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虽然知道有二位官派会见到余文生律师。但他们不是我为余文生律师聘请,余文生律师失去自由状态,是否遭遇酷刑胁协都不得而知,加上不让我为余文生律师聘请的常伯阳律师、谢阳律师去会见核实。所以,我无法相信二位官派律师会保障余文生的权利。为了表示不认可官派律师,我也一直没有联系官派律师。尽管也很想问问他们会见到余文生律师的情况?

今天是8月30日,我和常伯阳律师、谢阳律师一直没有得到,余文生律师是否被起诉的通知?

于是我给官派律师打电话,问余文生律师情况。

出人意料的是,余文生律师连官派律师也见不到。官派律师只在8月6日会见过一次余文生。之后,一次也没有会见余文生律师。

这到底是官派律师失职没去会见余文生律师?还是徐州市检察院、徐州市公安局等部门不让律师会见余文生?

余文生律师和我的家庭,在公权力面前,显然是极其渺小的,请公权力部门,能够依法办事、依法保障当事人的法律权利,如果连律师都不让会见,如何能做到保障当事人的法律权利?

请徐州市检察院、徐州市公安局、中国公安部等部门,余文生案办案检察官、警察,都能以法律为信仰,依法办案、良心办案。

最后,我在此强调,我始终坚持聘请我为余文生律师请的辩护律师常伯阳律师、谢阳律师。也非常感谢常伯阳律师、谢阳律师始终坚持帮助余文生律师。

希望余文生律师可以早日回家。谢谢大家的帮助。

709家属许艳
2018.8.30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