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若望:两极分化之我见

Share on Google+

——与邓小平同志商榷

《特区工人报》九月三日“宽松论坛”上发表的《可以和胡耀邦同志商榷吗?》一文,从立论上提出了普通百姓能不能与国家领导人。人开展公开公升对话的问题,我认为其中,公回答当然应该是肯定的。

这里,我想就小平同志与美国记者华莱士的谈话提出一点商榷。;;小平同志的谈话显示了他思维的高度敏捷性,令人佩服也令人高兴。他谈到的、中国国内情况,就宏观而论都是正确的,但具体到一点,却似乎有失偏颇。比如他讲的两极分化问题。,他说:“我们的政策是允许一部分人先好起来,目的是更快地实现共同致富。正因为社会主义的最终要达到共同致富,所以我们的另一个原则走是我们的政策不致于导致两极分化,就是说,不会导致富的越富,贫的越贫。坦率地说,我们不会导致产生新的资产阶级,百万富翁很难在我们社会主义制度下产生。”

对于我国坚持走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不会产生新的资产阶级,我们是深信不疑的。不过我认为他所说“不致于导致两极分化”的说法,实有深入研究之必要,这里我将自己的“异议”,写出来,希望能引起学术界的探讨。

。所谓“两极分化”,包含有两层意思,一种是阶级剥削形成的富的越富、穷的越穷;一种是因各人劳动创造了不同的价值产生差异,创造劳动价值特别多的和少慢差的,他们的报酬势必有高和特别高的,也有收入低微的;管理企事业成绩突出的和不善经营瞎指挥的,前者兴旺发达,财源茂盛,后者获利很少甚至亏损导致破产,这样的悬珠显示了有赏有罚,在经济收入上也一定会出现富的越富,穷的越穷的两极分化。照我国的现实情况悄。况来看,由剥削制度引起的两极分化已失去时效;大量的是多劳多得、:少劳少得、,不劳不得,以及奖优和汰劣的穷与富的差别,如果说这也是两极分化,那是一种合理的先进的分配制度,这种分配制度目前还未真正实施,有待通过经济改革全面地贯彻它。

在社会主义社会里,现在和未来,。这后两种的两极分化将长期存在(至少在社会主义阶段是如此,至于到达共产主义时代:,还有没有生活待遇的差异,尚处于“假设”‘’的命题……)随着:商品生产的大发展,欠大锅饭的被废除,小平同志所说的“一部分队人先好起来”。,,相形之下另一部分人跌下去,好起来的则富者越富,跌下去的则“穷者越穷”,是必然的趋势,也是自龊自由。竞争合理的结局……如果不让“分化”,没有“两极”,只有实:行平均主义两头填平补齐的办法,这种这利‘办法我们过去进行了近三十年的实践,大家过的却是“穷的共产主义”的生活,正如小平同志对华莱士所说的:“关于共产主义,’文化大革命‘中有一种观念,宁要穷的共产主义,不不要富的资本主义。我在尸一九七四年、。一九七五年重新回到中央吋就批驳了他们这种观点。”可见平均主义的穷的共产主义或称穷的社会主义都是不可取的,是应予批驳的旧观念。从目前的经济管理来说,是两极分化得不够,处处还保留平均主义的痕迹,因此生产积极性调动不起来。既然,平均主义地消除了两极分化,它所产生的:社会效果并不妙,而且大大的阻滞了生产力的发展,那么,。我们在进行经济改革中,不必害怕导致两极分化,如果一再强调不能两极分化,正好给冲击经济改革的、怀念平均毒’义主义的人士提供了富有权成性的支持,使他们有。恃无恐地去削平冒尖失的先富起来的人。在当前的农村中。,就由于不分阶段地理解了“共同富裕”,八四年至八五年,在某些省市,刮起了一股类似“共产风”那样的侵犯万元户权益的歪风,使乡镇个体承包户和专业户不敢再发友展自己的事业,究其原因,一个是思想里存在着盲目的“恐资病”,另一个原因就是因为把共产主义的理想当作现实的政策。如今我们再具体地提出“百万富翁很难在我们社会主义制度下产生”,那就等于对先富起来的人规定了一个有限度的数字指标。依我主之见,偌大一个中国,当经济改革得以顺利完成之日,涌现三千五千个百万富翁也不算多,出现拥有几百万。财富的巨富理应表示欢迎。有朝一日,我国真的产生了这么多的巨富,这些人仍然不能称作资产阶级,因为他们是在社会主义社会中滋长的先富起来的佼佼者,与马克思所规范的“资本家”的原来的概念不符合。如果事先定出了一个数字限额,今后物价合会上涨这个因素不计在内,先富起来的发财、发到接近百万之数,就只有洗手不干,停止发展之山一途,而上边就得千方百计:冬去榨干榨千他,割他的尾巴,为了不让他做百万富翁。这样,就不能做到列小平同志,勺自己所说的:“社会主义的主要任务是发展生产力,使人民生活一天天好起来,社会物质财富不断增长”。

过去几十年中,我党不断发动政治运动,目标一直是批资产阶级,那时我们批倒例批臭资产阶级的理论,少不了总要讲到资本主义的丑恶和腐朽,有贫者愈贫,富者愈富的两极分化,还有大鱼吃小豆鱼的残忍和吞并之类。其实,资本主义世界一直被两极分化的劳资对立所困扰,在最近二十年中已采取了一系列的步骤进行自我完善和自我调整,调整的措施在美、日,法、西德和北欧诸国已初见成效……在以上诸国,马克思所说的劳工的绝对贫困现象已趋缓和甚至消失,在“贫困线”下的失业工人,。国家则设有相当于本人工资百。分之六十至七十的救济补助。虽则相对贫困还是存在,但已不是当年我们批倒批臭资本主义时所说的两极分化了,。据瑞士的著名经济学家林德博士说:“资本掌握在少数人手里,对多数人进行剥削的时代,早巳成为历史,现在在西方人人都可以买而且买得起股票。马克思设想把资产者无产化,变为自食其力的劳动者。而西方社会却把:无产者资产化了,出现了一个为数众多的中产阶级,这部分人在瑞士少说也占人口总数的百分之八十以上”(引自1986年9月8日《世界经济导报》)。据我所知,瑞典的无产者资产化的现象也很普遍,工人里大约有百分之六十以上成为中产阶级。

由此可见,在第二次大战后,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所谓“两极分化”的观念,也应更新了。既然资本主义国家经过自我调整。,已经做到消除和淡化两极分化的现象,那么,我国经过经济改革,又是社会主义制度,就更有信心更有把握避免,旧观念所理解的两极分化,大可不必为此而忧心忡忡。

本人不揣冒昧,直率陈词,未知是否得当。

《特区工人报》1986年11月5日

文章来源:王若望纪念馆

阅读次数:1,191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