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尔文的适者生存理论不会过时,但是选择淘汰的规则整个地变了。人类还在进化,但是进化和进步未必永远一致。有可能这种选择淘汰机制使我们走向毁灭,人类的前景面临吁空前巨大的不确定。

  使人类真正进步的关键因素是什么?为什么近一万年来人类得到了加速发展?过去阻碍人类正常进步的主要原因何在?回答这些问题,恐怕要我们的制度经济学家来提供线索。

  

  道德是历代反覆博弈的结果

  

  按照达尔文学说,生物进化的法则是适者生存。每个个体在取得食物,找到性夥伴时,能够超越别的个体的,他的后代将能够繁殖并发展。然而如果仅仅是这一条规则起作用的话,人类将永远是动物,而变不成人。因为人之所以为人,不仅仅有竞争,还有合作,有道德。人天生就有善恶之辨,就有同情心,懂得是非。即使是罪大恶极的坏人,在做坏事时也是偷偷摸摸,心有不安。因为道德随时随地在监督吁他。也许有人会质疑:道德是天生的,还是后天教育的结果?对于这个问题,我们确实没有办法加以证实。但是有一点大家都会同意的,就是在现实社会中,道德法则已经深深根植于人们的心中。极端的虐待狂、精神病患者不是没有,但那到底不是社会的主体,否则的话,人类社会早就消亡了。

  人之不同于动物,是人能够理解别人的想法,能够体会别人的感受。这是同情心的基础,但这还不足以建立人际的道德关系。道德关系的建立必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制度经济学对道德的解释是,把道德看成是一种公共服务。一个人之所以愿意遵守道德规范,是因为他享受了别人遵守道德的好处。如果周围的人都不讲道德,只有我一个人讲道德,这种道德肯定维持不长。所以,道德是一种社会的集体合约。制度经济学可以证明,这个社会合约的建立必定是许多代人反反覆覆博弈的结果。

  加拿大学者Axelrod博士,做了一个数学模型,研究囚犯问题。这个问题的本质,是两个利益独立的人选择合作,还是选择只顾自己。如果合作,双方都能得到好处。但是一方选择合作时,另外一方选择不合作却可以获得更大的利益。因此,合作的状态很容易被另一方的投机所破坏,合作成为一个不稳定的平衡。合作被破坏以后,双方都处于不合作的不利状态,他们终究还要回到合作的轨道上来。但是老问题继续存在,合作还是不牢靠的。如果双方从反覆博弈中汲取教训,合作可能维持下来。Axelrod的模型将两个人扩大到社会,看长期博弈的结果能不能比较稳定地维持合作。模型运行的结果证明,如果投机获得的利益有限,而且投机者将被惩罚,一个混合有合作者和少量投机者的社会是可以长期稳定地存在的。

  Axelrod的模型在电脑上运行几分钟就能够得出结果。但是事实上,这个过程是经过几十代、几百代人博弈完成的。尤其是博弈并不是同一个人在参与,而是在不同年代、不同辈分的人之间进行。失败的教训并不能被直接的当事人所汲取,而是要传递给下一代。下一代人未必能够记取前人的教训,投机取巧的诱惑时时都在起作用。道德不断被承认,又被破坏,如此反覆,直到最后,人终于脱离了动物,有了道德的觉悟。这个过程正是道德逐渐被确立的过程。

  

  道德的基本观念先于法律

  

  刚刚去世不久的美国历史学家Stavrianos(全球通史的作者),在他的另外一本著作《人类远古生命线》中,猜测到道德进化需要漫长的时间。那时候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还没有脱离野兽状态,达尔文适者生存的丛林规则起吁主导作用,谋杀、强奸、抢夺是经常发生的。每个人都处于缺乏安全的状态中。为了摆脱这种状态,人们寻求合作的规则,于是道德的雏型逐渐出现。可是每每有人破坏这种原始的合作意识,并且用武力胁迫别人就范。从武力主导变为道德主导经过很长时间的试探和较量。美国法人类学家E.AdamsonHoebel在他的《原始人的法》一书中,肯定了原始人的社会中存在法律,不过那是极不完备、粗糙的,而且和道德、宗教相混杂。他指出,行为方式的完整一致是通过社会选择进行的,而选择不是偶然和随意的,总有某种选择的标准左右或影响选择。这些标准就是一般人所说的公理。法律的基础是正义或是非观,也就是社会公认的公理或者道德规范。我们有理由相信,道德的基本观念先于法律的出现,二者都是社会选择的结果。所谓选择就是反覆博弈,从博弈中学习、改进,最后稳定在某种利益均衡的状态。

  

  市场制度把合作变成规则

  

  人类从建立初步的社会形态一直到18世纪这一段漫长的时间中,规则确立和规则破坏之间的斗争一直没有停过。规则虽然能够被全体人类所公认,但是出于利益的考虑,总有少数人利用武力和智谋,置身于规则之外。这少数人就是社会的特权阶级,他们是国王、贵族、宗教领袖和各级官员。他们并不公然反对道德和法律,但是用道德法律来约束他人。直到西欧文艺复兴,平等、自由、人权的观念慢慢地被确立,人类社会进入一个新时期,即市场经济时代,它的特点就是平等自愿基础上的交换。财富就是这样被生产出来,人类社会进入富裕阶段,人口增加,寿命延长,教育普及,物质享受被承认,并得到空前的发展。人类社会得到的最大进展是市场制度的出现,这一制度牢固地把合作变成一种行为规则。一方面,个人有追求利益的权利;另一方面,个人的行为不得侵犯他人的利益。在这两个前提下,不光是达尔文的适者生存理论在起作用,而且合作的关系得以稳定地维持。或者说,合作成为适者生存的一个条件。

  在现代社会中,所谓的适应,完全是社会性的。假设一个从原始社会来到现代社会的人,他不会打电话、用信用卡、买票上公共汽车,更谈不上谋生的技能,这就是不适应。达尔文的适者生存理论不会过时,但是选择淘汰的规则整个地变了。人类还在进化,但是进化和进步未必永远一致。有可能这种选择淘汰机制使我们走向毁灭,人类的前景面临吁空前巨大的不确定。

来源:爱思想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