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一四十年前的前另类回顾

附录一:有关魏京生事件的一些情况

囗胡平

作为民主墙运动的参与者,我向大家介绍一些有关情况。

一、在民主墙运动中,最先遭到镇压的是从贵州来到北京的“启蒙社”的成员。他们在宣言中明确表示赞成卢梭和孙中山的学说。……

二、北京的几家主要民间刊物曾经达成协议,一人有难,相互支援。他们都为救援魏京生作出了很可贵的努力。

三、魏京生在写好批评邓小平的大字报后,怕别人不敢去贴,是自己去西单张贴的。他事前就作好了被捕的思想准备。

四、这张大字报贴出后,不少民主墙人士认为不妥,并不是因为他们对邓小平抱有幻想。相反,正因为他们对邓小平没有抱幻想,所以他们估计当局一定会采取镇压行动。《四五论坛》的刘青赶快写出大字报表示不同意见,但其重点实际上是从言论自由的立场保卫魏京生的权利。

五、我的《论言论自由》手稿在魏京生被捕前就交给了《沃土》编辑部。他们抓紧时间刻印,把此文和王靖(电影剧本“在社会档案里”作者)的长诗“祭”以《沃土特刊》的形式,在魏京生被捕后不到一周时(1979年4月5日)发表。其它民刊也发表了一些类似的文章。

六、当时,团中央政策研究室奉团中央之命与民刊人士接触。我们都向他们表示了反对逮捕魏京生的立场。有些人也通过其它渠道向中共上层表示了同样的立场。

七、许多民主墙的朋友都在商量,想办法在审判时为魏京生辩护。北京大学法律系也有研究生表示愿做魏京生的律师。1979年7月,《中国青年》编辑部邀请《北京之春》、《今天》、《四五论坛》、《沃土》的成员座谈,《探索》的路林也被邀请出席。路林和我商议如何为魏京生辩护。许多民主墙人士都打算出席对魏京生的公开审判。但由于当局封锁消息,采取突然袭击的手段进行所谓“公审”,并用内部发入场券的方式禁止其他人旁听。官方自己单方面为魏京生指定律师。因此,我们的种种计划均未能实现。在审判那天,只有在中央电视台工作的《今天》杂志的成员曲磊磊得以进入法庭。他暗中携带了一部录音机,录下了魏京生的自辩词。

八、这份录音磁带很快交给了《四五论坛》。《四五论坛》迅速地整理刻印,在西单张贴并出售散发,引起很大反响。第二天,警察将出售传单的《四五论坛》成员抓走。刘青闻讯,立即赶到公安局要求放人。公安局不肯放人,叫刘青走开。刘青不走,他说传单是我叫他们发售的,你们要扣人扣我吧。结果公安局把别人放了,把刘青拘留,后来判了三年劳教。在劳教期间,刘青写下日记托人带出在海外发表,影响很大。当局对刘青加刑。直到八九民运前夕才放出。“六四”之后刘青又一度被捕。

九、此后,民主墙的朋友们还做过许多努力,包括对魏京生亲属的关心等。

十、在1980年的北大竞选中,魏京生问题一直是大家共同关心的一个重大问题。在北大同学向竞选人提出的各种问题的纸条中,有关魏京生和民主墙及取消“四大”的提问共计有138张,占全部纸条的5%以上。在由《竞选风波》报道组主办的竞选人调查中,共列出了25个问题。其中之一是问竞选人对魏京生一案持何看法。在填表书面回答的16个竞选人中,没有一个表示支持当局对魏京生的判决。六个人回答“不了解”,其余都认为“判重了”、“至少判重了”或“错案”。

