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泉:郭泉语录(18)

Share on Google+

在14里,我说了,川普是当今世界上我最热爱最深爱最崇拜最景仰的人,并决定向他学习,退群,并旗帜鲜明地反对多边主义,提倡单边主义。热爱并捍卫一对一、面对面的传统交往方式。与此同时,我还认为战国合纵连横时代与当今世界完全相同。入群、一带一路、多边主义,其实就是合纵。退群、川普路线、单边主义,其实就是连横。其结果是,连横战胜合纵;秦国战胜六国。
写完后给姚静颐看,她笑,说,只是因为他提倡单边主义你也喜爱单边你就热爱他深爱他么。就像你如果只说因为我漂亮而热爱我,我一定是不能答应的。郭教授不是一个只喜欢外表的人,而单边主义只是川普的外表而已。
姚静颐,上海人氏,1984年生,现为德国高等师范教授,丽而慧,美而贤。毕业于上海大学、法兰克福大学和柏林大学。研究方向:黑格尔、福山和我。
思良久,我说:好吧,静颐,只是如果我说了我深爱热爱川普的深层次原因,估计又要引发轩然大波了。
静颐酡然笑曰:若不然,你就不会是我的大先生了。
姚静颐在上海大学念大二时就与我相识相交,曾感慨我是她的学术启蒙者,故坚称我大先生,如此称我的还有一些人,但大都为学术女,且多任教授街。
我说,在狱中,除了思念你及其他姊妹外,还思考了很多,例如,监狱里常听到的歌曲《春天的故事》、《走进新时代》等等。
静颐如今已三十有四,但仍像孩子似地童稚可爱,她调皮地忽闪了一下眼睛,说:切,想这些咋滴。
我说:难道静颐不觉得川普才真正是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么。难道静颐不觉得川普才是中国改革开放的伟大的领路人么。难道静颐不觉得川普才能引领中国走进新时代么。难道静颐不觉得只有川普才能给中国人民讲述春天的故事么。如果静颐你连这个都想不明白,我看就别在德国当教授,干脆回国继续当我的小女生,帮你的大先生洗砚磨墨裁纸,校对大先生文中的错别字了此一生算了。
静颐与我相与击掌,笑曰,正有此意。

来源:作者微信

阅读次数:3,00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