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松:“苍天在上”?!

Share on Google+

又误喝了几瓶“假冒伪劣”,全家人捂着肚子争卫生间,气恼中,病病恹恹奔出门外,冲着那阳光威烈的万里晴空呼叫:“啊,苍天在上!”

“苍天在上!”呼起来悲怒激奋,听起来铿锵感人,仿佛感觉冥冥中有正义之剑凌空,明亮之镜高悬,任你马面牛头横行一时,到头来终会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倏地又忆起文革中,寒舍家破人散时,白发苍苍的奶奶搂着我,迷茫地望着苍天,不断喃喃呼叫“老天爷,老天爷呀……”

于是我想,中国老百姓呼喊了几千年的“老天爷”(或“苍天在上”)也许包含了这两层意思:一是企盼正义公道;二是乞求一种依托。

为何总爱呼喊苍天?是不是对人间太困惑、太失望,个体在现存社会结构中感到自身太弱小、太无力,遭受的悲苦与冤情无法排解,只好抬眼向那俯瞰万物的苍天?

当然,也有人不喊苍天,而呼喊法制、呼喊健全的体制。可惜,这厢喊起来有些吃力。有的“千呼万唤不出来”;有的出来后“犹抱琵琶半遮面”;有的干脆挂在半空,贡作聋子的耳朵…… 例如,保护青蛙的正式律令出台已近十年,青蛙仍四下被剐得鲜血淋淋,以至前几天(8月25日)重庆日报在头版用通黑大标题代青蛙呼喊(“苍天”?)“请给我们留条生路!”

“苍天在上”,似乎要到很严重时才呼喊,至于我,喝了几瓶司空见惯的伪劣饮料,拉了几天并不高贵迷人的肚子,便要喊天,是否有点小题大作?那么,该为什么呼喊呢?为屡禁不止的公款吃喝、公款旅游?还是为“一小撮人”的以权谋私、“一部份人”的贪污腐败、“大多数人”的见死不救?也许该如此,但这些大题目还是留给大人们作,小民如我,只知道在第一次买到伪劣的“江津玫瑰牌米花糖”时愤而找商店退货;第二次时告到消协;第三次时投书报社;第四次时警告亲友;第八次时咬牙切齿吞下去;第十八次时只有呼喊“苍天在上”!

那么.当第二十八次买到伪劣的“江津米花糖”、第三十八次买到假冒的“老四川牛肉干”、第四十八次买到带菌的众多饮料时,我是继续呼喊,喊得更响,还是肉体和心理都已习惯,喊都不喊了?

行文至此,仿佛听见《牛氓》中亚瑟嘲讽红衣主教蒙泰尼里的声音:“你喊吧,喊响一点,他(西方的上帝、我们的“苍天”)可能睡着了”。

木公的博客2008-01-09

阅读次数:48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