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君毅:抗战之十大意义:由抗战而引起整个民族精神的自觉

Share on Google+

中国现在实际上已走入长期抗战的过程中,抗战已成不容己的客观形势。但是我们要抗战的力量能够加强,决不中途妥协,须人人均能直接间接参与抗战工作,须人人均能认识此次抗战的意义。但是此次抗战的意义,是多方面的,我们应当从多方面去作综合的观察,始能使人对于此次抗战有具体的认识,而增进其参加抗战的决心。

关于此次抗战多方面的意义有好些比较显著的,早经人论列,但有些方面尚未为人所注意。本文的目的,就在将此次抗战多方面的意义,用较扼要的话条列出来。其次序乃由较显著的到较隐微的。

一、从“九一八事变”而《上海协定》,而《塘沽协定》,而《何梅协定》,而《冀东防共协定》,中国节节退让屈服,“芦沟桥事变”起后,日军进攻平津,谋夺华北,欲再屈服而不能再屈服,则由华北而华中而华南,只有亡国灭种之一途,现在中国已经忍无可忍,所以不能不抗战以求民族之生存,这是此次抗战之第一重意义。

二、日本军阀之所以侵华,一方面是制俄,侵华制俄的目的在完成其东亚帝国之迷梦,此与意大利慕沙里尼之谋重建罗马帝国,德意志希特勒之谋恢复大日耳曼帝国,同属世界和平之公敌。

而日、德、意三国相互间之协定,逐渐形成坚固之法西斯蒂国家之壁垒,与之对待者为英、美、法、俄之比较民主的国家,中国是重和平的国家,所以中国必须站在反法西斯蒂国家的阵线,直接抵抗暴日之侵略,间接即是为世界和平而战,为人类正义而战。

三、中国数十年来不断的内争,军阀政府时代不必说,国民政府以来,讨唐、讨冯、讨阎、讨桂、讨陈,直到最近过去的地方与中央的矛盾,国民党与共产党的对立,国民党内部各派的纷争,仍处处有引起内战的危机。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不去御外侮,兄弟依然阋于墙。安内所以攘外,不共同攘外,内终不得安,力量不外用便要内用耳。这是中国目前的情势。

自政府决心抗日以来,各党、各派、各地方的军队,均统一于中央政府之下,这—方面自然是大家能化除意见,中央政府态度变宽大之故,但同时即是抗日的效果。抗战以来中国人力财力的损失诚然很大,但是不抗战而任内战之继续,人力财力之损失其数目亦未必小。

四、中国社会近数十年在一剧变之过程中,此一剧变之过程中,—方为旧有农村本位社会之崩溃,一方为资本主义社会逐渐取而代之。但中国决不可走上资本主义社会之路。而在未来理想社会中,旧有之农村本位之社会,虽当加以改造,然根本上仍须保存梁漱溟先生之乡村建设运动,即为由现在社会以达未来理想社会之阶梯。

但以中国近年实际上因工商业已相当发达之故,中国社会文化之中心仍在都市,此实为乡村建设运动不易发展之阻碍。但长期抗战的结果,工业必向内地发展,都市被破坏,社会中心自然逐渐移至乡村。于乡村建设运动之推行,实一极大之帮助。

五、中国始终是农业国家,但要成为现代的国家必须引发工业。关于如何引发工业的问题,是中国经济上近来的一个大问题。但是我们若真能对日作长期抗战,却又间接引发二正业。因抗战战事上之需要,许多重工业非次第举办起来不可,同时内地资源非逐渐开发不可。所以此次抗战同时是使农业之国的中国达到工业化的阶段。

六、中国社会最大之弱点,是缺乏组织,所以社会的力量不能达到政府,人民不能监督政府,因而整个国家不能成一有机体,这是大家所感觉到的。此次抗战要持久,必需组织民众,组织民众直接增强抗战的力量,间接即使社会的组织严密起来,使社会的力量能达到政府,人民能监督政府。

以上六层意思,第—层从中国当前的情势上说,第二层是从国际情势上说,第三层是从抗战使国内军事政治统—上说,第四、五层从抗战使中国社会中心从城市转移到乡村方面说,第六层是从抗战使中国社会组织严密上说,这都比较显而易明,所以我皆不多解释。但是此次抗战还有几种更深的意义,却不能不稍加多解释几句。

七、中国近数年来的社会虽表现不少的生机,但以政府含垢忍辱,一般人随之而生苟且偷安之心,反更习于奢靡邪侈,一切都浮在外面,内部生活日益空虚。此种道德上之危机,有心人虽感触痛切,而以势之所趋,终无可奈何。人类放肆于物欲时,最好的治疗就是吃苦。吃苦就是阻塞向外驰求的路,使精神往内敛,而认识其道德的自我。

就我个人说,我常苦于病,但每次病后总觉心灵上有所开辟,而内部生活—时觉充实许多。此次抗战是一个整个民族的吃苦,从前一切比较可以优游自在的上层社会阶级,以抗战之持久,终于要与一般下层民众同样的吃苦。这实是使中国社会风气由浮靡而着实的关键。

