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部新的伯罗奔尼撒战争史,
主要满足21世纪读者的需求,
关于本书,作者唐纳德•卡根这么说:

前5世纪的后30年中,雅典帝国与斯巴达联盟进行了一场可怕而残酷的战争,永远地改变了希腊世界及其文明。就在这场战争爆发的仅仅50年前,希腊人在斯巴达和雅典的领导下,同仇敌忾,打退了强大的波斯帝国的进攻,将波斯的陆海军逐出欧洲,并从波斯手中收复小亚细亚沿海的一些希腊城邦,从而保全了自己的独立。

这场令世人震惊的胜利在希腊开启了一个发展、繁荣和自信的骄傲年代。雅典强盛起来,人口增多,建立了一个殖民帝国,获得了财富和荣耀。雅典年轻的民主制逐渐成熟,哪怕是最低微的公民也能参与政治,获取机遇和政治权力。雅典新颖的民主政体继续在其他希腊城邦生根发芽。同时,这也是一个超乎寻常的文化繁荣的黄金时代,其独创性和丰富程度在人类历史上或许无与伦比。

从前5世纪希腊人的视角来看,伯罗奔尼撒战争的确是一场世界大战,对人类生命和财产造成了极大损失,激化了派系斗争和阶级矛盾,使希腊各城邦内部四分五裂,各城邦之间的关系也变得极不稳定,最终削弱了它们抵御外敌的能力。战争还逆转了希腊政治向民主制发展的趋势。雅典如日中天、春风得意的时候,它的民主政体对其他城邦有着磁铁一般的吸引力,但雅典的失败对希腊的政治发展来说具有决定性影响,将希腊推向了寡头统治的方向。

伯罗奔尼撒战争的残暴也是史无前例的,一度管束着希腊战争行为的粗糙法则遭到悍然违背,文明与野蛮之间脆弱的分界线被突破了。

随着暴力冲突的扩散,作为文明生活基础的习惯、体制、信仰和约束都土崩瓦解。

尽管伯罗奔尼撒战争在2400年前就宣告结束,但它仍然令后世每一个时代的读者心醉神迷。曾有作家用伯罗奔尼撒战争来解释第一次世界大战,最常见的做法是用它来解释一战的起因。但在冷战时期,伯罗奔尼撒战争作为一种分析工具,产生了较大的影响。冷战主宰了20世纪的下半叶,并且像伯罗奔尼撒战争一样,将世界分裂为两大阵营,每个阵营都有自己的强大领袖。将帅、外交官、政治家和学者都曾将伯罗奔尼撒战争的起因与北约和华约之间的竞争做比照。

“罗辑思维”这么解读:

今天给大家讲述的是一场战争。

这是一场穿越了2000年的战争。从它在公元前431年爆发,一直到今天,2400多年里它被人们一遍遍反复研究。神奇的是,它的价值却历久而弥新。

它被认为是西方政治史和战争史上的重大里程碑。

它是读懂民主、读懂西方文明、读懂国际关系、读懂大国崛起的一门必修课。

中国人对它非常陌生,但我相信,现在是时候认真思考它了。

在大国崛起之路上,从盛世走向反面到底有多远?

古雅典在伯罗奔尼撒战争中留给了人类许多的惨痛教训。

西方文明的第一个转折点

在那场希波战争中,希腊人在斯巴达和雅典两个城邦的领导下,击退了强大的波斯帝国的入侵,取得了至今仍被传颂的史诗般的胜利。

但仅仅50年之后,国力如日中天的斯巴达和雅典就陷入了伯罗奔尼撒战争的内战火海。

战争持续了30年,希腊上千个城邦卷入战争,最终雅典被攻陷,而胜利者斯巴达国力也大大削弱。

又过了30年,两国被小国马其顿轻松征服。

可以说,伯罗奔尼撒战争是整个西方文明的第一个大拐点,从此辉煌的古希腊文明从最高潮直坠向衰败的深渊。

民主一定是个好东西?

雅典与斯巴达为什么会陷入这场两败俱伤的战争?

