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今天下雨
我在家看Johnny
(不下雨的时候
我也是在家里)
Johnny来自四川
喜欢写诗
现在生活在欧洲
说具体一点儿
是生活在欧洲的荷兰

2
刚来武汉那会儿
常有人问我
是哪里人
我说河南
他们就会说,哦,荷兰
武汉属于方言区
听武汉人说话
分不清河南与荷兰

3
Johnny在他的诗里
写了单人床
写了黑人
写了红灯区
写了大麻
写了荷兰冬天的雪
写了他在那里的
外国和中国的朋友
写了他去别的国家旅行
还写了他每天
骑着自行车上班

4
雨从昨天夜里下起
一直到今天早晨
雨还在下
现在已是中午
我读完了Johnny
雨还没有停
没有变的更小
也没有更大

鲁鱼,1969年出生于河南,现在湖北武汉生活。
零诗群成员。

人生的很多事,本就没有意义

下笔写这篇评论之前,我询问本诗作者鲁鱼,诗中提到的这位 Johnny 是谁?鲁鱼回答:“以前的博友。现在没有联系了。当时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我只记得是四川的,在荷兰留学。” 事实上,这首诗也大概写出了这些信息。

第一节诗娓娓道来,作者在一个雨天,向读者介绍说:Johnny 来自四川,喜欢写诗,生活在荷兰。我不由想起,以前中国诗坛有个不好的倾向,热衷攀附名人,比如致敬帕斯捷尔纳克啦,致敬阿赫玛托娃啦,其实这些大诗人和他一毛钱关系也没有,不过是攀龙附凤罢了。但在本诗中,作者写活了一位并不出名的诗人,使读者看见一位普通诗人有血有肉的一面。这当然也呈现出作者鲁鱼本人一颗平实、平等而美好的心灵。第二节诗是拿武汉口音开涮,结构上跳跃不拘束,观感上也格外轻松。第三节诗,写到了 Johnny 自己的诗歌中的内容:Johnny 写黑人,写红灯区,写大麻,当然,他也写自己在远在荷兰的工作、生活…… 从这些内容不难看出,Johnny 应是一个对生活有好奇与热爱,并且充满了生命活力的年轻人。或许也正因如此,奠定了作者和 Johnny 的友谊之基础,作者也才愿意将 Johnny 作为一位主人公,写进自己的诗中。第四节诗,镜头切换回作者阅读、写作的此时此地。他已读完 Johnny 的作品,而雨还在下。

全诗中,作者鲁鱼并没有指出 Johnny 作品的意义,也没有指出这场雨的意义。其写作手法亦跳跃、开阔,并有着意识流的特征,似乎作者并没有一个明确想要述说的主题。或许,人生的很多事情本就没有什么意义。读完此诗,感到一种世事多变的沧桑。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李春辉,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著有长篇小说两部,作品散见《诗刊》《清明》等90余家报刊。现居珠海。

原创: 极地文化工作室 极地文化工作室 6月24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