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戎在望 不知君子于役 8.1

(《非洲画报》作品:皇家海军将奴隶船逼得搁浅在海岸上)

一转眼,义律上校来到中国已是第五个年头。自从14岁投身皇家海军,海上咸风已和全身毛孔融为一体。他一定会怀念追随律劳卑勋爵在西印度群岛为废奴运动奋斗的日子,26岁那年带着亲手采编的奴隶调查报告,在下议院发表演讲,接受英雄般欢呼。这5年,若能率一支舰队在非洲或者美洲海岸与奴隶贩子们作战,现在也许已经晋升中将,或者魂归碧海。男儿一世,夫复何求?他们开创的事业将由亚伯拉罕.林肯推上顶峰。但眼前现实却是在广东海岸陷入和天朝官吏毫无意义的纠缠和消耗中,这里后世的人民将如何看待他?

大清官宪一面派员与他会谈章程,一面积极备战,有传言说林则徐准备了很多火船,准备把英国船只诓进内河烧毁,他必须谨慎行事。他写信要求和林则徐当面谈判,却遭拒绝,林则徐没有闲着,他在书院里的支持者们要求他断绝与英国人的通商来往,天朝不稀罕夷人的物件,尽管他们很喜欢毛呢料子、自鸣钟和怀表,并相互攀比显摆;水师要求和夷人开战,义律曾经写信要求中方停止演武,作出示和的表示并给出种承诺,这封信被翻译成他向天朝“求安慰”,天朝官宪认为义律被秋操演武吓坏了;我们无清晰体查出林则徐究竟有几分权势来决定战与和的问题,更何况他自己对此也没有明确主张。从大员们书信来往中我们得知,他们一致认为断绝通商极不可取,究竟是谈判还动武的问题上,武力制服英国人的意见渐渐占了上风。林则徐一面和英国人谈判的同时,一面发了一道名为《咨水师提督饬加强戒备及确定进击英人日期》的命令,在虎门结集水陆军队,准备择日进攻尖沙嘴英国营地。奇怪的是,这道命令没有保存在中国的档案里,而出现在英国人收藏的档案中,莫非是有水师将领故意将道军令偷出交给了英国人?向英国人传递消息?除此之外我们很难想象它为什么出现在英国资料馆里?

(如今的沙角炮台:假货+游客)

史密斯上校被任命为海军司令,他手下有二、三等护卫舰名一艘,还有一艘商船改装的辅助舰。他乘坐一条载客三板,没有带武器,升起类国国旗想去给正在沙角驻扎的水师提督关天培送信,如果文职官员无法当面谈判,他希望双方的司令官能建立起谈判通道。英国人不知道关天培是比林则徐更顽固的主战派,关天培不愿见他,还命令炮台向他开火。关天培想要结果掉这个英夷兵目了却后患,但他的手下只放了六响空炮。

在后来的战争中,一位英国舰长在伦敦讲过一则故事,当他奉命准备次日进攻沙角炮台时,当晚一条中国小船打着白旗前来,来者自称是沙角炮台的守备,他操着生硬的洋滨泾英语说:“亲爱的朋友,我们不要打仗,那样做解决不了问题。明天我们会放六响空炮,给皇帝一点面子。”六响空炮君被英国人踢了一脚,骂道:“胆小鬼!”第二天,他的炮台被无情地摧毁了,如果英国人知道他曾经救过史密斯上校,不知还会不会如此无情地对他?

1841年,相似的故事还发生在燕子矶炮台,英军舰长艾尔斯对旗昌洋行的亨特讲过一个故事:他的军舰停泊在燕子矶炮台附近时,一只中国小艇从炮台划来,来人要求见舰长单独密谈。于是艾尔斯把他带进舱房,来人是炮台的守备,他告诉艾尔斯,大官们已经准备对美国军舰发动总攻,但自己与艾尔斯无怨无仇,完全没有必要相互射击,他认为只有疯子才会那样做。“我向你表示,我愿是你头号好朋友。干嘛要打仗呢?大官们喜欢打,让他们打去罢;如果明天打起来,你不要装炮弹,我也不装炮弹,只装火药就行了。弄多点声响,弄多点烟。我不伤害你,你也不要伤害我。”

当次日燕子矶炮台被击中爆炸时,艾尔斯从望远镜里看到,他那位“头号好朋友”,第一个从炮台里跑出来,辫子缠在头上,“跑起来好象有鬼在后面追赶他。”

(趸船和胥户)

