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图伯特在燃烧

Share on Google+

2009年2月27日,安多阿坝格尔登寺24岁僧人扎白自焚,可能是境内藏人第一次以自焚的方式表明心志。我在《以身殉教、以身献祭的扎白》一文中写过:“他高举有雪山狮子旗和嘉瓦仁波切的照片,他点燃被油浸透的袈裟,他裹着火焰走上街头,为的是抗议笼罩藏地的黑暗。”

两年后,即2011年3月16日,安多阿坝格尔登寺20岁僧人平措自焚。依据当地藏人的讲述,我在文章中记录了当时场景:“他独自一人,离开被军警严密监视的寺院,走到被下午的阳光照耀的街头,突然变成了一团燃烧的火焰。从火焰中传出他的声音:‘让嘉瓦仁波切回来!’、‘西藏需要自由!’。人们都万分震惊地看见,满大街全副武装的特警、武警、警察、便衣,立即围拢过来,用手中的棍棒狠狠地毒打着平措,这是在灭火,还是在打他?”

而几个月后,到昨天即2011年10月17日为止,接连发生了八起自焚事件。除了29岁的次旺诺布是康区道孚灵雀寺僧人,18岁的洛桑格桑、18岁的洛桑贡确、17岁的格桑旺久是格尔登寺僧人,19岁的曲培、18岁的卡央、19岁的诺布占堆也曾是格尔登寺僧人,因不堪寺院被压迫的气氛而不得不还俗。尤其令人哀恸的是,昨天自焚的是20岁的丹增旺姆,她是阿坝玛米尼姑寺的阿尼。

自焚意味着什么?自焚等同于自杀吗?这么多藏人僧俗的自焚,难道是如那位出卖灵魂的所谓“活佛”、四川省佛教协会副会长甲登所言“自杀是非常重的杀戒,任何理由的自残行为都有悖人性,连续的僧人自焚事件引起了社会各界的不解和反感”吗?

至今全世界都记得四十八年前,越南的一位佛教僧侣在西贡闹市自焚。人们推崇他是伟大的殉教者,并在广场上为他塑造铜像,再现自焚的悲壮一幕。而这位67岁高僧释广德(Thich Quang Duc)自焚前留下遗言:“在我闭上双眼去见佛祖之前,我恳求总统…能以一颗同情心去对待人民,并履行许下的宗教平等诺言…我已经呼吁各宗教人士及广大佛教徒,在必要时为保护佛教而牺牲。”而这也正是十位僧尼俗藏人在自焚时发出的心声!

当时继释广德自焚之后,几个月内又有六位僧尼在越南街头自焚。一位越南高僧准确地解释并评价了殉教者的行为:“新闻界称这是自杀,但是本质上这并不是自杀…这些僧人在自焚前留下的信件中说明了他们的目的只是为了警醒,为了打动压迫者的心,并唤起全世界对被迫害的越南人民的关注。自焚是为了证明他们所说的事情极其重要……这名自焚的越南僧人用他全部的力量和决心表明他愿意承受最大痛苦来保护他的人民……通过自焚来表达意愿不能被视为破坏,相反它是一种建设,即为人民而受苦并身死。这并不是自我了断。”

事实上,毫无人性的是专制者、是恶政府,是他们点燃了修行僧侣与寻常百姓身上的熊熊火焰!正如刚去过藏区的藏学家卡提亚-毕菲特里耶女士(Katia Buffetrille)所说:“在格尔登寺,僧人们已经深深地绝望了。因为,那里的形势在不断恶化。当局唯一的应对办法就是镇压……但这些镇压手段只能激化紧张关系。我的确听到,当地有传单说,倘若形势没有好转,还有很多其他僧人准备牺牲生命。”

2011/10/18,北京

(本文为RFA藏语节目,转载请注明。)

《看不见的西藏~唯色》2011年10月26日

阅读次数:38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