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庆全:关于是否重提“思想改造”口号的一封信

Share on Google+

——夜读偶识之十一

八十年代 2019-11-17

徐按:

一、这封信收录在《文艺通报选编 1981-985》一书中(文化艺术出版社1986年版)。题为《中央领导同志关于是否重提“思想改造”口号的一封信(节录)》。《文艺通报》是中共中央宣传部文艺局编印的内部资料。由于“发放范围小,不少同志未能读到”,才在时过境迁后的1986年汇集成书。

二、这位“中央领导同志”是谁?查阅有关文献,1983年出版的《知识分子问题文献选编》,收录了一篇署名胡耀邦的文章《谈思想解放和“思想改造”》,与此内容相同。该文题注并说:“这是胡耀邦同志给一位诗人的回信的节录”。这封信是胡耀邦写的。

三、这位“诗人”是谁?,也可以找到。《臧克家全集》第11卷中,有一封《致耀邦》的信(1981年11月2日)。信中说:

我还想谈谈思想解放和思想改造的问题。我个人认为这二者有同一性。但现在一般同志只愿意听思想解放,不愿意听思想改造。是否在强调思想解放的同时,也强调一下思想改造?

我觉得思想解放,应该以四个坚持为前提,好似跑马,要顺着跑道,不然就乱了。解放思想,就是从“四人帮”的框框里,从一些旧的框框里把思想解放出来,使它合于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合于四个现代化的要求并为它服务。如果不进行思想改造,是达不到这个要求的。如果那样,不讲改造,只讲解放,那么,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无政府主义、自由化……种种非无产阶级思想就会泛滥起来,因此,我想,思想解放里就包括思想改造在内,这二者有同一性。我这个想法不知对不对,就请您指教。握手!

四、在历史上,“思想改造”这个口号是专门针对知识分子的。从1951年“知识分子思想改造”运动开始,历经1957年反右派运动,再到文革浩劫,“思想改造”是绝大多数知识分子的梦魇——臧克家也许是个例外。1978年思想解放的潮流开启后,“思想改造”这个词也逐渐被摒弃。

五、从两人往来信看,臧克家主张思想要解放,但对知识分子的思想改造要继续。胡耀邦用“按理说,这是很对的”一语,在表示对臧的尊重同时,话题转到“着眼于整个民族思想境界的改造和提高”上来。顾左右而言他,也是一种高超的说话艺术。

六、但是,胡耀邦又表达了明确的反对意见:对知识分子和党外朋友,中央不会再提“思想改造”这个口号了。如果要进行“思想改造”,改造的对象也不是知识分子和党外朋友,而是“我们许多革命者首先是一些领导者”,他们是“思想僵化”的一批人,“僵化到似乎整个人类的命运都要服从我的设想、愿望和意志,那就是极端的唯我主义了”。从这个角度,话题又落到“思想解放和思想改造又是相通”上,韵味十足,细细咂摸才能领会。

《中央领导同志关于是否重提“思想改造”口号的一封信(节录)》:

你主张强调思想解放的同时,也要强调思想改造。按理说,这是很对的。这几年来,中央反反复复要求全党大力恢复和发扬党的优良传统和作风,要求知识界的同志防止和克服资产阶级自由化和极端个人主义的倾向,要求各阶层、各民族在四项原则基础上增强团结,以极大的精力致力于社会主义民主和法制的改革和完善,致力于社会道德风尚的提高,这些都是着眼于整个民族思想境界的改造和提高。

但中央没有重提思想改造这个口号,更不准备专向党外朋友和知识界同志重新恢复这个口号。这是因为(一)由于我们工作中的失误,这个口号在实践中产生了许多弊端,多数人对这个口号很反感;(二)在当前的条件下,重提这个口号,很容易造成一部分人歧视、批判和排斥另一部分人的错误作法。这种考虑我认为是正确的。

但这并不是说,我们马克思主义者可以任意放弃对人们进行思想改造的原则立场。毛泽东同志一生传播的一条马克思主义的颠扑不破的真理,我们也要毕生地坚持下去,这就是:革命,不但要改造整个社会,而且要改造全人类;人们在改造客观世界的同时,必须改造自己的主观世界。

现在的问题是:我们许多革命者首先是一些领导者缺乏这种自我改造的自觉性。明明是自己的主观世界同客观世界相脱离,自己的设想、主张、意见、著作同革命实践,同人民群众的要求、愿望、意志不合拍,甚至相抵触,而不愿意改正;明明是情况变化了,历史前进了,却仍然停留在过去,坚持过去的主张、作法和经验。这就是我们党中央所说的思想僵化。僵化到似乎整个人类的命运都要服从我的设想、愿望和意志,那就是极端的唯我主义了。从这个角度来说,思想解放和思想改造又是相通的。

我一直感到,这些年来,我们深入浅出地谈思想立场,思想认识,思想方法,思想作风(其实这是同一个大范畴的东西)的好文章太少。许多哲学论文读起来使人感到同现时的人们的思想实际没有什么关系。

阅读次数:1,137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