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玉伯:“年入百万的中学老师不罕见”——悬崖边上的师生关系之挑战篇

Share on Google+

原创:乐见岛君 乐见岛 2018.09.12

文玉伯,媒体人,乐见岛专栏作者,现居成都; 张丹,编辑, 现居成都。

挑战一:
“传统的师道尊严荡然无存,现在的师生关系没有温度”

盛夏的一个傍晚,一家星巴克咖啡厅,温文尔雅、年近7旬的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杨东平教授接受了笔者有关师生关系话题的专访。

他用特有温和的语调清晰地表示,中国很大,现阶段对教师这个群体的评价,做一个整体的肯定或者否定,都不太合适。“因为教师的社会地位和社会形象,是一个比较重要的问题。教师里优秀的典范也很多,我们21世纪教育研究院每年都评全人教育奖,那些获奖的老师是非常优秀的。但是媒体上又看到很多恶性的案件,所以说要怎么来评价教师和师生关系,不是很容易。”

杨东平教授说:“现在的师生关系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传统的师道尊严已经荡然无存,现在的师生关系是建立在另外一些概念上。在一些名校,尤其是高中,师生之间的关系可以说是建立在功利主义基础上。学生需要名师,名师也需要高分学生互相成就,这是比较显而易见的。但是这种师生关系基本上是一种工具关系,没有温度。往往这些学生毕业离开学校后就不回头了。很多老师有评价说越是(成绩)好学生,在马路上越可能碰到你不打招呼,好像是没看到。”

杨东平教授表示,现在应试教育占绝对主导的学校环境中,无论是小学还是初高中,在应试教育体系中师生关系就被异化了。“传道”的功能或者说“树人”的功能在学校已经被极大地异化。“所以如果要一般地来讨论师生关系中教师是处于强势还是弱势,这个很难回答。因为老师在课堂上被有些学生打、以及被学生家长殴打、勒索这是有的。另外,相反在很多贫困地区,老师对学生的体罚,我们也经常看到。在有升学率要求的学校,学生和老师形成一种利益共同体。而在没有追求升学率的差校,差生比例大,学生有侮辱老师的。由此形成师生关系的两个极端。”

“应试教育占绝对主导的学校环境当中,只有极少数的教师能够坚持给学生提供一些考试之外的教育,就是对学生的终生发展有益的教育。国内最著名的就是深圳中学的老师马小平(已去世),坚持给学生讲一些与考试无关的内容。当时一些对此不解的学生家长还跑到学校告状,但是很多学生离开学校多年之后就意识到马老师教给他们的是在持续地影响他们。”

挑战二:
课外付费补课普遍,有的老师可以年入百万

师生关系中,学生参加各种校外付费补习班、培训班,无疑也是影响目前师生关系的一个重要因素。

在笔者调查了解的多位家长中,几乎每个家长都会让孩子参加各类校外付费补习班、培训班。每年需要支付的金额从数千元到数万元不等。“我每年平均会花两万多块钱让女儿参加各种课外补习班,语文、英语、数学都在补。她的同学普遍都在补,如果不补怕上课的时候跟不上老师的节奏。”四十多岁,从事建筑行业的邬先生的看法,代表了很多家长让孩子参加课外付费补习班的普遍看法。

多位教育行业人士向笔者透露,目前事实上存在一些中小学老师通过大量的课外补课来增加自己收入的现象,一些老师的补课收入甚至远超教师的工资收入。

“有些名校的中学老师,暑假参加一个补习班的培训授课,收入可以达到8万-10万元。年收入近百万的中学老师并不罕见。”一位教育培训机构的负责人透露。

杨东平教授表示,教师有偿的课外补课教育部是严禁的,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对此也是非常严厉的,一旦发现会开除公职。“但我们这种情况比较普遍,虽然三令五申,但屡禁不止,这也体现了整个教育生态的一种扭曲,课外补课肯定会一定程度上影响师生关系。有些学生原来非常尊敬这个老师,后来发现老师开培训班,学生对老师的尊重会受影响。对学生来讲就演变为一种互相利用的商业关系。”

挑战三:
“老师职业既有神圣化的问题,也有功利化商品化的问题”

四川省政协常委、中国民办学校第一人、光亚学校校长卿光亚从教已经45年。在私立光亚学校宽敞的木楼办公室接受专访时,他首先表示,与目前时代的师生关系相比,传统社会的师生关系是种封建的不平等的关系。

“天、地、君、亲、师”,把老师摆在与君王并列的关系上,这是不对的。”卿校长笑着说;“人与动物不一样,人生下来需要教育才能够成长,才有创新的可能性。师生关系其实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的延伸。和同事关系、夫妻关系一样。”

他强调说:“教育是一个灵魂影响另一个灵魂。但现在的课堂教育像工业化机器生产一样,课堂上一个老师要对50个学生。这类似军队制,课堂教育就成为命令制。老师教书的时候就是君,是皇帝。类似‘君’这个帽子毒害了老师。老师在课堂可以随意‘立法’,要罚谁就罚谁。不一定是体罚,还有冷暴力、讽刺、挖苦等等。”

