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小戎:命断中华(二)

Share on Google+

华尔的志向随着他的身死渐渐远去。他涉入中国内乱的目的究竟何在?一个仅仅为了发财和出人头地,可以为任何人卖命的雇佣兵头子?为冒险而冒险的天生亡命之徒?或者有更大的野心,比如征服这个国家成为总统或皇帝?他在临终前曾给美国驻清公使蒲安臣写过一封情真意切的信,为了支持林肯总统的废奴事业,向联邦政府捐献一万两白银。在这位历经无数生死,尝尽人世悲欢寒暖浪子的内心深处,似乎还潜藏着一份赤子的单纯。

在陌生政治环境和文化背景里为他人提供彼之所需,华尔熟于此道并擅长隐藏自己。雇佣兵没有自己的根基,必须在当地环境中钻营寻找自己的利益所在,他留下的军队需要有人接手,李鸿章本想解散这支军队以免后患无穷,又担心他们流入太平军只好继续保留。于是华尔麾下的队长白齐文被提拔为常胜军第二任管带。白齐文比华尔小五岁,也是雇佣兵出身,军事才能并不亚于华尔,他象华尔一样遍体鳞伤,受伤痛疼的时候喜欢找别人撒气,却没有华尔圆滑老到的政客头脑。他脾气火爆,率性妄为。就象中国式的江湖好汉讲义气一样,白齐文"仗义疏财",钱财随手而尽毫无贪恋,凡得到什么好东西必与人共享,绝不能容忍兄弟们受委屈和亏待;而且和华尔不同,他亲自参加战斗,冲锋陷阵勇猛异常;华尔遇上麻烦被捕或者逃亡的时候他收拾这支队伍使之不至散伙,并积极设法营救自己的首领。为此,白齐文在常胜军中人缘极好受到拥戴。

( 白齐文)

诚如后来接手常胜军的英国人戈登所言:"他的影响力仅限于一个很狭窄的阶层。"白齐文和中国官场关系很差,我行我素,脑子根本没有要与中国人拉关系一类的概念。

李鸿章很快发现白齐文不仅难以控制,而且还在常胜军中培植党羽,各级中国官员也纷纷报怨白齐文不象华尔那样容易相处。更要命的是,白齐文和杨坊的关系也很差,杨坊是将常胜军与中国官员们连接起来的关键,白齐文完全没有经营这些关系的概念,注定失败。李鸿章准备找一位正式的英国军官代替白齐文。有英国公使和领事做担保的正式军官,比来历不明,目的可疑的雇佣兵更令人放心。他命令常胜军移师南京协助攻城,并着杨坊停发常胜军的饷钱,白齐文向杨坊索饷多次,被杨坊以手头短缺推诿。

常胜军果然如李鸿章所料,以欠饷为由,拒绝西征南京。白齐文岂知李鸿章的把戏,更不可能领悟到中国官场上复杂的利益纠葛和权术诡计。他只知道杨坊明明有钱却和自己耍花枪,于是率领数十好汉携带滑膛枪潜回上海。一伙人闯入杨坊的豪宅,赏了这个钱庄老板一顿暴揍,枪弹拳脚交加之下,杨坊大口吐血,脸上身上多个冒血窟隆。一伙人从杨坊家中搜出四万大洋,扬长而去。他们对杨坊面子的摧残远胜于肉体,对中国人来说,失去面子的灭顶之灾简直生不如死。遭此重创后,这位白手起家闯荡上海滩的暴发户又苦熬了几年死了。

李鸿章闻讯立刻革了白齐文的职。白齐文不服,到北京去找美国公使蒲安臣为自己"主持公道",让蒲安臣和英国公使布鲁斯找北京朝廷说项,要求复职。当时布鲁斯还不愿派遣英国军官大摇大摆涉入中国内战,仍支持由已经"归化"清国的白齐文来统领常胜军。虽然有英、美公使支持,但北京朝廷仍站在李鸿章一边。谋求复职无果,白齐文返回上海一不做二不休,召集了数十名对清政府早已十分不满的旧部,他们偷走了常胜军的炮舰高桥号,开到苏州投奔了太平军。

(蒲安臣后来成为中国第一位外交官,代表中国政府与美国政府签订著名的《浦安臣条约》,为中国历史上首份对等条约,中美相互给予最惠国民待遇,即中国人在美国享受美国公民的同等待遇,导致数百万华人赴新大陆谋生。1870年,病逝于代表中国政府出访俄国的谈判中。)

