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开始大美丽送小美丽去幼儿园,和所有肤色的孩子一样,小美丽的哭闹不适应是免不了的。两小时后大美丽去电询问,老师让她12点30前接回孩子。一连几天老师都这么要求。一次大美丽问,为何不能让我们晩点接,毕竟孩子总要适应园方生活。老师答:我们不能违背孩子的意愿。

一句「我们不能违背孩子的意愿」彰显的价值观足够普世到让尚未开化的遥远国度满地找牙。

在澳洲幼儿园老师会一次次不厌其烦的告诉每个孩子,你虽还不能独立,但你是自由的,任何人包括你爸妈无权违背你的意愿,任何人包括老师爸妈让你做任何违背你意愿的事或他们把自己的意志強加给你,你都可以毫不含糊的大声说NO!

难怪小美丽总是说NO,每次只要小美丽说NO,大美丽就全身告瘫。而我,只要小美丽NO,我就OK!于是我和小美丽,她地上打滚后想站起,我推倒她让她继续打滚释放她全部野性,她大声喊叫,我比她喊叫的更绝地幼稚,她疯,我比她更疯的肆无忌惮,她小,我小的快成她小弟,她一见我就不顾一切的撒野,我一见她,她怎么撒野我照单全收。

于是我们,一对奇怪而不可思议的朋友。

大美丽说小美丽吃的少,我说妳也沒比她多吃多少,大美丽说小美丽挑食,我说不能违背孩子的愿望,大美丽说小美丽沒规矩,我说只有中国孩子讲规矩,但他们不一定有出息,大美丽说上帝派了小美丽来治我,我说我是上帝派来帮小美丽的。

当大美丽问我回国后会不会想小美丽,说实话还不知到时我想小美丽,还是她想我,还是我们一起想。

当我再来时小美丽会有多高,到时爷陪妳继续,砸锅卖铁的疯。当年大美丽唱着「蜗牛与黄鹂鸟」长大,现在这首歌给小美丽,让她慢点长大。

2018-03-04悉尼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