时间倒回到战前,1839年9月12日,在英国客船遭中国水师抢劫杀人20天后,又一艘西班牙藉货船遭中国水师攻击,船员跳海逃走,5名水手下落不明。水师船将货物抢劫一空后又放火将船烧毁。西班牙商人们获救后,连忙通过葡澳总督与中国官宪交涉,林则徐在“批驳”中又讲了一个冗长而细节丰满的故事,一口咬定被烧毁的是英国鸦片趸船丹时哪号,罗列了丹时哪号的一大堆罪名,并且坚称水师烧毁的是一条空船,没抢任何货物。水师还捉住了船上的两名厨子,他们已招供认船主是西班牙人,买了英国鸦片船欲冒充免税的葡萄牙商船。他命令葡澳总督抓住这些造谣告状的“吕宋”奸商,“解至虎门行辕,复加严讯,从重究办!”

西班牙人连忙四处找证人给自己作证,义律也为西班牙人开具了证据:所谓被中国师船烧毁的鸦片趸船丹时哪号,以前曾经装卸过鸦片,但早已全部上缴,船于四月份就开回孟加拉去了,再也没有回来。葡澳总督还把一封义律给自己的信交给了中方,信被翻译成中文,其中对林则徐有如此讲论:“但以此等浮词,想亦知汗颜。”

这事也许是葡澳总督耍的小九九,但无论如何信被很多中国官员都看见了,林则徐大怒,瞬间推翻了余保纯和义律先前商定的禁烟章程。10月8日他还在兴致勃勃地邀请英国人进入广州十三行交易,到了16日却一百八十度大翻脸,重新要求英商签署“船货没官、人即正法”的具结条文。并重提林维喜案,要求义律交出凶手,否则就把义律本人“拿究”。当然,导致他翻脸最根本的原因,也许是观演秋操后认为水师完全有擒拿英夷的握。观操那天他给怡良的信里非常激动。

(澳门的凯旋门)

天朝官宪翻脸比翻书还快,不知义律当时心情究竟如何?义律当即写信,表示英国船只宁肯接受搜查,但绝不签具。这时又有一艘装载棉花和香料的英国船,向林则徐“投降”了,(一个月前已经有一艘,因为帮助林则徐传递那封训诫英国女王的著名信件回国,甚至都恩准免签具结)这艘新来的船绕过香港,没有找义律直接进了广州,船主认为义律无权干涉商人自愿找中国人具结。他们签具了“若有夹带鸦片,愿将鸦片及所有船货没官,夹带犯人交天朝官宪处死”的甘结。林则徐命令大张旗鼓款待他们,还在信中劝义律说:签了具结就可以免于搜查,家眷也可以回澳门去,“何等直爽,何等体面!”

在这艘英国港脚船具结后,林则徐立即命令美国商人,先前的具结作废,美国船的具结样式也必须加上“船货没官,人即正法”字样。说“花旗货船首先进口,结内字样稍近浑涵……花旗之结尚未如式,何足以示公平?”当美国商会代表(民间领事)发出抗议时,林则徐在批驳中怒道:“况尔不过四等班头,名位尚不如义律,何敢妄言不尊!”

前文我们说过,为分化夷人,美国人和荷兰人的甘结里,原先并没有“船货没官,人即正法”一条。这下炸了锅了,美国人也被牵连了进了!英国商人马上召开会议,一致通过决议,禁止任何英国商人与天朝官宪私结。林则徐遂派余保纯来“开导”英夷。余保纯报告说:“伊等船内无一丝鸦片,愿听凭官宪搜查。”并说义律同意“船货没官”,但无论如何不愿接受“人即正法”,

林则徐把余保纯骂了一通,他无论如何也无法理解:“搜查二字,明是下策,何以反作欣幸语气而一再申言乎?”他一边威胁义律说天朝会借搜查作手脚:盘查货物很麻烦,一船要二百多天,你们等得了么?还要解捆,打入铁钎,“打钎则不能无糟蹋,解捆则不能无抛撒”,押送须约百人,肯定无法保证,难保不失落物件。另一边又命令余保纯,在检查时搞出事情来,“必得正法一二,始可以儆其余。”因为余保纯曾建议先查六条英国船。

同时他还威胁说已经得到情报,一伙外国海盗在广海(北部湾)杀人作案后躲在尖沙嘴英国营地,另外越来越多的“汉奸”也躲在那里,要求义律交出凶犯和汉奸,否则师船将赴尖沙嘴“围拿”。此时,一向感情用事的义律丝毫不为所动,他已经完全厌倦了与天朝官吏的纠缠,平淡地回复说:“讹传,且非本领事管辖范围。”

欧阳小戎-赞赏-打赏-转账 欧阳小戎-公众号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