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牧:听谢志伟大使讲台湾的“故事”

Share on Google+

谢志伟在会客室与笔者会谈。图/廖天琪提供

我虽不是台湾人,可我周边有不少台湾朋友,是一些优秀的学者与精英,现任台湾驻德国代表处的谢志伟大使就是其中之一。

11月7日,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与笔者赴柏林台湾驻德国代表处,再次拜访谢大使,办公之地不适宜“千杯少”,谢大使安排了台式的咖啡配凤梨酥招待我们。当我打开了大仓久和大饭店出品的一盒精美凤梨酥,不禁惊喜道:“简直就是工艺品,怎么舍得下口?”谢大使说:“那就带走。”

从凤梨酥的话题,谈到了台湾。谢大使提起前些天去了一所德国的实验中学演讲,我在思索着,文化交流固然重要,是台湾代表处的工作范围之一,可为什么要走进中学校园,与那些半大孩子进行文化交流呢?我想读者们也会与我一样,纳闷而懵懂——

谢大使接下来的一番娓娓叙述,生动有趣,言词之间却也透露出些许伤感,一反他平日的积极与幽默,令人不觉心动,笔者愿把一些感想写下来,与读者分享。

柏林台湾代表处门前的台湾熊是一道风景。图/廖天琪提供

博学多才的“阿伟”

对德国来说,谢志伟是故人,他早年在德国波鸿鲁尔大学获得德国文学博士。1982年,谢志伟在德国波鸿鲁尔大学求学时,与在该校任职的廖天琪结识,廖的丈夫、德国著名汉学家马汉茂(Helmut Martin)教授,是谢志伟做博士时期的第二教授。廖天琪按台湾惯用的亲切称呼,唤他“阿伟”。每当聊起那些陈年往事,她都津津乐道,笔者听过她叙述谢志伟的不少段子,这里只能记述数列:

当年,阿伟是我们校园的一道风景线,他身穿深蓝色的长袍,袍长几乎盖到脚面,脖子上一条白色长围巾,悠然而飘逸,一派五四青年风范,他漫步在绿荫葱葱的校园中,特别掠人视线,女孩子爱他,男孩子嘛,嫉妒他。

年轻时代的阿伟,就显露出了不同寻常的语言天赋,他在波恩大学一个研讨会上宣读的论文,题目是德语语境和文化的深层关系,包括与动物相关的德语谚语。比如:Mich laust der Affe(猴子搔脑袋),即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比如:Wie ein Elefant im Porzellanladen(大象闯入瓷器店),即手足失措,很笨拙。还比如:Hunde,die bellen,beißen nicht(会叫的狗不咬人),即虚张声势。他是个充满机智和有幽默感的人,即便是写严肃的博士论文,都能将学术性、趣味性融入比较文学中。

胸中丘壑国事家事天下事

谢志伟生活在国外,由于精通德语兼通英语,生活学习游刃有余,也就是这种客居异地的环境,使得他的“相思”、“思乡”情结加深,产生出一种浓重的乡土认同感,关心台湾的社会,忧心宝岛的政局变化。蒋经国去世之前终于开放党禁报禁,为台湾让出一条步向民主的荆棘之路。说它荆棘,那时候台湾朝野初嚐民主滋味,立法院里的民意代表经常一言不合、拍桌子摔椅子,大打出手,也有女权主义者裸体出场,以“奶头对拳头”,真是好戏连台,目不暇给。谢志伟学成归国,躬逢其盛,不过毕竟是位学者,参与不到那种“混战”的局面,开始只是在校当他的教授,在青年学子中间,教授学术知识和传播自由思想。然而接踵而来的世界巨变,中国的天安门事件,东欧共产阵营垮台,两德统一,这些事情对他的内心震动很大。国事家事天下事,转眼都到眼前来。九十年代初,谢志伟除了做学术研究,发表论文之外,也将自己对台湾社会、政局的观察,甚至世界形势的分析形成文字,发表于报端。他的政治洞见和知识格局果然引起文化界甚至政界的关注甚至骚动。人才不会被埋没,以一个学者的身分,他竟能在开放的台湾社会和媒体里发挥启蒙甚至发聋振聩的作用。台湾政坛的变化起伏波动虽是渐进和平式的,却也真是惊心动魄。终于“一党治国”将近半世纪的国民党被通过自由选举的民进党所取代。阿伟这个土生土长的半个外省人,虽然认同中华文化,却没有大中国的“华夏情结”,他对台湾这片土地却是充满了感情。民进党执政后立刻不放过这样的人才,派任他为台湾驻德国代表处大使,之后又担任台湾行政院新闻局局长,谢志伟任期期间,以其机智、正气和幽默感,做得风生水起,他的为政范畴内一片生机。马英九执政八年,他又返回东吴大学任教授,同时兼任“民视新闻台”政论节目《头家来开讲》的主持人,还担任过民进党外交委员会顾问。蔡英文执政以后,谢志伟再度被派任为驻德代表处的首席代表。所谓“学而优则仕”,在阿伟的身上确实是得到体现。

