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乐路,
行路苦,
三日两头修马路,
前年开始排水管,
铁管足有十人粗。
柏油马路翻了身,
排水管子老是下不去,
工程进行整八月,
“禁止通行”的告示才撤除!
去年春天又把路来挖,
要把煤气管道排地下。
旷日持久费功夫,
半年时光难行路。
刚修好的马路寿命短,
今年二月又把路来破。
这一回垫高路基防大水,
工程进行到五月初。
长乐路,灾难多,
今日修好明日破,
长乐路居民乐何如!

排水管,垫路基,
附近市民都欢喜。
感谢市政工程局,
爱护人民真仔细。
不过我要顺便问一句:
明年是否还要把路破,
忘掉了安排给水管?
或是又想起要建新电路?
为什么一只猪头要分几锅煮?

刊于1956年5月8日《新民晚报》

文章来源:王若望纪念馆

【编者注:为纪念王若望先生,本站特转此文。文章的观点,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