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0-29

本专栏上次的《邓朴方的公开讲话内容明显是在提醒和警告习近平当局》一文已经介绍过了外界媒体均以为注意到了习近平日前到广东视察的四天时间里,“再没有提到邓小平的思想”。笔者核对了中共官方对习近平此次“南巡”的各类报道内容,发现他虽然提及了“改革开放”,但同时却又有故意回避邓小平的名字之嫌。虽然中共官方宣传机器对习近平此轮“南巡”的报道内容中也是几次出现了“改革开放”四个字,但事实上他习近平口中的“改革开放”已经被加上了限制词“新时代”三个字。

人们都还记得六年前习近平刚刚上台后出京考察的第一站就选择了广东、深圳。当时被邀请陪同习近平在深圳向邓小平铜像敬献花篮的前深圳市委书记李灏一度被习近平此举感动向记者盛赞“习总书记真真是得了小平同志的真传”。在中共官方媒体上刊登的一篇标题为《传承改革精神续写春天故事》的采访报道中介绍说:20年前,前深圳市委书记李灏等亲历了邓小平同志南方之行,见证了“春天的故事”,20年后,他们受邀来到深圳莲花山,与习总书记一起回顾广东改革开放历程,他们表示要老当益壮,“为改革开放鼓与呼”。  习近平总书记在莲花山视察时,深圳原市委书记李灏作为陪同的四位老同志之一见证了全程。在李灏看来,习近平总书记此次来深圳视察,没有封路,没有安排宴请,没有入住迎宾馆,而是住在一间普通套房,吃饭也只是自助餐,这些都体现出习总书记身体力行践行新八条规定,态度鲜明。

该报道中描述说:回忆习总书记向小平同志塑像敬献花篮的场景,李灏无比激动,“我很幸运,能在有生之年看到新一届领导人视察深圳,能看到改革开放精神的传递与坚守。20年的路,足以证明邓小平理论的正确性,改革的步伐不能停顿”。

李灏还回忆了邓小平南巡的情景。李灏说,特区人最感谢邓小平,如果没有小平同志的指引、支持和信任,就没有现在的深圳。1992年,在全国都在讨论经济特区“姓资姓社”的时候,邓小平来到了深圳,一番谈话,为深圳指明了发展方向。在李灏看来,如今习近平总书记视察第一站就到深圳,就是说明中国仍然要坚持邓小平的道路,要把改革开放坚持下去。20年前小平同志南方谈话是一阵春风,给处在改革十字路口的广东送来了春天的生机和活力,习近平总书记此次广东视察像一道阳光,给转型中的中国以前进的勇气和力量……

六年之后,习近平再次抵达广东,但这次不但没有再向邓小平深圳铜像敬献花篮,而且连邓小平的名字都回避不提。不但连邓小平的名字都回避不提,而且还刻意强调了他习近平的“改革开放”是“新时代”的“改革开放”,意思是与过去的,也就是邓小平的“旧时代”的“改革开放”不是一回事情。

中共官媒对习近平此轮“南巡”的统一报道文章使用的标题是《习近平在广东考察时强调:高举新时代改革开放旗帜把改革开放不断推向深入》。乍听之下,一般读者都会得出“原来习近平还是要搞改革,搞开放的”理解,不会特别注意到他习近平已经把“改革开放旗帜”用“新时代”三个字牢牢限制住了。

官方的报道文章中说:习近平在视察企业时强调:中华民族奋斗的基点是自力更生,攀登世界科技高峰的必由之路是自主创新,所有企业都要朝这个方向努力奋斗。

习近平还说:要以以改革开放的眼光看待改革开放,充分认识新形势下改革开放的时代性、体系性、全局性问题……进入新时代,国际国内形势发生广泛而深刻的变化,改革发展面临着新形势新任务新挑战,我们要抓住机遇、迎接挑战,关键在于高举新时代改革开放旗帜,继续全面深化改革、全面扩大开放……

人们应该都还记得无论上江泽民还是胡锦涛以至习近平上台之初,从来都是把“高举邓小平改革开放旗帜”之类的口号挂在嘴边上,即使是在这句口号里不出现“邓小平”三个字,但“高举改革开放(伟大)旗帜”这一口号本身就是特指“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旗帜”。现如今,中共官方宣传机器按照习近平的要求,把“改革开放(伟大)旗帜”口号前面加上限制词“新时代”三个字,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向全党全国乃至全世界昭示,他习近平的“改革开放”与邓小平的“旧时代”的“改革开放”不是一回事情。此“改革”已经不是彼“改革”,此“开放”更不是彼“开放”。

对习近平把他口口声声要“不断深化”的“改革开放”用“新时代”来限制的“良苦用心”,率先理解的当然是广东省委一班人。中央政治局委员兼广东省委书记李希在习近平召见之后连夜召开省委会议,在对省委一班人的训示中强调:总书记习近平要求我们认真贯彻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党的十九大精神,高举新时代改革开放旗帜,为广东新时代改革开放再出发进一步指明了前进方向、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统领广东一切工作,高举新时代改革开放旗帜……

新华社奉命发表的评论员文章标题就是《高举新时代改革开放旗帜——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广东考察重要讲话精神》。

我们自由亚洲电台网站上刊登的《习近平南巡不提邓理论内部异议浮现》报道文章中说:习近平南下广东视察,恰逢中国经济放缓和外交受困之际,令不少人联想到1992年邓小平在同样局面下的南巡和讲话。不过,习近平在广东除了简短的讲话之外,没有正式的政策性宣示,官方报道也未提邓小平理论等惯常用语。另一方面,中共内部反对偏离邓小平路线的声音也陆续浮现……不少知情人士表示他在广东“没说什么话”,而官方媒体的有关报道中,也不提“邓小平理论”等官方用语。

