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喇荣不是香巴拉

Share on Google+

位于康北的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在1月9日晚突发火灾。当我打开微博,满目都是烈焰飞卷的图片,而我的眼前浮现出几年前两度去喇荣所目睹的一片佛国之邦的恢弘景象。

是的,喇荣五明佛学院于1980年,由藏传佛教一代法王——堪布晋美彭措创立,成为全藏修行僧尼最多的佛学院,也是在汉地最为知名的藏传佛教学院,前来学习的汉人居士和出家汉人数以千计。也因此,喇荣五明佛学院不同于藏地诸多寺院与佛学院,拥有一些非常优秀的、精通藏汉两种语言的弘法高僧,如堪布慈诚罗珠、堪布索达吉等尤为著名,在新浪微博上的粉丝都是几十万、一百多万。

具有毁灭力量的火焰在黑夜里的喇荣五明佛学院肆虐,从现场传出的消息在微博上不断更新:“觉姆(即尼师)们住的房子被烧毁一百多间”、“觉姆们住的房子被烧毁两百多间”。我也将这灾难的消息转发推特,却意外地看到这样的通知:“学院堪布来消息!请大家删除学院失火的消息和图像资料,是防止被夸大、以讹传讹和被利用,防止给学院弘法利生的事业带来更大的障碍……”

没有比这更悲哀的要求了。一位我认识的汉人女居士也在推特上给我私信,请我“尽快删掉已传播出的照片等信息,不要扩大,以免消防部门以此为由关闭佛学院或制造障碍”,但我没有应承。我不认为删除这些讯息就能换得喇荣的平静,我也不认为那藏在火焰背后的赤魔会因为举世皆知而暂缓迫害的步履,虽然我希望好面子的它也可能暂缓片刻,让苦难中的众生在这饥寒交迫的时刻喘口气。

微博上有汉人网友不解地说“我反对删帖,这和瞒报矿难有何区别?”这种说法不对。瞒报矿难是当局的行为,目的在于推卸责任,为了自保。喇荣的堪布们要求删帖却充满不得已的苦楚,目的在于保佛学院。

有人问:堪布们害怕什么?那么,且容我简述喇荣所经历的最大灾难是1999年-2002年间,有中共高官认定修行者众的喇荣是孕育反叛的基地,于是几千间僧舍被夷为平地,无数修行人被驱逐,,一些修行人甚至悲愤而死。法王晋美彭措因此患疾,几年后黯然圆寂。实际上,喇荣五明佛学院尽管声誉卓隆,却一直是如履薄冰。当局几次寻衅企图关闭,但因佛学院上上下下克制谨慎、逆来顺受,并不好下手。而在离喇荣不远的色达县,这几年在燃遍藏地的以自焚表达政治抗议的火焰中,就有两位藏人自焚,其中一人是与喇荣同属一个宁玛传承的朱古(25岁的朱古竹钦泽仁于2013年2月13日在尼泊尔加德满都自焚牺牲)。2012年中国新年春节初二,数百名色达藏人在金马广场呼喊口号,抛撒“隆达”,要求自由与人权,遭军警开枪镇压。而因记录抗议被捕、被判重刑的作家岗吉•志巴加就是色达人,乡村教师。与色达县同属甘孜州且相邻的炉霍县、甘孜县、道孚县,几年来也连续发生请愿游行、自焚等抗议并被当局镇压;与色达县不属一省却也相邻的青海省果洛州,也有三位藏人悲愤葬身于火焰。

喇荣并非现实中的香巴拉或一块世外桃源,可以获得静心修佛的豁免权。我想没有人会比喇荣的堪布们更清醒地认识到不断迫近的危险,所以会忧心忡忡地要求删除有关喇荣失火的讯息。然而对此我有不同看法。既然喇荣并非香巴拉,刻意营造出一块与世无争的净土就显得十足虚幻与脆弱;既然喇荣是在饱经磨难的图伯特土地上,被图伯特的阳光、风霜、白雪时刻眷顾,当整个图伯特都在蒙受一劫接一劫的灾难时,如何可能只一个喇荣独善其身?

2014年1月11日

(本文为自由亚洲电台藏语广播节目,转载请注明。)

《看不见的西藏~唯色》2014年1月31日

阅读次数:1,37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