但从古自今,老师的经济地位都不高。针对课外获取补课收入成为一些老师主要收入来源,卿校长评价说:“在师生经济利益关系上,哪里有买卖哪里就有伤害。整个社会都讲究买卖,讲买卖的时候关系都变了。老师挣钱就当不了‘君’。”

卿校长举例说:“小学生容易对老师神圣化。以前我有一个学生,很喜欢中文,成绩也特别好。但小三年级以后就不喜欢了,转到喜欢数学,现在他成了一个大学的数学教授。长大后我问他,为什么当初不喜欢语文了。他说有一次看到语文老师买菜,讲价讲了10分钟。觉得很庸俗。你想学生对老师买菜讲价都看不起。如果老师在课堂外,在家里补课带学生,你吃饭的声音,洗脚,生活上的琐事,这都会给师生关系带来不好的影响。老师和父母在生活中的角色是不一样的。老师的角色是在讲台上。”

“我本人也遇到一个例子,有一天一群同学押了一个女同学来找我。(女同学眼泪汪汪的),我问怎么了?同学说她撒谎。我说什么撒谎需要这么大的阵仗?学生说,她说她看到了校长在商场。在我这些学生心目中,校长只会在学校看升旗,怎么会在商场呢?学生说她是污蔑。在这些学生心目中老师不能有错误,不能吃饭,不能买东西。我赶快给同学们说,我是在商场,我是在出题。帮你们设置应用题,进了多少裤子,卖了多少裤子。同学们最后才饶了美丽的女孩。”卿校长说:“我在学校二十六年,小学的厕所是不能去的。小学生的食堂是不能去吃饭的。”

卿校长表示,在学校里,把老师神圣化是不对的。同样把老师这个职业商业化、商品化也是不对的。老师这个行业很简单的,就是指路人。“就相当于时光穿越,这条路你经历过,你走过。你只是倒回去,给学生说怎么走。老师要有耐心,就是一个普通人,一个指路人。既不是神仙,又不是上人,就是常人。”

挑战四:
重点倡导师德的老一套已经失效,新办法没有

重庆市国本路小学副校长秦聪,在教学岗位上工作已经30年,目前是学校分管教学、师德师风工作的副校长。

谈及目前师生关系的问题,她说:“从我读师范学校到从事教育工作三十年,我觉得这么多年的师生关系,随着经济的发展越来越不单纯了。目前的师生关系并不是单纯的传道受业解惑的关系。师生关系掺杂了一些社会元素,比如家长的介入。在教育功利化的引导下,大家都想读名校,大家都想成绩好。有的家长给老师送礼,拿红包,就可能让师生关系受到影响。可能让有的老师对待学生就不一定公平。比如说老师在调整学生座位上,在课堂上选择学生回答问题上,这些都可能受到影响。”

秦聪表示,现在整个学校在师生关系上重点倡导的是师德,重点是不向学生收取红包,不违规补课,不向学生变相收取资料费。这些都是严厉禁止的。在学校管理上,老师也签订了承诺书。但老师参与课外补课的现象仍然存在,现实情况是老师收入并不高。“比如我们学校80后,30多岁的骨干教师,拿到手也只有3000出头。现在房价这么高,又要养家又要养老。老师也面临很大的经济压力。”

秦聪强调,现在实际情况下,老师如果违规补课收取费用,在实际操作中也不好处罚。“这种现象调查、取证是很难做到的。通常家长不会为了几千块钱得罪、告发老师。学校一直强调老师不准课外补课,但一些家长想学生成绩好,想孩子得到老师的关爱,这也让课外补课现象变得复杂。”

秦聪认为,现在的师生关系,很大程度上还是与教师本身的素质、性格有很大的关系。“有些老师带有权威性,学生在他面前就唯唯诺诺;有些老师知识渊博,风趣,民主,学生就比较轻松。”

挑战五:
过度富养降低学生对老师的容忍度

新童教育家徐歌则提出一个新视角。他认为,目前师生关系不仅受以上问题影响,还有一个过度教育的问题。教学活动中存在大量机械训练,机械固化思维,不仅没有必要,反而败坏学生学习的胃口,让学生对学习缺乏兴趣,这也影响到良好的师生关系的形成。

同时,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人的个性化发展,加上普遍是独生子女,万千宠爱在一身,不仅物质上过度富养,精神上也是过度富养,孩子不免越来越个人中心主义,与上代人相比,也降低了学生对老师的容忍度。

此外,最近二十年来,在高考中,大量优秀的人才并没有报考教育专业,整体教师队伍的人才素质需要进一步提升。不少教师也面临知识单一化,综合教育能力、情商教育欠缺等问题。这也对良好的师生关系构成挑战。

The end

图片来源:pixabay
编辑:北京乐平公益基金

阅读次数:68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