(魏京生简介:魏京生1950年生于北京。父亲是一个老干部。文化大革命刚开始的时候,他积极投入运动,是人大附中的第一批红卫兵。1967年他加入“首都红卫兵联合行动委员会”。他曾派人到上海收集江青的材料,在上海大量印刷后送回北京。因此江青宣布“联动”是反动组织,他和其他两百多人遭到关押。但是后来周恩来、林彪、陈伯达又说是误会,把他们都给放了。1968年他回到安徽农村老家,不久又参军到陕西服役。他亲眼目睹这两地的穷困,又听到安徽农民讲述“三年困难”饿死人的情况,开始研讨社会主义制度的弊病。1971年他复员回到北京,在市园林局公园管理处当电工。工作之余自修哲学、政治经济学、文学、社会学等等。

1978年11月底,北京民主运动进入高潮。12月5日,魏京生在西单民主墙贴出题为“第五个现代化一一民主及其他”的大字报。这份大字报吸引来一批志同道合的朋友,他们合办了一份刊物《探索》。他们说他们的目的是“在最迅速地实现现代化的基础上,使中国人民的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能达到世界先进水平,使人民所处的社会环境在可能的范围内达到最合理”。1979年1月8日《探索》创刊号出版,内容包括三篇文章:“第五个现代化”、“续第五个现代化”、“就邓小平副总理1月5日答美国记者问而问”。其中第三篇针对邓小平告诉美国记者中国不存在人权问题,而提出十大问题。他问道,在“四人帮”横行时期,中国是存在着“一些”损害民主的事情,还是到处泛滥着践踏民主自由的惊人灾祸?今天的中国,“充分发扬民主”的政策,已经在多大程度上得到切实的贯彻执行了?

《探索》第三期出版不久,魏京生就在3月29日遭到逮捕。据《探索》第四期主编路林说,魏京生之所以被捕是因为他写了“要民主,还是要新的独裁”。这篇文章是针对邓小平的,并且指名道姓地说:“人民必须警惕邓小平蜕化为独裁者……如今他要放弃维护民主的面具,对人民民主运动采取镇压,准备彻底地站在民主的反面,坚决维护独裁统治,他也就不再值得人民信任和拥护……他正在走的是一条骗取人民信任后实行独裁的道路。”这篇文章是以《探索》社论的名义发表,贴在民主墙,此外还以号外的方式散发。这就令邓小平感到不能容忍了,因为触到他的痛处了。1979年10月16日,魏京生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1993年9月获假释出狱(余刑尚有半年)。1994年4月1日,他被公安人员强行带走,当局对外宣称“监视居住”;1995年11月21日被正式逮捕,12月13日以“阴谋颠覆政府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1997年12月15日获“保外就医”,赴美国治病。)

附录二:魏京生一一站在民主墙上的塑像(节选)

囗刘青

民主墙,是靠近中国的权力中心中南海的一段灰色矮墙。或许是因为近,这段墙在中国的权力斗争中有过重要作用。1978年底,邓小平与华国锋的权力之争在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上进入了高潮。由于民主墙跳上了相持不下的政治天平,从而使权力顺利地向邓小平倾斜。当年,获得权力的老人们喜形于色地说“出于意料的顺利”。正是夺权顺利,使邓小平过分轻视了有重要作用的那段灰墙,而没有意识到这段墙其实是一个新时代的奠基石。在邓小平觉得民主墙不再是他的帮手而成碍手的时候,他改变一个多月前在报纸上表示的对民主墙的赞赏态度,把一批又一批民主墙人士投入监狱,像清除他设计道路上的破砖烂瓦。他没有想到随手丢弃的东西会像炸弹一样在世界上轰响,成为挥之不去的噩梦。

民主墙叫人难忘的重要一点,是它不仅对中国很重要,对世界也是一个信号。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坍塌的东方共产极权社会,就是在民主墙继之以波兰团结工会开始的又一轮冲击下显现败象的。当冷战消失,原子弹不再像达摩克力斯之剑悬在世界头上的今天,魏京生当年的勇气和智慧,人们可以看得格外清楚。像先知的预言,魏京生在民主墙前说的两点,而两点全言中了,这就是四个现代化不能没有民主化,被毛泽东的专制独裁整得死去活来的邓小平要搞的仍是独裁。

