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并非一个理想的反抗和争取自由的电影,他几乎无比传统的展示了什么样的反抗会成功,什么样的反抗会失败?沃卓斯基姐弟并未理想的认为这个世界真的就接受了所有勇于反抗的人。

 

Cloud Atlas在沃卓斯基姐弟和汤姆.提克威根据英国著名作家大卫.米切尔同名小说拍出这部电影之后,像他们之前那些饱受好评与讨论的电影一样,这部《云图》无论是阵容、视觉画面还是它所传达的思想与表达的哲理,都让人津津乐道。每个观众从影院走出来之后都能说出些自己感兴趣的方面,何况在这部电影中导演讲述了六个独立而彼此联系纠缠的故事。而这六个故事又都有着相同主旨内核,那就是反抗专制与对自由的向往和追求。沃卓斯基姐弟用六个彼此联系的故事来反复地讲述这一在人类历史中历久弥新的奋斗和永恒的追求。

但这六个故事并非都以胜利告终,其中四个反抗故事在最后获得成功,虽然同样付出沉重代价,但是成功了,而其中两个故事的反抗主角最终以死亡结束。音乐家罗伯特.弗洛比舍在完成音乐作品《云图六重奏》之后,吞枪自杀;反抗专制的复制人星美最后也被政府处死。或许会有人说他们的精神或是所作所为留在了世上或是在警醒世人,但无论如何这两位反抗者最终自身却依旧逝去。这就好像我们读过的那无数与之类似的小说一样,主人公反抗专制和传统,争取自由与人性的自然,但最终却依旧被强大的传统势力或政府杀害。因此,在我看来,这两个故事主人公最后的死亡使得在这由六个故事组成的系统中,反抗并没有成功,并且并非永远都能成功,或者说有些会成功有些则依旧注定失败。那么为什么弗洛比舍和星美最终会需要为这些反抗付出生命?

说清这些就必须重新分析六个故事:第一个故事关于十九世纪的黑奴买卖;第二个故事是一位独立记者对一家资源垄断公司的调查;第三个是被关进凶恶老人院的老人们们“越狱”;第四个故事讲述同志作曲家前往一个大师那里学习音乐;第五个是复制人星美觉醒及反抗政府的故事;最后一个故事发生在世纪之后地球衰落时人们为生存而努力。在电影中导演利用六位主人公身上的同样彗星标记来反映出他们之间的内在联系,而故事发展也是根据时间排列,从十九世纪到遥远未来。在这六个故事中,六位主人公也都有着不同身份、年龄、种族和国家。从第一个故事中的律师,到女记者,老人出版商和年轻的牛津作曲家,近未来的复制人和没落之后的普通人。在这其中,四位主人公都普通如常,没有其他身份特征,但第四个故事的罗伯特.弗洛比舍是同性恋,第五个故事中的星美是人类所制造出的复制人。在主流传统中,他们都被排斥为边缘人。弗洛比舍生活在1936年的牛津,那时候英国法律明文禁止同性恋,并对其施以重罚。(王尔德与著名计算机之父图灵的遭遇)即使如今,虽然一些西方国家立法承认同性婚姻,但更多的国家是对其不闻不问,一些非洲与宗教国家甚至立法禁止,严重的被关入监狱,甚至是死刑。而星美,则是在之前从未存在于人类社会的“新人”。电影中她们被制作出来就是为了服务人类,除此之外,别无它用。

这两个故事的主人公都是社会的边缘人,甚至是全新的种族,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人类对其都并不了解或说是从未真正想过去深入的了解他们,而只是傲慢且独裁地把他们抛弃在一边。从法律上剥夺他们的基本权利,在生活中鄙夷、嘲笑甚至是攻击他们。星美和其它复制人在爸爸宋美食店每天都遭受来自人类的侮辱与戏弄,而对于同性恋,人们自始至终也都是这样的恶劣态度。所以,在我看来,弗洛比舍和星美的故事不仅组成了整个大故事结构,同时他们也在整个大故事之中起着另外一个作用,即用来提醒人们,并非所有的反抗都是被称颂和最终胜利的(至少是不同付出自己的生命)。沃卓斯基姐弟在这里安排这样两个故事,并且主角都是传统所忽视的人物,用来讲述整个反抗历史本身所存在的偏见与问题。当第一个故事中白人律师最后加入解放黑人运动时,当女记者历经艰难最终在他人帮助下曝光资源公司的险恶时,当老人们一起驾车冲出老人院的时候,当部落人们最终随着其他民族一起去往另外一个安全的星球定居的时候,弗洛比舍和星美却已经都失去了生命。