斯巴达是希腊世界最古老的强权,它以寡头宪政的政体和强悍的军事体制著称。

而雅典则是实行全民民主的新兴力量。希波战争之后,雅典进入全盛,建立起了自己殖民帝国,挑战斯巴达的霸权。

雅典的崛起让斯巴达警觉。希腊形成了两个强权对峙的局面。

最终两个边缘小城邦的擦枪走火,引燃了整个希腊文明的“世界大战”。

这是一场民主与寡头的制度对决,而民主的表演丑陋不堪。

是民主的雅典,而非好战的斯巴达点燃了战火。

雅典温和派的领导人被斥责为绥靖,在群情激奋的“爱国”公民们的要挟下开启战端。

是民主的雅典破坏停战,让战火重燃。

第一阶段的战争以双方达成和平协议告终。但雅典公民在投机政客的煽动下,仇恨蔓延,最终公民大会投票撕毁协议,重燃战火。

公民大会翻脸无情,自损战力

在第二阶段战争刚刚开始的时候,雅典的公民大会就在后方缺席审判主战派领袖亵渎神灵,造成后者临阵反叛到斯巴达,最终雅典的全部精锐部队一战被全歼。

关键时刻,民主让雅典自杀

在战争末期,雅典曾经取得海上的大胜,斯巴达已经准备求和。但公民大会竟然一次判决海军全部8名主将死刑。雅典随即被斯巴达攻陷,战争结束。

民主真的一定是个好东西吗?

伯罗奔尼撒让整个西方文明反思了2000年。

苏格拉底说,民主就是用修辞来煽动暴民,所以决不能把国家交给民众。

此后西方政治家花心思最多的就是,如何限制群氓与暴民的民主,不让雅典的悲剧重演。

于是,伯罗奔尼撒战争成为了整个西方政治思想最重要的源头之一。

从盛世到毁灭有多远?

到底是谁把雅典和希腊文明从盛世拖进了毁灭的漩涡?

在我看来有三股力量。

1被群氓绑架

乌合之众的民主,是比寡头和独裁统治更糟糕的制度。民主,也会成为灾难的源头。

2被仇恨绑架

整个伯罗奔尼撒战争期间,雅典陷入了非理性的仇恨。用仇恨煽动民意成为了投机政客最有效的夺权工具,而沸腾的仇恨让战火根本无法止息。

大屠杀蔓延希腊,战俘被抛进大海,城市被踏平,男人被杀戮,女人和孩子被卖为奴隶。报复与再报复,成为走不出的死循环。

3被意识形态绑架

雅典与斯巴达都在为各自的社会制度而战。他们在被征服的城邦建立自己的制度,民主派与寡头派互相屠杀。不仅仅希腊的城邦被撕裂成两个阵营,城邦内部社会也被意识形态撕裂。

最终,灿烂的希腊文明在30年中土崩瓦解。

我们为什么要理解这场战争?

2000年来,人们谈论着伯罗奔尼撒战争。

有人看到的是权力的争夺,有人看到的是民主的缺陷;有人说第一次世界大战是它的重现,有人说它是冷战的预演;有人看到的是弱国的无奈,更多人关注的是大国崛起中的危险。

它的内涵实在是太过丰满了。

而我愿意把这样一本记录伯罗奔尼撒战争的著作,献给今天的中国人:

如果你一提“民主”就激动,那么请你摆脱概念的捆绑,别轻信“公知”的煽动,请记住群氓的民主是更大的灾难;

如果你一提“日本”就愤怒,那么请你懂得仇恨的代价,别成为愚昧的暴民,你每一次不负责任的发泄,都在增加我们民族的风险;

如果你一提“美国”就恨恨不平,那么请你走出意识形态的陷阱,别成为丑陋“左派”们的帮凶,和平永远来自于最平实的贸易和无障碍的交流。

切记,群氓、仇恨和被绑定的意识形态,这是从盛世一步跨越到灾难的三大元凶。

阳光下的世界没有新鲜事,历史只是在一次次重演。回望雅典,是为了祝福我们的中国。(文/陆大鹏Hans)

作者简介
作者唐纳德•卡根(Donald Kagan)(1932- ),美国著名历史学家,耶鲁大学古典学与历史学斯特林教席荣誉退休教授,古希腊历史研究的权威学者,1958年获得俄亥俄州立大学博士学位,2002年获颁美国国家人文奖章,2005年当选为该年度杰弗逊人文大师,著有《雅典帝国的灭亡》(1987)、《沉睡中的美国》(2000)、《西方的遗产》(2000)、《伯罗奔尼撒战争的爆发》(2003)等,最新一部作品《修昔底德》由维京出版社推出。

译者简介
陆大鹏,英德译者,南京大学英美文学硕士。代表译作“地中海史诗三部曲”《阿拉伯的劳伦斯》《金雀花王朝》等。

国家人文历史 2016-05-19

By editor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