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心:维护还是掘墓?

Share on Google+

――有感于天益网被封

李心

自2009年7月16日起,国内著名学术网站天益社区再也无法登陆。知情者称网站已被封。天益社区的被封显示,中国政府正系统地、有计划地严厉整肃思想性、社会性网站,对于其认定的敏感网站,越来越多地直接采用彻底封杀的手段。此前不久,facebook被屏蔽,饭否、法天下、牛博等一批访问量很大的网站也陆续被封。当局将对活跃网站的封杀当做“维护稳定”的直接手段,因而不惜屡下重手,公然侵犯公民的言论自由及合法的表达权利。与此同时,以法学学者为主体的NGO“公盟”,尽管在国内学术及法律实务界具有一定影响力,不久前也被变相封杀。

天益社区(www.tecn.cn)成立于2006年4月,定位为终身学习平台和思想门户,以“塑造社会精神,推动个人发展”为宗旨。天益社区的英文域名TECN中,T为Training(培训),E为Education(教育),CN为CHINA(中国)的缩写,表示其目标是成为华语圈共建学习型社会的领航者。自创建以来,许多人文社科领域的知名学者积极支持天益,几百位资深学者授权天益网建设专栏,天益已成为中文网络世界访问量较大、最具原创性和思想性的学术平台之一。作为一个天益网的读者,天益网的被封当然令人不满,就像你房间的一扇窗子忽然被人从外面堵住了。此事是谁干的?没有人出来宣布,其实也不难猜出,除了思想警察,还有谁?而其背后的指导者,应该是中宣部。作为执政党工作于思想领域的部门,中宣部本应该是最具有思想的部门,但它却成了最惧怕思想的部门。它自己按照一套僵化的观念行事,也不允许别人在新的时代新的情境下作新的思考和判断。它或许认为,这是在忠于职守——努力维护共产党的统治;但实际上它已经成了中国共产党的最大杀手!也许党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中国共产党一向认为,它的最大敌人在外部,是国际上的反共反华势力和国内的资产阶级自由化倾向;它相信,要“健康长寿”,就必须努力消除这两方面的影响。其实,对目前执政党的“健康长寿”危害最大的,就是它最重要的部门之——中宣部。顾名思义,中共中央宣传部的职能是宣传党的方针政策,但中宣部的功能和权限无限扩张,实际上成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社会言论管制部。

中国30年的改革开放已经表明,我们这个党和国家的的肌体是有毛病的,只有改革开放才能使它健康起来,而思想的多元化则是卫护其健康的必要途径。如果规定全社会只许有一个主体思想,那么我们将与北朝鲜无异。对于一个有病在身的人,首先得客观地承认自己的病症,同时让关心和爱护他身体的人讨论其病症,然后采用合适的医疗手段来医治自己。但中宣部却像病人身上一个讳疾忌医的器官,它不允许别人谈论自身的病症,不管是善意的还是恶意的,任何关于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健康”问题的讨论,它都尽其所能去封杀。其实,一个对“医治疾患”尚存信心的“患者”,他对于关于“医治”的言论,不管是善意的还是恶意的,只要是客观的,不妨听之思之;掩耳不听本已不智,堵住别人的嘴就更为愚蠢,因为此种拒绝并不能使“疾患”稍有缓解。中医理论认为,通则不痛,痛则不通。而中宣部对于“疾患”的办法,不是疏通,而是阻滞。用不通来防痛,岂不是舍本求末?

我认为,中宣部此种悖于“与时俱进”的倒行逆施,最终将导致中国共产党的“健康状态”极度恶化。因为它钳制社会舆论的强大功能,堵塞了党和人民的交流(毫无疑问,民间网站是这种交流的一个重要的现代化渠道),阻隔了执政党与社会的理解与和解。党经常说,它和人民群众的联系是血肉联系,但中宣部却在党和人民群众联系的血管上夹上了一把血管钳!由于这种钳制,在党的大脑和民舆民情无法沟通的情况下积累起来的社会压力,和因为缺乏有效社会监督而不知节制的贪腐动力,最终将使统治社会的巨大政治框架从根基处截断,就像上海倒塌的那座最雷人的大楼一样。但愿这不是危言耸听!

共产党执政的合理延续与将来的和平善终,在于与社会的理解与和解,在于与民众的融合与趋同,而不可能寄望于一成不变地高踞社会之上、独立于民众之外!一个能听取批评并加以改进的政权,才可以与时俱进;而一个固步自封、讳疾忌医的政权,必将被时代潮流所遗弃,正如苏联的前车之鉴。

笔者在此提出一个严肃认真的建议:缩小中宣部的规模,仅限于专职宣传党的思想,取消其掌控社会舆论的权力;另建社会舆情联络部,专职采集、归纳与研究民心民态与民间反映,以做到下情上达,从而寻找化解社会矛盾之策。即如古代之采风,这也是中华优良传统的一种继承和发扬。以长远观之,如此则促进社会和谐的效果一定比中宣部的越俎代庖好。

我们的执政党当局最想避免的是苏共的垮台和苏联瓦解那样的结局。但问题在于,是主动化解还是被动拖延?是高姿态地改善自身形象和权力来源(像国民党在台湾所做的那样),对历史旧账负责,化解现有社会矛盾,以轻装之身走向未来?还是严防死守地堵塞民怨民愤的渲泻渠道,同时也截断关心国家民族命运以及共产党命运的知识分子的建议建言之路,把总爆发的危机留到将来,把一个负荷越积越重的“危楼”留给子孙后代?

面对,还是无视,这是一个事关根本的核心问题。它的分量并不轻于“生存还是毁灭”。

当代中国研究
MCS 2009 Issue 3

阅读次数:97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