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工的人走来了。他们模糊的脸
使我感到创作的艰难
什么是事物的根茎
我的呼吸流动在里面
象我浑身的火焰
进入一株笔直的丝柏

象在灵魂的惶惑里扭动的路
苍白的贝母。麦子失败的呼喊
人的[过去]在月光里尖尖地叫着
种子绝望地进入睡眠
[未来]是一匹好马
道路打开的地方,完美的脖颈被暴力弄断

只有丝柏,从骨头里向外喷着火苗
每滴树脂里蹲着一只兽
向夜晚奔蹿!他吼叫着
星辰灿烂。黑夜是一只振荡的铜锣
他扬起的尖爪打在人类的脸孔上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