八、从一方面说此次抗战可以洗刷国人浮靡之习,从另外一方面说,此次抗战又能引发中国民族潜伏的力量,而所谓潜伏的力量,乃指中国民族精神中潜伏的力量。原来中国民族表面看来是性质极和柔的,但是这种和柔的性质,从其优良的质素看,乃是一种韧的柔,就是说柔里含刚。当这柔中的刚未显出时,其表现便是深厚的忍耐力,这从中国农民之坚实耐劳最看得出来。

然而这种质素却普遍于中国民族的血液中(关于此点在中国人本身或许还不很注意,而在西方人则公认这是中国民族特具的优良的性质。罗素《中国问题》、凯塞琳之《哲学家旅行日记》言之尤切)。但是唯因中国民族这种韧性的柔,只是表现为忍耐力之故,所以中国民族不觉缺乏积极的创造精神。现在要使中国民族有积极的创造精神,唯有从中国民族忍耐力中认取其中潜伏的刚。把它翻转过来,由潜刚于柔而潜柔于刚。

这就是由老子的至柔而转为孔子的至刚,然而这种转变必须以外缘为引发之资,这种外缘不能只靠思想上的提倡,而必须是一种客观的胁迫,使中国人觉非把其中潜伏的刚健的力量提出来不可,而现在继续抗战便正是这一种客观的胁迫,使中国民族表现其潜伏的刚而为最富于积极创造精神的民族之绝好外缘。

九、由抗战而引发中国民族潜伏的刚健的力量,再进一层说,就是由抗战而引起整个民族精神的自觉。究竟中国特殊的民族精神,就全体说是什么,这是另一个问题,但是中国民族在世界上立国五千年,必有其优良的民族精神则无可疑。在从前中国人只需生活于这种民族精神中。

然而现在却需自觉这种民族精神,而有意识的发扬光大之,因为从前在中国周围的其他民族之文化,均远较我为低,所以不须自觉其民族精神之所在。其他周围之民族以文化较低之故,自然会为我民族精神所陶熔。但是现在与中国接触的其他民族,其文化之在一方面多比我高者。所以若对我民族自己的特殊精神无自觉,则常有羡慕他人而失自己之危。这大约也是近年许多人提倡民族文化的意思。

但是民族精神之必须自觉,唯在一民族感受最大力的侵略而努力反抗时方感得亲切。反抗侵略捍卫民族必须觉得自己民族之可爱,要觉得民族之可爱,便必须反观自己民族有何种优良精神之所在,然后觉自己有保存此优良之民族精神之责任,而肯努力捍卫民族。所以此次长期抗战之结果,必会使许多人回头认识自己民族精神之优良之点,而为发扬民族文化之先声。

十、我们还应当认识中国是世界唯一存在的文明古国。世界只有这一个民族的文化绵延到数千年之久,世界只有这一个民族最早认识人之所以为人。最早认识人类应当相扶持,不应相残杀的道理。而且在实际上是最不肯侵略其他民族的一个最道德的民族。我们这一个民族就其本身所具的客观价值上说,是应当生存于世界,应当继续发扬其文化,绵延于无穷的。

而我们这个民族当前所遇着的侵略者所用的精神武器以训练其人民的,所谓王道、儒教思想、佛教思想,却正是我们这个民族给他的。中国文化中最宝贵的王道、儒教思想、佛教思想,完全被这侵略者残暴的野心所亵渎,这是中国民族所绝对不能忍的。我们为保存中国文化的真实抗战之意义性,绝不能让这卑污的盗窃者以赝乱真。

所以中国现在必须为保存中国文化的真实性而抗战,求中国民族的生存,即所以求真实的中国文化精神之发扬光大。求真实的中国文化之发扬光大,即所以建树世界之和平。中国存在而后世界和平、而后人类存在,这并不是—句浮夸的话。

以上四层意思(第七至第十),第七层自抗战可以挽救人心之浮靡上说,第八层自抗战可以引发中国民族潜伏的刚健之上说,第九层自抗战可以使我们对于自己的民族精神有明显的自觉方面说,第十层自抗战所以继续发扬中国文化于未来方面说。

总而言之,都是就道德文化上说此次抗战的意义。至于中国民族精神是什么,未来中国文化如何继续发扬,则本不在此文之列。我不过约略指出抗战的道德文化意义而已。

总观以上抗战之十种意义,可知此次抗战之重要性绝不在一方面,同时我们要完成这十种意义,必须自各方面努力。至于关于完成这十种意义的实际工作如何做法,则问题自极多,唯赖有志之士之共同研究尔。

一九三七年十一月十五日

作者简介

唐君毅(1909年1月17日—1978年2月2日),四川宜宾人。中国现代著名思想家、哲学家、教育家,当代新儒家的主要代表。综观其一生,无论立身处世,为学为人,或是他的道德意识、民族意识、历史意识等都全部凝结在他深厚的文化意识中而昭显于外。因此,牟宗三先生盛赞他是“文化意识宇宙的巨人”。

阅读次数:37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