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19

台湾金马奖颁奖典礼,社运纪录片《我们的青春,在台湾》夺得最佳纪录片奖,导演傅榆上台领奖时激动地说:“希望我们的国家可以被当成一个真正独立的个体来看待,这是我身为一个台湾人最大的愿望”──其实这句说话都已经非常留有余地,以至卑微希望作为“真正独立的个体”的愿望,也立即成为中共口中“十恶不赦”的“台独”,中共立即腰斩金马奖直播以及报导,禁止全中国转载这段内容;然而很奇怪的,明明是全国“禁播”,但“神通广大”的中国网民又可以对言论非常了解,以至又可以突破中共网络的封锁,去中国禁上的网站如Facebook 洗版;而更荒谬的,是一大班中国艺人,以至在中国谋生的台湾与香港艺人,集体卖台卖港投共,纷纷转载中共网军的图片──“中国一点也不能少”,在网上用口水去“捍卫中国领土完整”。

这些人口说“中国一点也不能少”,可是他们口中常提到的一点──钓鱼台,早前安倍晋三访问中国,中共不但没有立即要求日本交还钓鱼台,反而在天安门高挂日之丸旗,习近平更一再赞赏安倍晋三!香港长期有群“爱国”的保钓份子,自己筹款去钓鱼台“保钓”,更多次成功登上钓鱼台“宣示主权”,其保钓船启丰二号,不但一再被香港特区政府禁止出海与罚款,甚至最近台风山竹把船吹烂;“爱国人士”没钱维修之下,说要捐作博物馆展览,都被中国政府拒绝!为何这些时刻,却从来不见这些口说“不能少”的中国人,向日本及出卖领土的中国政府抗议呢?

近日盛传日本与俄罗斯,正就战后日本被俄国侵占的北方四岛进行谈判,日本多年来都一直要求俄国归还四岛不果,于是就坚拒与俄罗斯签署和平条约,双方关系为此僵持了73年,日本人却永不放弃;可是作为“世界第二经济体系”的中国,一面口说要“继承”满清的所有版图,而满清帝国与列强所签的割让领土条约都是“不平等条约”;偏偏这些绝大部份都迟过割让香港与九龙给英国的所谓“不平等条约”,中共不但承认现实,更于2005年6月签署《中俄国界协定》,正式向俄割让面积达144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更不要提最近中国民族主义者向法院查问,即中共当年支持“蒙独”让外蒙古独立,而蒙古向俄国承认割让的外蒙西北面的唐努乌梁海了!中国的法院与外交部,竟说中国领土是国家机密不能向人民透露!

中共不但割地,甚至连地名的汉字名称也抛弃,反是香港的老报人“民族心发作”,在其他地方的译名纷纷媚共,纷纷跟随中国大陆的翻译改名之时,却仍然坚持不叫“符拉迪沃斯托克”而要叫海参崴,不叫“哈巴罗夫斯克”而叫伯力,不叫“布拉戈维申斯克”而仍叫海兰泡;然后那些跟随中共政府“斯克”、“托克”的中国人,如今竟敢大言不惭,说“中国一点也不能少”?上述帝俄时的失土,中国不敢要,甚至连20年代起曾被苏联占领,以至在60年代与苏联交恶后,被全面吞并的领土,如阿巴该图洲渚,以至满清政府曾向俄国成功争取的图们江出海口,亦即吉林省去日本海的出海口,中共政府都在自己立国主政期间,一一向苏联断送。由2001年至2005年谈判与签约,中共不但承认了满清时期的不平等条约,更承认了民初以至中苏交恶后苏联所占的土地,最终只要回了半个黑瞎子岛。

更荒谬的是1960年代毛泽东周恩来向缅甸割让果敢、南坎、江心坡,当中果敢地区大部份居民更为汉人,时至今日竟仍有20万多果敢人;缅甸军政府的民族血统主义臭名招着,国内少数民族不被承认为缅甸国民,并不享有公民权,一如近日因屠杀而被受关注的罗兴亚人;这些果敢人想当中国人,可是中国政府却放弃他们,即使多次和缅甸军进行内战,其难民纷纷逃入中国,中国政府却坚持不要“收回果敢”,这时候“不能少”,又变成“随便送”了。

对俄国日本,中国人不敢出声;对靠中国救济的缅甸,中国人不敢出声,偏偏就是对民主自由的台湾,以至在英治时代发达而自由的香港,这时候中国人终于可以卖弄其“中国不能少”的“选择性民族主义”了!难道“中国人”在台湾,在香港,受到果敢人在缅甸的迫害了吗?难道用中文的台湾与香港即使独立了,作为“友邦”会令“中国人”,过得比用俄文,用西里尔字母书写的“符拉迪沃斯托克”更难生活吗?所谓“爱中国”,所支持的是什么?是支持中共帝国,推广其中国人都不想要的制度,还是想中国人过得更好,更有尊严呢?为何在中国人的中国人纷纷想逃想移民,却一面想全地球更多地方,沦陷给这个没有中国人想住的国家之中呢?

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