕中遭拘捕。因手铐有限,很多被捕者遭到了被铁丝捆绑的“待遇”,一些地段即便持有身份证也无法通行。搜捕行动期间,士兵们采取了特别残忍的镇压手段。几位目击者称一名约17岁的藏人被抓后,数名士兵数次将其扔到半空又任其摔在地上,活像打夯的动作致使这个年轻藏人惨叫一阵后便没再动弹,估计已死。有配合军队执行逮捕的藏人干部也遭到士兵的殴打。在盘查一名农村藏人时,士兵发现他不懂汉语就用汉话辱骂他,与士兵一同执勤的藏人干部试图劝阻,结果被其中一名士兵用橡胶棒击打面部,导致他口腔内数颗牙齿当即脱落。

“暴徒”殴打汉人事件基本结束后,在各处零散的汉人聚居点,陆续多次发生少数藏人被汉人殴打的事件。本来很多藏人因大量汉人进藏而对汉人普遍反感,但这次许多汉人对藏人的仇视也到了极端的地步。一名年轻藏人在老城区东侧的一个汉人菜市场买菜时,因埋怨菜价过高而被市场内数十名汉人围攻殴打,但在附近执勤的士兵除了立即关闭菜市场的铁门外,对行凶的汉人没有采取任何制裁措施,目前该藏人已失踪。

很多藏人家属在得知家人被殴打、死亡、被捕或失踪后不敢声张,因为当局处理类似事件的第一步骤,就是禁止家人向外界宣扬失踪家人的任何信息。

戒严数日后,一辆军车在拉萨东郊爆炸,导致士兵1死5伤,该路段立即进入进一步的戒严状态。后查出属士兵因武器操作不当而引起的自伤事件,估计是此次拉萨事件中,当局遇到的第一次非战斗性减员事件和唯一的士兵死亡事件。

3月22日,一些经过逐户搜查的居民区开始允许持有身份证和工作证的居民通行,但很多地段须全身搜查,包括小学生的书包,年轻女性也须经过男性士兵的全身搜查。很多没带或者没有身份证的行人遭到拘捕,其中包括汉人及穆斯林。很多居住在拉萨老城区的居民表示近期晚上因恐惧而无法入睡,原因是许多居民大院内每天晚上需应付1-3次军队、警察的联合搜查,即使已被重复搜查,但还是会被猛烈的敲门声惊醒而彻夜难眠,一些居民家中因被搜查出达赖喇嘛的照片而遭拘捕和殴打。刚到西藏的四川兵由于人生地不熟,导致盘问和抓捕困难重重,因此从拉萨很多单位中抽调大量藏人去给搜捕部队充当翻译,如果拒绝,将遭到撤职或开除的处分。

在(未经宣布和承认的)戒严数日后,电视上公布了通过视频截图制作的通缉令,大有“宁枉勿纵”之势的通缉令中,部分画面不太清楚,甚至其中还有蒙面“歹徒”(该“歹徒”的确已被抓到)。

“暴动”后的第二天,一个自来水被投毒的谣传不胫而走,人们纷纷抢购矿泉水,一些地段平日20-30元一件的矿泉水,价格飚升到90元;白菜的价格也升至20元左右。这种状况约持续了3天才基本恢复。

军队的戒严似乎给汉人们带来了很大程度的安全感。3月17日,大量汉人如过年般地涌入拉萨青年路、北京路周围,兴致勃勃地观看满目疮痍的街道,一些人还在被焚毁的商店前拍照留念。但是藏人们心怀恐惧,帕廓街已几乎无人转经,布达拉宫周围的转经道上,也只有数名藏人老者向者布宫磕头。

电视画面上,张庆黎发表火药味十足的讲话,并用“恶魔”一类的人身攻击的词汇来抨击达赖喇嘛,一批曾在文化大革命中猖獗一时的积极分子重新披挂上阵,包括文革中试图砸烂、摧毁布达拉宫的雪居委会书记洛桑、拉宗卓玛、旺堆等人,他们在电视上发表夹杂着不文雅藏语的声讨讲话甚至辱骂。3月22日的西藏商报上,“迎头痛击猖狂进攻的敌人”、“绝不放过”、“凶相”等语句出现在一张张通缉图片的上方。CCTV-4在22日晚,召集几名在北京工作的藏人“藏学专家”,并在某访谈栏目中破天荒地公开谈论最近的“藏独”局势,首次在电视上播放了国外“藏独分子”攻击中国多处驻外使领馆的画面,其中有大量的雪山狮子旗的镜头。节目中还将达赖喇嘛的几次重要讲话断章取义地使用,“藏青会”也被挂上了“达赖集团藏青会”的名号。同时,该节目还笼统地影射发生在国外的所有反中国活动均为达赖喇嘛指使。