其时李秀成正在苏州,闻报洋人驾火轮炮舰来投,大喜过望,立刻将他们接入王府款待。和清朝官吏们相比,太平军将领们的气质与这些雇佣兵较为投缘,白齐文在一封信中写到:"太平天国还有最低限度的革新……叛军官员无一例外的是些勇敢和豪爽的人。"几个月后,白齐文发现在这里同样不快活,太平军头目们整天伙着洋人吃酒,徒醉今朝不思进取,更不交给他们实权。

白齐文向太平军建议:不要再执着于在长江流域与清军拉锯,这一带资源已经枯歇,而清廷控制着通商口岸,拥有稳定的财政来源,持久拉锯下去非出路所在。他建议由自己训练并指挥一支特遣队,不需要过于繁复的后勤支持,便可直捣北京,摧毁清政府的统治中枢,扭转战局。

白齐文的战略颇合正和奇胜之理,姑且放置不论。他的战略遭到冷遇,并非太平军认为其策不可取,而是太平军根本就不把他当一回事,或者太平天国对任何试图进取的行动计划都已失去了兴趣。其时李秀成割据浙省,大有与南京分庭抗礼之势。在痛恨洪秀全亲信平庸无能的洪氏族人之时,他自己也在不知不觉间向着这一趋势衰落。位高权重之后,他只信任"广西一路来的老兄弟"。中国统治者们嫉贤妒能,宁肯亲信平庸,因为无能之辈需要忠于自己方可立足;他们担心大权落入有才能者之手,会威胁到自己的地位。李秀成攻占苏杭锦绣之地,达到自己事业顶峰的同时,也开始步洪秀全等一系列先辈的后尘。昏庸者把持大权,有才能者得不到上升的渠道,必然会把精力放到食公自肥上。他的部下们只知压榨和抢劫民脂民膏享乐,贪恋金银酒色,遇上战事各保身家,内部相互排挤忌恨。他们可悲的结局或可称咎由自取,只可怜苍生何辜?大好河山沦为创痍之地。

白齐文在太平军处负责训练一支千把人的军队,并没有指挥权。他想要自己挑选招募新兵却不被准许,调拨给他的都是太平军中无法无天的老油条,准确地说:他只是一个打靶教练。几个月之后他领到一份差事,到上海去为太平军购买西洋炸炮。他如今已沦为多方通缉的要犯,此番潜回上海,是比上阵充当马前卒更凶险的任务。他总算彻底看清了自己在太平军中的位置,为了报复太平军对他轻慢的戏弄,他将买炮的银子买了一船葡萄酒回来纵情畅饮。

(苏州旧影)

至此,白齐文在中国的前程已经完全灰飞烟灭,他决定做最后一次无助的尝试。当自己的继任者――常胜军第三任管带――英国人戈登少校率军逼近苏州时,遭到了顽强抵抗。在双方相持之际,白齐文只身潜入戈登的军营,游说戈登与自己联手,组织一支北伐军直捣北京,推翻清政府,夺取这个国家的最高权力成就不世伟业。瓦解这个古老民族陈旧的体制,走上改革之路,庞大的中国市场将爆发出无穷活力,改变整个世界的格局,全人类都将从中无穷受益!

戈登丝毫不为这不切实际的疯狂想法所动,出于军人的荣誉,戈登没有逮捕他也没有去告密,反过来劝白齐文向自己投降:太平天国大势已去,他会把白齐文直接交给美国领事,如果落到清军手上结局可想而知。几天后,白齐文带领着一众外国人,向苏州太平军守将谭绍光"辞行",坦诚自己要去向戈登投降。谭绍光表现出中国底层好汉式的仗义,他没有为难这些外国人,还依依不舍,礼送出城,全了对江湖朋友们的道义。

投降后的白齐文成了清、美两国争夺的人犯。清国一方认为白齐文已经归化,理当按中国乱匪由自己论罪,但美国公使和领事却要力保他不死。由于清廷无法出具有力的归化凭据,仅凭当年授予的顶戴和官职并不足据,因此白齐文仍被认定是美国公民,按新签定的《中美北京条约》,当交美国领事按美国法律处置。白齐文被美国领事判处永远逐出中国不得再来。

一年后,太平天国的乱事已大局告定,正在日本养病的白齐文得知李秀成的堂弟李世贤仍率一支残部流落福建璋州。坚信只要用西法练兵,一支小规模的军队便可征服这个腐败、病弱之庞大帝国的白齐文,按耐不住冒险冲动。他潜回中国想去找李世贤,半路被清吏拿获。在押解白齐文准备再次移交美国领事的船上,清吏们收到已晋升南洋大臣、两江总督的李鸿章密令:将白齐文捆入麻袋沉江,对美国领事则称其意外溺水身亡。

这一年白齐文"将军"27岁,比他的前辈华尔还短命三年。 他在中国什么都没有留下,包括自己的坟茔。

修戈待袍泽 2019-01-14

阅读次数:17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