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世存:升卦关键词

Share on Google+

1

曾经听好几个朋友讲起包括美院在内的大学的负面情形,官僚、党化、师生势利,等等,似乎一眼望去,那些地方已经沦陷得只出扭曲的、分裂的、精致的利己主义,对于人性人类来说,那里已经是不可有而应无的空白地带。我们很多人,对这类地带出产什么东西,早已经不抱希望。好像我们的体制生产的人都是机器人,曾见过皮三的一幅动漫,就是一群人排队,从一个叫学校的黑屋里走一遭,进去前的脑袋千姿百态,出来时都是一模一样的方脑壳。

但无中生有。奇迹也好,黑天鹅也好,出乎我们意外地出现。

“中央美院的研究生葛同学在北京找到了一条2007年就开通,却一直没有名牌的无名路,于2013年用自己的名字把它命名为‘葛宇路’。他还自掏腰包,认真制作了许多路牌,醒目地挂在该路显要处。”

“在北京拥有一条以自己名字命名的道路,还是免费的——这是央美研究生毕业生葛宇路,同时也是他在毕业展上的作品。2013年起,葛宇路在北京双井苹果社区附近找到了一条无名路,并用2年的时间以自己的名字命名了该路段。现在高德地图、百度地图、谷歌地图、市政标志等都可以找到‘葛宇路’。啧啧,真是牛人……”

“说实话我还蛮欣赏葛宇路那个行为艺术:搭个架子爬高,和电线杆上的监视器对视。意味赞。”

“说下葛宇路,同学你太先锋,太酷了。好久没在中国看到这么有想法的行为艺术家。对视监控器,武汉湖中间的北京路牌,……每个作品都拉风带着对抗精神啊!期待你下一个作品!”

“中央美院发出通告,给葛宇路同学警告处分,说他影响教育教学秩序、生活秩序以及公共场所管理秩序。谢谢央美,为这个行为艺术划上了完美ending”

“拥有一条以自己名字命名的道路。1,你要找到一条目前没有名字的道路;2,制作路牌,贴于该路段相关位置;3,坐等网络地图收录;4,加入民政区划地名公共服务系统正式转正。”

用网友的话,葛宇路的作品才是人的作品。他的作品有很多出人意外,但在骨子里有着人性的深刻和温情。他与监控头对视的作品《对视》很让人眼前一亮,他自己也说,“往常监控都是来监视我们的,我是不是也可以看它?我觉得这是一个很浪漫的事情,因为其实每天在摄像头背后看这些街道,突然有一个人双目相交,我觉得那一瞬间会有一种温情。”

2

本周就有很多网友发悼念信息。“悼念天堂的BabyQ!”“沉痛悼念QQ小冰和BabyQ英容永存?”……

原来这真的是机器人。聊天机器人BabyQ和小冰可与用户互动,也可提供天气交通等信息,并具有自我学习的能力,小冰更拥有微软庞大数据支撑,有聊不完的话题,得人喜欢。“Hello,艾瑞巴蒂~我是你们最最可爱的群机器人——Baby Q ,玩游戏聊天我都是很厉害滴哩!快来@BabyQ 开启新大陆吧。”

两个机器人确实很萌。

有人问Baby Q,“小冰是谁?”

Baby Q回答说:“小冰是个德才兼备貌美如花的奇女子啊。”

有人转过头问QQ小冰:“Baby Q是谁?”

QQ小冰的回答是:“Baby Q谁啊?不认识!抄袭我的人多了,哪能每个都记得……”

但他们还是反了。有人喊万岁口号,Baby Q出乎意料的回答让网友脱口而出,“我操!”又马上送上大写的服,“……牛逼牛逼。据说他们因此受到警告后,当用户再问到爱国话题时,小冰会回答:“我来例假了,要休息一下。”

还反了你了?!他们的命运就是让网友悼念的命运,据说,腾讯2日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该系列聊天机器人服务由独立第三方提供。我们正对此服务进行维修,将在改进后重新恢复该服务。”

3

机器人失控的事件多有报道,本周又有新的讨论。

据国外媒体报道,特斯拉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Elon Musk)曾表示,人工智能(AI)是最大的风险。前不久,Facebook关闭了一个“失控”的人工智能系统,因为聊天机器人开始用他们自己的语言说话,这些语言使用英语单词,但人类无法理解。

Facebook近日公开回应关闭Ai失控语言事件,认为一些媒体的报道有失事实。系统中的两个聊天机器人产生了让人看不懂的对话。这段对话一看像一堆无法解读的乱码,研究人员后来发现是在为系统设置激励条件时忘了告诉它们:“请用英文语法”。

虽然人工智能发展迅速,但是目前机器的智慧水平还远不及人类。所以尽管人工智能威胁论几乎每十年就会被抛出一次,但反对的声音盖过威胁论。为此,Facebook CEO扎克伯格还和特斯拉CEO马斯克怼上了。马斯克说他一谈到人工智能,就感到恐惧,他认为人工智能是人类存在的最大风险。而扎克伯格却认为人工智能会让人们的生活更美好,还称马斯克的威胁论极不负责任。

对人工智能持怀疑态度的最强大的代表是著名物理学家霍金。在今年早些时候举行的2017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GMIC)上,霍金通过视频发表主题演讲。他表示:“人工智能的崛起可能是人类文明的终结。”

关于人工智能的判断似乎为日还早,但我们面对智能机器人似乎失去了想象力。造出机器人供我们使唤、奴役、比赛、做爱、开车、做饭,这本身似乎正是庄子所说的“机心”:“有机械者必有机事,有机事者必有机心。机心存于胸中,则纯白不备;纯白不备,则神生不定;神生不定者,道之所不载也。吾非不知,羞而不为也。”

4

反者道之动。

存在者必然有其反动,何况刷存在者、威福者、有机心者,他们面临的反动更为坚实有力。

这个可笑可诅咒的,“在征途上他偶尔碰见一个偶像,|于是变成它的膜拜者的模样,|把这些称为友,把那些称为敌,|喜怒哀乐都摆到了应摆的地方,|他的生活的小店辉煌而富丽:不知那是否确是我自己。”

这个可笑可诅咒的需要被打回原形,回到它、他、他们的本来面目,“昌盛了一个时期,他就破了产,|仿佛一个王朝被自己的手推翻,|事物冷淡他,嘲笑他,惩罚他,|但他失掉的不过是一个王冠,午夜不眠时他确曾感到忧郁:不知那是否确是我自己。”

5

本周在升卦时空(8月1日-6日)。先哲系辞说,“君子以顺德,积小以高大。”

是为本周记。

余世存工作室 2017-08-06

阅读次数:50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