魏京生最初留给我脑海的样子,似乎并不很容易说话。……他后来参加会议时很认真,也提过一些我们难以做到的想法,但知道妥协和合作。我们相处得不错,民主墙“联席会议”总能找到大家都可以接受的合作内容,制定出相互承担义务的条约。但是,七九年三月下旬的会议上,魏京生却不妥协了。他说,没有时间和机会了,必须赶在邓小平镇压之前揭露他。我因为没有证据说明一定会镇压,反对民主墙全线出击的提议。我说,先别惹恼他,民主墙的生存高于一切,只有生存下去我们才能做出有价值的事。魏京生坚持《探索》单独也要做。两天后,那篇有名的但也促使邓小平痛下杀手的文章贴上了民主墙。

魏京生被捕前的一星期,他的处境很像猎手合围中的困兽,向四周任何一边看,全有危险的影子在逼进。但他很镇静,脸上有相信未来的笑容。他多次找我,谈民主墙的相互救援,交待《探索》一线人员被抓后,二线出席“联席会议”的代表是谁。最后一次,我是深夜里送他走的,我们被两辆缓缓开动的小汽车夹在中间。魏京生还能笑,他说,“你看,不是我疑神疑鬼吧。”他上了公共汽车,驶进望不到尽头的黑暗中。

在十几年的铁窗寒风中,魏京生也许是最孤独的。他的父亲是北京的部级官员,他还有一位继母。魏京生从家庭的辞典里消失了。唯一不畏监狱恶浊的亲人,是无法割舍哥哥的女孩魏玲玲,在不多的可以探监的日子里,她风尘仆仆地赶去看一眼魏京生,让他知道,在偌大的世界上还有一溪亲情流向他。魏京生在寂寞中肯定会想到他的女友,一个卷头发的藏族姑娘。然而,他的女友已远嫁西德,婚前的血誓是绝不嫁给中国人。这位心冷如冰的姑娘在中国的日子里失去了母亲一一文革中在手腕上挖个大洞把血放尽的母亲。她的父亲在北京的秦城监狱丢失了近20年生命,她的哥哥也在监狱里丢失了健康和青春。或许,她最痛心的还是丢失了魏京生。这是一块她不愿再想起的土地。

逝去的14年斑驳陆离。快要离开监狱的魏京生,像快要离开战场却在战场几乎丢失了一切的士兵。每一个丢失都是一块沉甸甸的痛苦,都是一份做人的抗争,它们垒成了魏京生的塑像,站在民主墙上。

(1993年春写于美国纽约)

(刘青简介:刘青,又名刘建伟,生于1946年。1965年以前在北京上学,1965年到山西曲沃农村插队劳动。1973年就读于南京工学院土木建筑系,1977年毕业,分配到陕西汉中航空部O一二基地工作。1978年底,刘青在北京治病及办理工作调动期间,参与了西单民主墙活动,是民刊和民众组织联席会议召集人、《四五论坛》召集人,参与和领导了民主墙历次主要活动。1979年底,因援救《探索》出席会议的代表魏京生被关押。1980年,刘青未经任何司法程序,即被押往陕西劳改第二支队劳动教养三年。这期间,刘青写了《沮丧的回顾与展望一一我向社会法庭控告》,在美、英、法、台湾、香港等地发表和播放。结果,刘青又被当局以编造和臆测的理由判刑八年。在经过十年的铁窗生涯后,刘青又被强行安置在一个远离人群的山区库房里,是个月收入只有30多元的临时工。无法生存的刘青返回北京家中,又被当局以“非法居住”为由,关押了半年。1991年,在国际舆论的压力下,尤其是美国政府的压力,刘青终于被允许离开中国,接受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邀请,以访问学者身份前往美国。1992年,刘青旅居纽约,担任“中国人权”主席。)

(未完待续)

荀路2018.12.12

(1979年10月16日魏京生在法庭做自我辩护)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