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戎在望 修戈待袍泽 2018-09-30

洪仁玕历尽艰险终于穿越犬牙交错的交战地带,来到太平天国的一边。他历经了多少凶险已从知晓,除了稍不留神便可能被双方中的任何一方抓去砍头之外,在双方势力之间还有大量江匪土寇,动辄啸聚成百上千,四处杀人放火。他们披头散发,象鬣狗尾随狮子一样跟在太平军队伍之后,抢光路遇的一切。或者在城破前抢在太平军之前冲入城内,大肆烧杀搋掠。如果战况对太平军不利,他们随时甩出藏在头发中的辫子,反过来攻掠太平军控制的地盘。官军与太平军都在争取他们的支持,他们的首领往往同时拥有双方的册封印信。对双方来说,他们是一群既无法控制,又无力征讨,随时可能变节的盟友或敌人。最新的研究表明,这些江匪才是长江流域最大的一股破坏力量,虽然在曾国藩眼里他们并非大患。曾国藩在给皇帝奏折中分析道:贼有两类,一类专事劫掠,谓之“长毛贼”;而另一类“僭号之贼”,才真正罪大恶极。曾国藩并非全无道理,只要内战没有结束,江匪们就永无宁日;一旦太平天国被平定,江匪们也自然会渐渐消失。对太平天国来说也可能如此。

洪仁玕终于在安徽境内遇上了太平军,自他离开香港已近一年。一支太平军的巡逻队把他当鞑妖的奸细抓获,押到统兵军官那里审讯,这时洪仁玕从衣缝中取出洪氏族谱,证明自己是天王之弟,军官便亲自护送他前往南京陛见天王。

眼前的人早已非旧日那位一同嘻笑求学的兄长,凌驾于万物、真理之上。在来南京的路上他还在幻想与族兄行握手礼,自此天下弟兄姊妹平等相待,共仰基督荣光。他位列一大群文武之中,随着族兄出现高处端坐俯视,众人一齐跪下山呼万岁。他情不自禁随着众人曲膝伏地,那一刻不知他是否已经明白:所有的理想皆已随着这一跪烟消云散。

此生还能与流离多年的族弟重逢,似乎唤起了洪秀全心头早已泯灭的一丝柔肠。他早已习惯了不信任任何人,尤其天京政变后。但他需要一个人来填补杨秀清留下的权力空白,阿玕从小就对自己崇拜有加,他似乎愿意信任这个自小一起长大的弟弟。尽管他曾发誓不再封王,但还是连连加封,才20多天,洪仁玕就成了“开朝精忠军师顶天扶朝纲干王”,总理朝政。西方人译为“Theshield king”――盾牌之王。

飞速蹿升既出乎他预料,也激起了一众多年出生入死将士们的不满,其中之最莫过于南京城防司令李秀成。自杨、韦、石之后,李秀成已成为太平天国最重要的将领,他一直在等待受封的那一天,对洪仁玕初来乍到便大权独揽十分不满。他本是广西一个穷得快吃不上饭的贫苦农民,一天一队太平军开进他的村庄。李秀成躲在一旁偷看这些人分享抢来的食物时,他的第一反应并不是谴责和痛恨土匪行径,反倒是认为这种分配办法很公道。于是他请求入伙(也可能是太饿了想讨口吃的),太平军收下了他,要求他烧毁自家房子了却牵挂。

接下来战争证明他天生就是吃打仗饭的料,他和湖南人陈玉成成了天王新的左膀右臂。与广西“老兄弟”们不同,这群新晋不是太平教的忠实信徒,他们念念有辞地祷告,并不往心里去,如果把祷词换成八荣八耻,他们同样天天挂在嘴上。他们晋升一靠军功,二靠底层社会的传统美德标准――江湖义气。李、陈等半路出家的新领袖们以仗义闻名,各有其拥趸。他们忠于太平天国是因为从中获得了出人头地的机会,并且人生已无退路,至于改革世道云云,他们全无热情。

依靠做传教士助理时练就的口才,洪仁玕对诸将发表了一通演讲,那些在刀头上讨生活的老粗们马上为他的演讲所倾倒,称其为“文曲星下凡”。虽然干王未有军功,但他们秉持中国人对读书人的一贯敬重之情,服膺干王之才。他演讲的内容我们无人知晓,只能通过其《资政新篇》来窥探其理想。在这份给洪秀全和诸王们的文献中,第一次有中国人明确提出引进与效法西方文明,建立一个全新中国的梦想。其中包括轮船、矿山、银行、学校、医院、报纸以及他自己都从未见过的铁路等后世中国人梦寐以求之物。在洪仁玕眼中,西方科技乃“堂堂正正之技”,与当时士大夫污为“奇淫巧技”大相径庭。和后来的洋务运动追求由国家来控制经济命脉和新技术不同,洪仁玕是一位经济上的自由派。在他心目中,无论大型的工、矿、银行还是巨细商贸,全都天经地义地系人民私有之产业;所有的自然资源和社会资源都是“上帝所赐”、万民有权共沾其利,任何势力皆无权独占,政府要做的是为民间资本提供舞台和便利,至少不成为其累赘。

洪仁玕的思想即便放在今天仍可振聋发聩,或者说他的梦想在百年之后仍是一个未曾实现的梦想。在关于新闻自由篇幅中,他论述道:先由民间选德高望重之人成立一个委员会,既不受政府管辖,也无参政权力。由该委员会负责颁发、审核与吊销记者执照,凡持执照采访者人身不受侵犯。新闻自由不仅可以为人民提供各种信息,促进商业繁荣与民生便利,政府也可以收获全面的信息,据之审视自己的得失并及时作出调整。

在立法方面,洪仁玕提出法律具有双重特性:即追求公正的永恒性,及因时、因地、因人的常变性。法律由两部份组成:一部份为保证永恒公正的总纲性原则,这些原则不容任何破坏和曲解;另一部份为具体的条款,根据不同时代、地区的人们对总纲的理解而制定,可以在符合程序条件下作出修改。

比数十年后清末民初以来的立宪派更难能可贵的是,他意识到立宪的严肃性,可以想见他必然学习过美国的制宪历史。为确保宪法永恒地公正,因此制宪与立法是一件非常谨慎的工作。“非大量有识饱学之士不可为”,他认为自己既没有能力更没有权力制定一套法律体系,“需日后遍寻中外饱学之士为之”。

(纪念民元宪法的邮票)

在外交上,洪仁玕是第一个打破天朝上国心态,并意识到谋求以平等身份融入国际社会的中国人。并意识到恒久国家利益所在,谋求以平等身份融入国际社会的中国人。他认为国之平等,乃发乎人之尊严。欧美诸国非但不是蛮夷,还是中国应当效学的老师,应当毫不犹豫地与之建立平等的双边关系。英吉利为至强之国,美利坚为至美之国,坚定学习美国、交好英国,是中国应该秉承的长久外交基本策略。对高丽、安南、琉球这些小国同样应当以平等待之,他们因为国势弱小被迫臣服于中国,然以强权压服不过为一姓之虚荣徒增两国之仇恨,遗祸后世子孙。可悲的是,洪仁玕的预言,今日正在变成现实,在中国周边是一圈充满敌意的国家,已经找不到一个友邻。

洪仁玕的思想远远领先于他的时代,他太过于孤独,在四亿人中他找不到哪怕一个知音(虽然容闳更胜于他)。更可悲的是,他选择了依附于一股邪恶势力,身处其中,他已经与之命运与共,他必将被身边的黑暗吞没,一个人的力量何其渺茫。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