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有忧伤,
只有一只硕大的皮囊。
皮囊上有无数隐形拉链,
隔出一间间隐匿的小房。

不用秦砖汉瓦,
也不垒盛唐的宫墙。
又一个千年盛世尽收眼底,
喜悦与忧思是时代的盛装。

盛世的堰塞湖星罗棋布,
有没有治理预案在圣殿呈放?
伊利诺大豆以转基因强筋健骨,
怎奈地沟油可泛诺亚方舟的洪荒。

坐在下游空谈堰塞湖的治理,
昔时的竹林何须典礼今夜的月光。
所有的悲欢离合与我无关,
爽啊,苍凉的故土盛产玉液琼浆!

作者简介:侯建刚,老家山东垦利黄河入海口,生于长江三峡起点白帝城,哲学学士,资深记者。五十五岁后登临诗坛,以写大历史、大文化和大情怀著称,致力于在文史哲交汇处,开创哲思型传世诗歌。

诗魂有道

2018.07.27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