戊戌的七月,
酷暑中密布重重疑云。
阴与阳在舍命搏杀,
狂风骤雨危厦似倾。
雨,该下时不下,
该停时狂泻不停。

赤地千里,
此起彼伏地报警。
从长江到珠江,
汹涌着滔天的凌汛。
长白山撼动了泰山,
飘飞出万千道白绫。

凯旋门门洞大开,
迎接载誉而归的新军。
普罗旺斯薰衣草摇曳,
罂粟花绽放于香槟。
太平洋波危云谲,
芯片与大豆共享转基因。

从加勒比海到马来半岛,
常识与逻辑被不断刷新。
赫尔辛基再度铸剑为犁,
羊毛和斧头赋税清零。
冷热失衡的维度变异了厄尔尼诺,
谁知道百慕大将开启何种魔幻之门?

曾经过火的林海雪原,
生长出了稀疏的次森林。
农耕田园在慕色中炊烟袅袅,
文明在困顿中夺路狂奔。
一年两度的血月全食千年不遇,
啊,这可是戊戌,一切见惯不惊!

2018年7月31日

作者简介:侯建刚,老家山东垦利黄河入海口,生于长江三峡起点白帝城,哲学学士,资深记者。五十五岁后登临诗坛,以写大历史、大文化和大情怀著称,致力于在文史哲交汇处,开创哲思型传世诗歌。

2018.07.31 诗魂有道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