3月23日,戒严范围与数天前的状况大致相同,但一些地段的解放军陆军脱掉了迷彩军装,换上了武警制服,依然是原班人马未作变动。截至25日,至少有上百辆军用卡车及至少数千名持枪士兵驻扎于拉萨城内,很多单位院内都有军车和士兵,一些地段的岗哨甚至勒令藏人取下挂在汽车上的哈达。而到了3月26日一早,老城区以外的很多岗哨或减少了军人数量,或更换上武警及警察武装,或干脆撤离了岗哨。而老城区周围的一些汉人士兵,居然换上了藏人的皮毛服装,并在原先的岗哨附近游荡。布达拉宫广场上守卫旗杆的士兵则突然在当天大幅减少警戒人员,脱掉钢盔并换上武警的大盖帽。很多人看到后很纳闷,后来大家才得知当日有外国记者团到拉萨采访。

外国记者团抵达拉萨的第一天,很多国营单位命令一些党员干部改换藏装,并要求那些党员干部带着小孩前往大昭寺、布达拉宫等地进行朝佛活动,要求在看到外国人时必须要假装对着寺院磕头。城关区人民政府办公室组织了一批藏人共产党员冒充信徒去大昭寺朝佛,当特意穿上藏人服装的共产党员们一进去,就被僧人们驱逐出了寺院。在外国记者团去大昭寺参观时,僧人们蜂拥而上向外国记者团哭诉最近的遭遇以及西藏的真相,一位准备阻止僧人与记者谈话的城关区某官员遭到僧人的一记耳光,很快当局官员就强令记者团离开了大昭寺。据说有三十余名僧人已因以上行为而被捕。

3月29日有一批外国外交官到拉萨。这天中午,没有硝烟,也没有令人烦躁不安的军、警车鸣笛声,但因青年路附近发生一名18岁藏人当街中枪的事件,导致全城多数店铺关门、行人四处逃散的连锁恐慌反应。一些汉人离开老城区周围,朝汉人聚居较多的西郊方向跑去;而另一些汉人则手持钢管、刀具,守候在各自店铺或居住点的门口。事发现场的汉人们都尖声地叫嚷“打死他!打死他!”。当日晚上,当局利用手机短信及电视等媒体,向民众通告并说明这是一起“执法部门开展例行检查时引起的不必要的恐慌事件”。同时通过非卫星电视、手机短信等发布“严厉打击制造、传播谣言……的违法犯罪行为”等宣传。目前那位中枪者的情况不详。而且还有当天实际上打死了三位藏人的说法。

外国记者团和外交官走后,拉萨市区内恢复了被暂时撤除的岗哨,军人们也重新穿上了军装。3•14事件之后至今,拉萨的天空仿佛仍在燃烧,老城区和各寺院仍在军队的包围圈内,当局还向包括处理交通事故的警察在内的人员配发了微型冲锋枪。

近日,当局对日前遇难的汉人,发放了每人20万元人民币的抚恤金,另有一名在汉人商店打工的藏人遇难者家属也获得了该项抚恤金。但对数十名中枪遇难者是否有公开或非公开的经济补偿不得而知,因为截至目前,当局从未提及过这些仿佛人间蒸发者的情况,料想不会有任何经济补偿。截至4月1日,拉萨周围的军队营房、堆龙德庆县附近的监狱等地,已关押了约1000多名藏人,被杀害藏人与失踪者的数量无法统计。小昭寺、色拉寺、哲蚌寺等部分地区的手机信号仍处于屏蔽或关闭蜂窝天线状态。

各单位、各学校、各居民委员会、各国、私企业等所有单位都被命令声讨3·14事件、揭批“达赖分裂集团”,连七八岁的小学生也不例外。在官方组织的会议上,教育厅的一名汉人干部怒不可遏地说:“国家花很多钱把藏族学生送到内地学习,还提供’三包’,居然养了一批分裂分子出来……从某种程度上说,我们的教育是失败的。”很多人在声讨会上用人云亦云、简单了事的语言勉强应付了任务,但有一些单位,准备积极发言的汉人并没有受到青睐,反而藏人干部、职工则被要求深刻揭发“达赖集团”的“暴行”,一些藏人因没有在声讨中使用达赖喇嘛的名字而遭到官员的呵斥。

4月4日是汉人传统的清明节,单位上除“非常时期”的值班人员外都放了假。学校也放了假。因为没有土葬习俗,用不着扫墓,藏人基本上都不出门。已有大批汉人离藏返乡,仍有很多汉人表示准备离开拉萨。但也难说,不久将来,仍然会有一批批汉人涌入西藏。

截至目前,拉萨老城区的所有通道、青年路、北京东路、北京中路及通往哲蚌寺的北京西路、江苏路、江苏东路、德吉路、当热路、团结新村的所有出入口、各菜市场、学校、重要单位(包括气象局)附近、扎基路、曲米路等主要街道、道路,均有手持AK47自动步枪的武装军人巡逻或站岗。

(2008年3月15日——4月5日于拉萨)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