旅美中国知名异议人士魏京生认为,最近几年,习近平的政策明显开始偏离邓小平的设计路线,不提邓小平理论,是为了凸显习对邓的超越:“就是要营造一个我比他们都伟大(的气氛),至少比邓小平伟大。我也南巡,但是我不提邓小平。甚至有人说改革开放是我们老习家,习仲勋(的功劳),和邓小平关系不大。油画都出来了嘛,习仲勋站着,邓小平坐着。”

美国圣汤姆斯大学国际研究中心教授叶耀元认为习近平不提邓理论,主要还是为了凸显“习思想”。叶耀元先生说:“我倒觉得他不提邓小平倒并不是说中国不走邓小平的道路,而是习近平要夸耀他的‘习思想’。他很多时候都提他自己的作为,他自己的想法,但不提前人的事迹。”

如上两位先生的说法似都在理,但笔者认为最关键的因素还是在不能公开否定邓小平的大前提之下又要让人理解他习近平的“新时代的改革开放”和过去邓小平的“旧时代的改革开放”是不一样的,他习近平只能避提邓小平的名字和邓小平理论。不但要在讲话说避提邓小平,习近平此次“南巡”的深圳一站,也还下令车队行车路线绕开莲花山公园,因为那里有邓小平的铜像,铜像旁边一颗六年前他习近平假情假意在栽种的那颗高山榕也还活着……

笔者在上篇文章中引述的邓小平长子显然是在代父发言的那篇《在中国残疾人联合会第七次代表大会闭幕式上的讲话》中有这样一段:“经历了40年风雨兼程,我们对改革开放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发展规律有了更深刻的认识。现在,我们可以充满信心地说,改革开放开启了一个大时代,它将不仅推动一个古老东方民族的伟大复兴,还将推动东西方文明的平等交融,从而对世界有所贡献。后人的责任,就是要延续这个大时代,推进这个大时代,让它绽放出更加灿烂的光芒!”

很明显,邓朴方这里所说的“大时代”,就是针对习近平的所谓“新时代”而言。邓朴方所要向世人昭示的观点显然是:中共政权的统治时代从建政直至文革结束是“毛泽东时代”,从邓小平倡导“改革开放”至今再到今后,都是一个改革开放的“大时代”。所谓“延续这个大时代”,显然是在暗示他们邓小平的后代只会承认无论是江泽民还是胡锦涛,无论是习近平还是未来中共政权新的领导人,都是邓小平“改革开放大时代”的继往开来,而不会承认他习近平为了区别于邓小平,甚至可以说是是为了否定邓小平,至少是为了部分否定邓小平而“创立”的所谓的“新时代”说。

邓朴方的在他的这篇讲话中还说道:“改革开放给中国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是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等全方位的变化。这是社会结构、利益格局、思维方式等深层次的变化。这是根本性、历史性、不可逆的变化”……。

请读者和听众用心体会这“不可逆”三个字,邓朴方的意思就是说,邓小平倡导实施的改革开放给中国带来的全方位变化,无论从哪个方面,无论是经济、社会,还是政治、文化……,都是不应该再改回去的,都是不能够再复辟回原型的。

仅从政治角度讲,邓小平的改革开放内容当然不仅仅是经济方面的。邓小平即使是在“六四”镇压之后也还特别在党内强调,或者说是警告以陈云为代表的党内保守派势力,虽然赵紫阳本人下台了,但赵紫阳一九八七年以党总书记之尊所做的“党的十三大报告一个字都不能动”.十三大确立的“基本路线要管一百年,动摇不得”,

十三大的“基本路线”是什么,其中之一就是“党政分开”。1987年10月,赵紫阳所做的中共十三大报告对“党政分开”做了专题阐发,指出党政分开即党政职能分开,党应当在宪法和法律的范围内活动。十三大报告中政治体制改革部分的第一节就是“党政分开”,在论述了党政分开的原则和做法后,报告说“从党政不分到党政分开,是我们党的领导制度的一项重大改革”……

中共人民网上的文献内容清楚记载:上世纪80年代,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核心内容是解决“党政不分”、“以党代政”问题。为此,邓小平提出了著名的“党政分开”思想。早在1980年刚刚掀起改革开放大幕之时,邓小平同志即明确地提出了党政分开的思想,邓小平指出:“党和国家现行的一些具体制度中,还存在不少的弊端,妨碍甚至严重妨碍社会主义优越性的发挥,其中较为突出的就是党政不分、以党代政的问题”。

有心人可以核对一下,习近平从上台至今,不但只字未提过邓小平当年在十三大确立的基本路线要管一百年,而且已经明目张胆地直接在在十九大党章中删除十二大至十八党章中“党的领导主要是政治、思想和组织的领导”这句当年邓小平的重要指示,替换上了“文革”年代毛主席的最高指示“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王歧山甚至发表公开文章,不点名地批判邓小平倡导的“党政分开”的恶果是“弱化了党的领导,削弱了党的建设”,盛赞习近平上台之后“在这个问题上……澄清了模糊认识,夺回丢失的阵地,把走弯了的路调直,树立起党中央的权威,弱化党的领导的状况得到根本性扭转。”

这就是为什么如今的邓朴方已经强烈感觉到了“是可忍孰不可忍”,被习近平逼到了不得不说,不能不说的地步。

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