讲好台湾的故事

谢志伟说了去中学演讲的原因:有一位德国联邦议员去自己选区的中学(实验中学)演讲,他问学生一个问题:“知不知道台湾?”结果无人回答,于是议员就请谢大使去实验中学演讲。演讲前,谢大使提出了同样的问题:“谁知道台湾?”居然真是无人知晓。

谢大使悠悠感慨道:这是一个很可怕的现象,长此下去,台湾被世界彻底遗忘的日子就不远了。他说,其实学生们的求知愿望非常强烈,关于台湾话题的营营种种,学生们有无数的猜想与提问,让学生们了解,台湾不是太平洋的孤岛,也不是人口稀疏的陌生地,而是完全与现代世界国家和地区同步的国家,台湾的居住与娱乐条件,生活与工作环境,即台湾人的幸福指数,联合国发布的《2018年全球幸福度报告》,对156个国家和地区进行了调查,对居民的主观幸福感进行了量化比较。在今年的排名中,台湾排名第26名,位列亚洲第一。中国大陆第86名,香港第76名。

谢志伟赴德国任职以来,除了跟德国和欧盟的议员议会接触,也经常奔波于德国各地的大学,在文化学术界进行交流沟通活动,其实他就是在“讲好台湾的故事”,使得台湾能够在德国文化界、年轻人心中生根发芽,激活台湾文化在德国的生命力。谢大使玩笑地给我们看了手机中无数的火车票与飞机票,真是马不停蹄,席不暇暖,足迹遍及德国各地。

上上世纪,欧洲著名的使者利玛窦与汤若望,携带着西方的宗教、科技、语言与文化,带进亚洲播种与传承。谢志伟是名符其实的台湾使者,他身负责任,勤勉耕耘,在德国土地上播种台湾的文化,光阴荏苒,世纪传承,通过他孜孜不倦的努力,影响到青年一代产生对台湾文化的兴趣和台湾命运的关注。

台湾的“隐痛”是世界的耻辱

谢大使如是地走一路说一路,然而“讲好台湾故事”背后是有隐忧与隐痛的。

其实台湾人的“痛”已经不是“隐痛”,是光天化日下世界的“耻辱”。台湾兵不刃血,和平甚至带有一点喜剧性地从一个软性的专权政治体制过度到民主制度,有完全公平公开的自由选举,有绝对的新闻自由,人民安居乐业,从1949年以来,没有战争、没有饥荒,没有难民潮,没给给国际社会制造任何的麻烦,相反地,台湾长年协助开发非洲的农业,派送专家,进行技术指导。在国际贸易金融各方面贡献良多。台湾有2,331万余人口,人民勤奋,教育程度高,生活富足。这样一个富而好礼的国家如今在中国的打压之下,竟然被世界忽略亏待,在国际上受到排挤,活动空间日益狭窄。

按照人口来说,查阅《2014-2015年世界各国人口数量排名》系列表,台湾位居49名,罗马尼亚(51)、澳大利亚(54)、荷兰(59)、智利(60)、比利时(78)、葡萄牙(75)、瑞典(87)、奥地利(92)等等,均在台湾之后。

按照2017年《世界各国人均GDP排名》,台湾名列第34位,沙特阿拉伯第38位,马来西亚第61位,中国第70位,俄罗斯第73位。

世人反对“种族歧视”,但一些被歧视的民族国家,至少还被国际社会认可与接纳,成为国际大家庭的一员,成为联合国的成员国。而台湾呢?却被国际社会、被联合国排斥在外,唯一的原因,就是中国的霸凌。

谢大使提及前不久北约在波罗的海三小国的军演话题,立陶宛、拉脱维亚、爱沙尼亚都是军事强国俄罗斯的邻国,是上世纪90年代自前苏联独立出来的国家,并得到了联合国的承认与接纳。这几个国家的人口都仅是台湾人口约十分之一,从军事技术上来说,绝不是俄罗斯的对手,但是作为国家,他们敢于武备,敢于与北约合作军演,这就是国威,这就是国家荣誉与象征。同样地,台湾也需要坚实的武备,所以蔡英文总统在这方面颇费心思,看重台湾的国防实力,跟军中的将领有着共识,不要因面对巨大的中国和他们的先进军备而短台湾的志气,必要的军备革新和加强是必要的。

隔空喊话史明德

10月26日,德国的《南德意志报》刊载了台湾外交部长的专访,吴钊燮受访时向记者表示,中国一直在干扰台湾的民主进程,中国意图吞并台湾却又畏惧台湾的民主。此篇报道引起了中国驻德大使史明德的强烈反弹,批德媒此举在制造“一中一台”,并要求德国将两德统一模式套用在中台的民族问题上。

谢大使一针见血说,德国模式是民主西德统一了专制东德,不知史明德是否了解这段历史真相?北京一味的宣扬领土统一,却忽略了国家的真正含义,国家是以民为本,德国宪法第一条就是:人的尊严不可侵犯,尊重和保护它是国家的全部权力职责。中国的人权状况如何?宗教得不到尊重,达赖喇嘛至今流落在外;各民族人民遭遇欺凌与压迫,西藏民族、维吾尔民族、南蒙古民族等一直处在民族自由独立的抗争中;香港的“一国两制”50年不变,而今民主自由人权被逐步吞噬,已成为港人的忧虑与痛苦。中国人权状况世人皆知,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被虐死,震惊世界。诸如此类,史明德大使视而不见,岂不令人拍案惊奇?

