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中共对海外标志性教会“定点清除”的阴谋

Share on Google+

二零一八年,中共在国内更加严厉地打压基督教等各个信仰团体,全国数千家家庭教会遭到关闭,官方许可的三自教会也经历了一场大清洗。中共的党组织、法制办等进驻教堂,强迫教堂悬挂习近平的巨幅照片,拆除教堂屋顶的十字架,甚至安排佛教僧侣到教会办讲座、教育基督徒像佛教徒那样“顺服掌权者”。北京最大的家庭教会锡安教会被物业停水停电、取消租约、强行关闭,此一事件受到美国副总统彭斯的关注,彭斯在一场关于中美关系的演讲中特别提及此事,强烈谴责中共政权剥夺公民宗教信仰自由的作法。可以说,中共对教会的大肆迫害已经达到文革之后的最高峰。大部分海外华人教会对此噤若寒蝉,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少数敢于发声支援国内受迫害肢体的海外华人教会成为中共的眼中钉、肉中刺,中共动用其无穷无尽的资源,对这些敢于“行公义,好怜悯”的教会实行“定点清除”政策。

香港善乐堂创会牧师林国璋,六四时是香港中文大学崇基学院的学生,曾携带学生会捐助的物品到天安门广场支持中国学生。此后,六四情结一直让其念兹在兹,成为牧师后,二十年来带领这间小型教会遵循耶稣基督的教导,积极声援和支持中国受逼迫的教会、天安门母亲群体以及刘晓波等人权活动人士,也参与占中运动等香港本地的民主运动。林国璋牧师本人也是香港重要的民主派公共知识分子,多次邀请司徒华、程翔、刘进图、王怡、张伯笠等具有基督徒或牧师身份的公共人物到教会讲道、分享。因而,林国璋本人被香港媒体形容为继朱耀明牧师之后中年一代的“六四牧师”,善乐堂也成为一家最关心民主、自由、人权议题的香港教会。

中共统治香港之后,疯狂打压香港的公民社会,香港的自由与法治迅速崩坏。基督教界的高层人物大都被招安收买,林国璋牧师及善乐堂成为中共必除之而后快的对象。两年前,林牧师的妻子罹患癌症去世,林牧师找来朋友陈龙斌牧师暂代其工作,自己休养疗伤一段时间。万万没有想到,一年多之后,陈龙斌悄然撤换大部分支持林国璋牧师的长执人员,换上许多来历不明的新人,然后召集长执会,宣布解除林国璋牧师的主任牧师之职,禁止林国璋牧师以及支持他的会友进入教会。他们收集了大量林国璋牧师的“罪状”——包括其计划结婚而未经长执会同意,罪状是“爱美人不爱教会”,甚至包括其创建的教会图书馆中有几本书不是基督教的书籍等子虚乌有的“罪名”。他们不允许林国璋牧师在会友大会上作自我辩护(只给他十分钟的时间,而对林牧师的攻击和辱骂持续数小时之久)。有支持林牧师的执事回到教会参加会员大会,却被告知其执事和会友的资格已被取消,教会叫来警察驱赶这位服事多年的姊妹。教会还召开记者会公布林牧师的黑材料,向林牧师发出多份气势汹汹的律师函,企图禁止其对教会事务继续发表个人看法,还有人匿名在社交媒体发表辱骂林国璋牧师的文章,故意将林国璋的“璋”字写成“蟑”——这明显就是中国的特务和五毛惯用的流氓伎俩。

中共势力对善乐堂的控制,对林国璋牧师的驱逐、抹黑乃至妖魔化,就是要杀鸡儆猴,在香港教会和香港社会营造一种“道路以目”、“沉默是金”的恐怖氛围。这跟中共派遣黑帮分子在街头将《明报》总编辑、基督徒刘进图砍成重伤,将香港学运领袖、基督徒黄之锋以莫须有的罪名关进监狱同属“一盘大棋”。自此,香港的宗教信仰自由所剩无几。

与此同时,美国加州山景城教会主任牧师刘同苏在网上发布《关于离开山景城教会原因的声明》:“由于该教会内部的部分人结党,持续散布谣言,使用超出圣经所规定的基督徒行为底线,并且违背教会宪章的严重违规行为,致使教会的长执会无法继续进行教会程序内的正常事奉,导致教会所有牧师和多数同工包括长执会主席离开教会。我作为教会的主任牧师,未能保护住众牧师和同工们,特向他们抱歉并请辞了在该教会的牧者职分。某些人使用微信公众号和网络社交媒体在此事上散布其捏造与歪曲事实的谣言,本人将保留对其侵犯公民名誉权及隐私权而采取法律行为的权利。”

刘同苏牧师既是神学家也是法学家,更是敢于为公义发声的公共知识分子。多年来,他在牧会之余,关心中国的宗教信仰自由事务,撰写大量的文章和着述,推动中国的宗教信仰自由,他也参与起草或签署多份谴责中共迫害家庭教会的联署信。也正是这个原因,使得他首当其冲,成为中共“定点清除”策略的又一牺牲品。数年来,中共派遣若干特务潜入教会,逐渐占据要津,秘密收集刘同苏牧师夫妇的各种黑材料,用文革式的告密信和匿名信的方式到处散发。刘同苏牧师辞职离开教会之后,他们还要斩尽杀绝,破坏刘同苏牧师去其他教会应聘,并专门开设一个揭批刘同苏牧师的网站,征集和发表数十篇所谓的“揭批”文章。然而,外人若仔细阅读这些匿名文章,根本找不出刘同苏究竟有什么实实在在的罪行。比如,有一名会友匿名“揭露”说,刘牧师三年来每周都到他家带领他们全家查经,其实是贪图他家的饭食。这种水准低劣的“揭批”,尽显毛泽东时代中国大字报的卑劣手段。

