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23日,我拿着起诉澎湃新闻的材料,去北京市石景山法院立案。

到达石景山法院门口,见到了被打,也去石景山法院立案的李美青和陈岳秀女士。野靖春女士、肖娟女士和季新华先生。

到达安检门囗。先是要给工作人员身份证、然后对着摄像头拍照、然后包过安检机器安检、然后全身上下前后接受人工安检。我前三关安检都做了,到达第四关人工安检的时候,因为我手中拿着手机,一个约20岁的女孩,让我把手机打开,看有没有拍照,说,如果拍照需要把删除。我说我没有拍照。事实上我也没有拍照。可是,她说不行,必须打开手机让工作人员看才可以。

我当然觉得受到委屈与侮辱,就问他们让我打开手机的法律依据是什么?我说如果有法律依据,我可以打开手机给他们看。此时,安检大厅在已经有约6人的情况下,有人喊了一句,让某某某(忘记了名字)来。然后来了一个人,很凶,拍摄,要让我打开手机给他们看,我和他们解释说,我已经配合他们安检三关,我手机真的没有拍照。他们依旧说必须打开手机给他们看。我又问法律依据是什么?然后他们又说,叫某某某、某某某来(没记住名字)。此时房间中已有约10个工作人员。气势非常凶,把我包围。

我想着,为了去立案,反正我也没有拍照,打开手机就打开吧。于是我打开手机照片给他们看。之前说,打开看没有可以进去。可给他们看没有后,他们又要我打开所有相册给他们看。我打开所有相册给他们看后,他们又让我打开备份给他们看。然后又让我把手机给他们手中检查。

我说:我已经配合你们违法检查这么多,你们觉得你们过不过份?现在,不给任何检查了,我要进去立案。

当时在场的朋友们,看他们咄咄逼人的对我,都在帮我说话。谢谢大家。

此时,来了一个警察,约50岁,警号11**22,又让我的手机打开看一下,他看一眼后,让我进去。说之前安检后就可以直接进去了。可是此时旁边的工作人员,几个小孩,还让我包再安检一遍,有一人还说,机械开慢点。然后到了人工安检,还是第一个让我打开手机的小女孩,让我前后上下的仔细安检一遍,才让过。

到达石景山法院立案大厅,3号窗口交了材料。工作人员收了材料,说,他们商量一下,7天内答复。这样的现场答复,已经经历很多次,以前几乎每次都没有后来答复了。但是对法律的憧憬还要有,希望北京市石景山法院可以有答复。

中午,大家一起吃了饭,大家先是选了一家12元每人的盖饭店,然后怎么都不让我付钱。我说我现在生活真的没有问题,不用担心我。朋友们说维权路长着呢,让我省着花。真是让我感动。这些朋友们,之前我都不认识,我感谢朋友们在我困境中帮我。朋友们说,以后不要这么说了。当初,余文生律师帮助别人,这是我们应该做的。不过,我仍然真心感谢大家的帮助。

从安检,一直到吃饭时,因为经历了安检人员对我的野蛮高压违法行为。我的心一直在发抖、我的腿也一直在发抖。其他朋友们都没事。我知道,我的维权路还很漫长。所有看到的,都是我以前从来没有想到的,真的想不到他们如此野蛮。根本什么事情没有,被逼成这样!

和朋友们在一起还好。回到家里,想到今天莫名其妙的被一步步紧逼,眼泪哗哗的往下流。可是,可悲的是,也许他们根本没有人在乎我的委屈与眼泪。或许这是他们所期望的吧?

所以,我会擦干眼泪,继续努力。祈祷余文生律师没事。

最后再次感谢野靖春、李美青、陈岳秀、肖娟女士和季新华先生的帮助。

709家属许艳
2018年7月23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