“台湾价值”足以笑傲世界

台湾与国际民主社会接轨,蔡总统一直强调台湾人应该骄傲与自信,我们拥有“台湾价值”。什么是“台湾价值”?谢志伟大使娓娓道来,笔者理解为:

1、台湾的民主体制,与国际社会接轨。自1949年以来,台湾也经历了独裁统治时期,但最终完成了民主转型,台湾政治生态经历了三次政党轮替,民主制度已经进入稳定发展阶段,宪政法治、政党竞争、公民社会、多元监督等日益成熟。

2、台湾与德国等其它民主国家相同,也是以人权精神为基础,民主自由、尊重人权、新闻自由、宪政法治等作为立国基石。

3、坚持“主权独立”与“前途自决”。自1949年以来,台湾就是一个独立的主权国,是1946-1949年国共内战的结果,是国民党和共产党共同酿成了台湾国现况,是一个现实与事实的主权国家,这就是它的来源和根由,也是它的历史范畴。

任何人无权出卖与亵渎“台湾价值”。

美中期选举后的美台关系

正值美国的中期选举结束,民主党赢回美国众议院主导地位,共和党维持参议院多数。这是一个举世时鲜的话题,我们谈及川普就任总统以来,美中矛盾不断激化与升级,美中贸易争端,南海争议,美台关系等,均是直指中国“软肋”的重手,此次美国中期选举的结果,必然会掣肘总统的未来施政,中美关系会不会有所变化?

再则中期选举投票前数日有两则讯息:其一川普总统发表推特称:“刚和中国的习近平主席通了很长时间的电话,聊得很好,我们谈了很多话题,重点在贸易上。”其二中国外交部新闻发言人宣布,经中美双方商定,第二轮中美外交安全对话将于11月9日在美国华盛顿举行。这些信息透露了某种动向,是否意味着中美冲突会缓解?

谢大使认为:中美之间的矛盾,美国副总统彭斯都放到台面上来,表述得非常清晰与详尽,中国是美国的真正战略对手,这是美国两党一致,朝野共识,是中美体制与结构性的矛盾,这样的冲突将在未来几十年持续延伸,这与谁担任美国总统,哪个党执政没有关系。有传言道,若是民主党执政,美国对中国的压制会更严厉,他们只是在策略上、方法上有所区别。

而川普总统与习近平电话的推特,及中美外交安全对话的举动,只是川普的选举策略,旨在安抚那部分反对中美贸易争端的选民。若是川普真有此打算,中美外交安全对话应该如期(原定10月)举行,而不是延迟至中期选举之后。

美国中期选举结果不会影响美台的友好合作关系,这也是两党共识。有一点是显然的,川普执政后美台关系逐步走向正常化,开启了一个美台关系历史新起点。台湾始终愿意与所有的国家和平相处,建立正常的友好合作关系,包括中国,这是蔡总统的执政理念,但前提是平等、理性与友好,不设前提条件。

“留德青山在”,他是一座“桥”

谢志伟大使在德国颇有人缘,深受居德侨民的爱戴。我想到了“侨”与“桥”,“侨”是众人,“桥”是人创造的实体工具,谢大使是个搭桥人。他宽容大度的亲和力凝聚了海外的华人,吸引各方的华人和不同族裔的人士,把他们衔接到一个交流互动的平台上,让大家抛弃门户之见,产生共鸣与共识。多年前“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成立初期,也因谢大使的慧眼和魄力,得以成功地举办相当高规格的国际活动。

克劳斯·罗泽博士是德国前国防部副部长、前联邦国会对台小组负责人、也是“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的主席,他曾探望陈水扁前总统,并提到:“台湾的国际格局虽小,然而德国与台湾官方的接触日益紧缩,但民间交往的格局可以延伸。在推动社会的民主化,促进和发展文化交流,拓宽经济合作的渠道等方面,台湾都可以大有作为。当年谢志伟担任驻德国代表,干得非常出色,他到处去演讲,推销和宣传台湾的文化、经济和科技,在我看来,那是台湾外交最活跃的几年。”

眼下这活跃的一幕再度重现,谢志伟从去年又再度担任驻德首席外交官台的职位。他风尘仆仆,继续在海外搭桥铺路,任重道远,只要他人到,“台湾价值”就接踵而至,细水长流,涓涓不断。

俗语道,读诗见人品,笔者以谢大使的小诗结束此文。

《留德青山在》
风雨故人相见欢,登露台,把酒叙;
话不多,意不少,弯月无星人有趣;
搏感情,淋细雨,细语轻坠如翠玉;
挥挥衣袖,挂念随风飘,还勾着心。

民报2018-11-16

阅读次数:645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