更有甚者,刘同苏牧师辞职后,教会网站立即将他多年来的讲道视频全部删除,将他在教会牧会十多年的痕迹消除得一乾二净。同时,教会一名执事在刘牧师的个人网站留言威胁说,其个人网站不得挂上其讲道视频,因为这是其受僱于教会期间的工作的一部分,讲道视频的智慧产权属于教会,若个人擅自使用就是侵权行为,教会将对其提出法律诉讼。这全然不是基督徒的思路和言语,对传福音的“大使命”毫无兴趣(刘同苏牧师的讲道视频,全球有数以万计的基督徒点击学习),这是共产党赤裸裸地消灭福音的方式。

二零一八年冬,张伯笠牧师创立的美国华府丰收华夏基督教会也出现严重风波。张伯笠早年是六四学运领袖,天安门广场副总指挥。逃离中国之后,他成为传道人和华人教会界著名布道家,创建多所教会。五年前,他前往加州开拓新堂,但仍担任丰收教会总会主任牧师。张伯笠牧师离开之后,中共方面立即安排特务渗透这所位于华府郊区的极具象征意义的海外华人教会。这些身份可疑的人物一到教会就表现积极,敬虔爱主、任劳任怨,由此成为教会的执事、小组长。当他们掌握一定的权力,经营一定的人脉之后,立即开始实施拆毁教会的阴谋。疑似特务身份的负责财务的执事王某夫妇和负责敬拜的执事白某夫妇,在教会中以收集弟兄姊妹意见建议为名,煽风点火,挑拨离间,征集签名,企图大幅修改教会章程(此前,他们是认同教会章程才成为教会会友的),完成教会的“去张伯笠化”和“去民运化”,比如删去章程中的主任牧师负责制,主任牧师提名董事、长老的权柄等。

同样因参与六四而长期遭受共产党迫害,然后渡海逃亡到台湾,多年在台湾的神学院学习(先后获得道学硕士、神学硕士并修完教牧学博士课程)、第一个担任台湾教会的主任牧师的中国背景人士的燕鹏牧师,在旅美宣教途中应邀到丰收教会讲道,并有意应聘该教会的驻堂牧师。其人品、学历、牧会经验样样俱全,绝大多数会友对其十分认可。然而,王某、白某等负有特殊使命、以毁坏教会为目标的两个家庭,百般阻挠聘牧进程,咄咄逼人,气焰嚣张,以少数派绑架整个聘牧委员会和长执会,将聘牧过程变成一场共产党政治审查的闹剧。

王、白及其妻子使用在中国宫廷戏中学到各种权谋伎俩在教会中为所欲为,败坏了教会中圣洁、彼此相爱的氛围。很多弟兄姊妹感到惊诧,他们的所作所为不是基督徒和文明社会的成员应当有的。他们上网收集许多关于燕鹏牧师的新闻报道,连燕鹏牧师在台湾参加自由广场纪念六四晚会也被当作一件不得被聘任的、严重的罪行。在美国这个自由的国家居然发生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只能说明长期以来中共特务对北美海外华人教会乃至整个美国社会方方面面的渗透、操纵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中共的黑手掌控了大部分海外华人教会和海外华人社群,其巨额资金的投入、绵密的政治手腕,让人防不胜防。林国璋牧师及香港善乐堂、刘同苏牧师及加州山景城教会、张伯笠牧师及华府丰收教会,都是中共选中的一定要千刀万剐的“箭垛”。如果这三位牧师和这三家教会倒下了(或者即便教会还存在,但牧师被赶走,教会完全失去光与盐的特质,失去“公平如大水滚滚,公义如江河滔滔”,实际上便名存实亡),那么下一步海外华人教会的“共产党化”将全面展开。

从克林顿时代到奥巴马时代,美国政府长期忽视中国对海外尤其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的渗透、统战和破坏战略。如今,中共不仅将中国变成一个空前巨大的“动物庄园”,还企图将西方世界变成“动物庄园”之外围。习近平对挑战、颠覆美国的强权、文化及信仰传统的野心已不加掩饰。哈佛教授艾利森在《注定一战?中美能否避免修昔底德陷阱》一书中指出,新兴霸权大国的崛起,以及这种崛起在既有霸权大国引起的恐惧,必定引发战争。“倘若继续延续目前的发展轨迹,美国和中国在未来几十年内爆发战争不仅是有可能的,而且可能性比现在专家学者所认定的更高得多”。

川普执政以来,美国政府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中国的威胁超过昔日的纳粹德国、法西斯日本和共产党苏联,一整套的、全方位的遏制中国战略逐渐成形。美国外交官、学者司徒文(William Stanton)警告说,中国势力广泛渗入包括美国在内的西方国家的政坛、经贸领域和学术界。他说,要面对抗这种“锐实力”威胁,必须鼓励媒体和警方努力揭发国内各种隐藏利益与中国非法或贪腐的连接,通过立法使中共家族成员从事后门交易更为困难,并在记者人数、孔子学院、旅行和商务限制等相关问题确保中国受到对等待遇。

当然,我更要补充一点,美国的司法部门应当帮助中共渗透的重灾区——海外华人教会,深入调查和甄别那些遵循中共命令、公然在美国破坏宗教信仰自由和基本人权的人士,即便这些人士已拥有美国国籍或绿卡,也要给予断然处置,甚至针对其实施反向“定点清除”、剥夺其在美国的身份、遣返他们回到他们热爱的中国。这样,方能让广大海外华人教会的信徒获得真正的安全感,并捍卫美国这座“上帝之城”的自由与荣光。

——《纵览中国》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Monday,December 3,2018

阅读次数:324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