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戎在望 修戈待袍泽 2018-09-14

1837年,洪秀全第四次赴乡试应举,据说他从小聪慧过人,过目不忘,族中都认定这位神童、天才日后必将通过科举高中,振奋门庭。当时客家人与当地人的争斗已趋白热化,相对弱势的客家人被迫筑起土楼围屋来保护自己。他们多么期望自己的子弟能进入仕途,为惨烈生存竞争赢得空间,

这个民族自称是唐朝末年躲避黄巢战乱的北方移民,但现代语言学研究,从客家话中找到了这种方言与苗瑶侗壮各语族的同源性,证明客家人的先祖是自哀劳山不断向外迁徙的部落之一。后来的子孙逐渐汉化,语言中也渗入大量古汉语词汇,但仍保存了相当的原生色彩。比谁汉化程度更高,是岭南各族争夺生存空间的根本所在,汉化程度越高的部族,越容易赢得汉人官府的支持,以至于当19世纪中国传统哀落后,岭南地区反而大量地保存了古代中国的原生性。

洪秀全从小被寄予过高的期待,他周围的环境时时刻刻暗示着自己日后必将成就大业。随着年华在屡试不中的挫折感中逝去,洪秀全深感自己在世间走一遭的生涯已临近幻灭。此次赴省城应乡试,世道已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了变化,拥有敏锐嗅觉而又自命不凡的失败者,这样的人物中国人并不陌生,洪秀全以其说是一个人,倒不如说是一类人。帝国已为变乱的阴云陇罩:农村争夺资源的械斗越演越烈;田税收不上来,官府改靠鸦片贸易维系;洪门堂口的势力越来越大,官府也须敬让三分;乡绅们在农村建立准军事组织,他们贴出的告示比官府更具动员能力;同行竞争中失败的海盗们上岸流窜,化身绿林草寇;读书人怨气冲天,他们皓首穷经比不上满洲人大字不识一箩照样平步青云……

(梁亚发)

有位叫梁亚发的传道人在科场外向生员们散发一本名为《劝世良言》的小册子,他是中国最早的一批新教徒,因为外国人被禁止进入广州城,因此基督教只能靠类似梁亚发一类的人向内地传播。洪秀全亦得到了一份,他在广州应举期间也许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思想变化,但仍寄希望于此番可以高中。

当落第的消息传来时,洪秀全病倒了,他高烧不退,在濒死的边沿感到自己魂魄离开肉体升上天国,一位金光灿灿的长须长者唤他为儿,率他游览天国之瑰丽并授他通天之道,指责他前半生迷途不悟;另一位黑须着朴素袍服者,是这长须长者的儿子和他的兄长,则带他自天上俯视人间,指点他哪些是妖魔化身在祸害人间并指点他过去的迷悟所在。最后,他在天上的父赐他一柄斩妖除魔的宝剑,着他按天兄所指导在世间除害。

无论这个梦是不是真的,洪秀全的确病了一场,说了许多不着边际胡话,逃离死亡后又神志不清了许多天,直到四十多天后才恢复清醒。病愈后他的族人在他抽屉里发现了他从广州带回来的一本小册子,就是梁亚发所赠的那本《劝世良言》。他们惊奇地发现秀全病中说的胡话和小册子的内容很多对得上。于是他的族人和洪秀全自己都相信这是一场神迹。

若洪秀全的异梦果有其事,心理学家也许会推测是濒死状态使他潜意识深处的某些东西浮现,又因读了梁亚发的小册子得以对号入座。不过也可能从头到尾都只是洪秀全和他党人们的阴谋,秀全是族人偶像和骄傲,身处四面八方严酷压迫中的客家人,并不会认为谋反是什么大不了的稀奇事,开国皇帝出身贫寒亦是世之常情。清室气数将尽,并非只有洪秀全一人才能意识得到。底层人的政治敏感性丝毫不亚于社会精英们,甚至更胜一筹,连北京的高官们都在窃窃私语。按其族弟洪仁玕在香港对传教士们的说法,洪秀全早在异梦之前就时常与密友们讨论重建明朝的战略,虽然流于吹牛闲扯,在接触基督教之前,他早已动过以"反清复明"为旗号发起叛乱的心思。