人们把这部电影称作反抗和争取自由的电影,但其实在这部电影中隐藏和所包含的信息远远超过这些。在这里我们不谈论整个电影结构所受东方佛家思想影响,也不谈论那些不停“变脸”的演员,我们谈论反抗和争取自由。整个故事能被分成四比二这样的结构,即其中四个故事主人公反抗成功,二个故事的主人公死去。这样的比例本身是否能说明某些问题?在我看来,这样的比例所反映的正是我们一直都十分了解的传统形式,及那些主流的、符合大众形象的事物被称赞和纪念,而那些“非主流”的、边缘的和遭遇排斥的群体反抗始终会被忽视,并且总是少部分人的抗争。像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美国的同志运动,之后八十年代的抵抗艾滋,普遍的大众并不关注和不重视这些少数群体的权利争取和对于自身生活环境的渴望改善;在艾滋爆发初期,无论是纽约还是旧金山政府都并未在第一时间出手帮助那些独立奋战的同志群体,而那些远离这些事件的人们始终在不停地指责和诅咒他们。电影《平常心》所讲述的也正是在这样时期,个人对于政府与世人无动于衷的反抗,他和《云图》中那些为黑人争取权利的白人律师没有任何区别,但他们最终所获得的回应与支持却始终大相径庭。

在某种意义上,复制人星美和弗洛比舍所遭受的阻碍相差甚少。人们并未赋予复制人以相应的权利,而只是把他们当做工具和畜生来反复使用。当星美最终得知人类再用她们自己的同胞血肉在喂食她们的时候,她或许才明白无论自己外表多么像人,学会了再多词语,并拥有了自身情感,人类始终都对她们保持警惕与蔑视。我想弗洛比舍定会理解星美的许多痛苦,因为他们都遭受过被排斥、被忽视、被群体剥夺与鄙夷的痛苦。而在电影中,他们都没能活下来,没能像其他人那样获得幸福的生活与崭新的开始。传统大众依旧不希望他们在这场反抗和斗争中获得胜利,人们始终不觉得他们是自己这一边的,自己和他们没有任何联系!

在星美最后的话里,她说“要了解自我,也只能通过他人之眼。”她说“我们的生命不仅仅是我们自己的,从出生到死亡,我们与他人息息相关。过去和现在。”弗洛比舍在自杀前留给爱人西斯密斯的信里写到“我相信有另外一个世界在等着我们,一个更好的世界。我会在那里等着你。”说出和留下这些话的并非是最终回家的律师或成功的女记者,他们都不会有这些想法,因为他们最终并未面对死亡,因此也不可能明白这最后的生命意义。这些话只有面对死亡的星美和弗洛比舍才能说出来,因为他们即将失去生命。星美觉得人与人之间自始至终都是联系的,但最终他们依旧因为实力悬殊而被抹杀;弗洛比舍相信,会有一个更好的世界在那里等待着他们,因为这个当下他所活的世界并不好,并且已经彻底抛弃了他。除了他们深爱的人之外,没有任何人来帮助他们,没有任何人为了他们的反抗和争取自由伸出手。而由他人所写的历史或是历史本身面对这些反抗的时候,他们不动声色地转过脸,就好似今天世界各个自谓民主国家对不断遭受来自以色列苦难的巴勒斯坦民族的漠视。

所以,当我们在第二遍或第三遍看这部电影的时候,你就会发现这并非一个理想的反抗和争取自由的电影,他几乎无比传统的展示了什么样的反抗会成功,什么样的反抗会失败?沃卓斯基姐弟并未理想的认为这个世界真的就接受了所有勇于反抗的人。反抗和争取自由的历史本身就劣迹累累,存在偏见的远非那些星美认为所联系在一起的他人。即使生命轮回,今生的一切都会在来生得到清算,但被排斥的边缘群体依旧在失败。人们拒绝与他们产生联系,因此他们永远在孤身作战。

2014 8. 10 下午

2014 10. 22 修改

来源:共识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