(据说这是洪秀全的画像,不知真伪)

洪秀全彻底死了走科场的心,他创立"上帝会"(一说是洪仁玕所创),发明了一套天父、天兄和自己系"神圣三位一体"的理论,一心一意发展教众。和所有成功的教主一样,其最初信徒来自亲朋族人,至交好友冯云山是他的第一位信徒或曰合伙人。在广西巩固了一群教众后,二人分工明确,洪秀全负责外出传教,冯云山负责巩固老巢。不久一场席卷两广的瘟疫爆发,那些疫后存活下来的"上帝会"信徒们坚信:是洪秀全的教义使他们得以免于天谴。洪名声大起传向客家人之外,并引起官府谨觉。他曾几度被官府抓获,因乡党求情(有可能是通过行贿)而获免。两广总督徐广缙曾请他到广州来作为座上宾,假以试探。而洪秀全并非等闲之辈,他赢得了这场阴风暗斗的胜利,总督承认他是在"播行善意,造福乡里"。但徐广缙仍不放心,请他留在广州,名为与他示好,实为监控。洪秀全抓住徐广缙急于练乡勇驱赶洋人的心思,终得脱身。

在洪秀全离开期间,"上帝会"已经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一个卖煤和鸦片的走私贩杨秀清入伙,他将白莲教那套神怪上身附体的把戏移植到上帝会中,自称天父能在自己身上附体。白莲教的附体还需事先做法请神,繁文缛节,杨秀清的装神弄鬼则随时随地。杨秀清一改洪秀全曾经宣扬的――在他之下天下兄弟一律平等的论调。他发明了一套等级森严的专制秩序,最底层是一个个实行公有制和配给制的小组,这种组织模式对穷困潦倒、破产边缘的人们拥有巨大吸引力,而富人则相信为兄弟捐出家产可以进天国。在其早期既能保证上层对下层的严密控制,又能为濒临饿死的人们提供活下去的机会。他们从事抢劫并与其它匪帮火拼争夺生存资源,战斗力远高于其它匪帮。

当洪秀全回到老巢,那里早成了杨秀清的天下,自己这个教主形同虚设,杨秀清会利用天父上身来控制他。于是洪秀全让天兄耶稣也能上身到亲信冯云山身上,削弱杨秀清的权势。二人心照不宣,相互利用:洪成了杨的傀儡,而杨魔鬼般的组织能力正是洪渴望已久的力量。

(咸丰皇帝)

1850年,道光皇帝驾崩,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朝中高官们忙着洗牌,地方上则忙着另觅后台,无暇顾及下情。上帝会乘机打造兵器、练兵自谋。此时徐广缙方知放虎归山,他想灭掉上帝会却过于轻敌,仍以为一队官差配合乡绅就可以解决问题。孰知地方官早已失去了对农村的控制,洪、杨一面率众流窜一面四处串联同伙。1851年初,洪、杨在广西金田举事,聚众两万人,国号"太平天国",扬言要铲除世间一切妖魔,首当其冲的是"鞑妖",其次是孔夫子的门生和和尚道士们,带领万民进入天国。

在洪、杨身上人们似乎可以看到共产革命的影子,无论其意识形态、组织模式和早期战略都存在着诸多相似性。他们成功地利用了当时社会的几大问题:首先是饥饿,可以通过抢劫然后均分食物来吸引大量底层入伙;其次是对满口仁义道德的儒家贪官污吏们的不满,他们宣称要重建一个非儒家的道德清明世道;第三是排满情绪。他们并非一般一哄而上的匪徒,太平军无意夺取富庶的广州城,他们虚晃一枪向广州扑来,当官军急忙向广州结集时,他们向湘、桂、粤、黔交界的山区循去,那里不仅有大量太平军的潜在支持者,地形也对养尊处优的官军非常不利,而且可以迷惑官军以为他们只想落草为寇。当太平军在山区吸引了大量精壮而又质朴的山民入伙后,化作一股洪流向富饶的两湖地区扑来时,已成50万之众。

欧阳小戎-赞赏20180815 欧阳小戎-公众号20180815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