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明新书从汉族角度阐述西藏中间道路

Share on Google+

2019-01-15

旅美华人学者夏明在刚刚由雪域出版社出版的新书《高山流水》中,集结近十年对西藏问题的研究,以汉族角度诠释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主张。夏明告诉本台,他要将此书献给达赖喇嘛和追随他的西藏人,以纪念藏人流亡、抗暴六十周年。

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夏明,15号接受自由亚洲电台专访表示,他认同达赖喇嘛“中间道路”的主张,就是争取在中国宪法框架下享有名副其实自治的诉求。

他自认是被达赖喇嘛捡选、感召的汉人,帮助传达“中间道路”给汉人社会,自曝遭到攻击抹黑。

夏明说:“像我们支持达赖喇嘛中间道路的这些人,都受到中共非常大的打压,而且我被明确警告,你跟达赖喇嘛靠近,就是闯了红线。达赖喇嘛中间道路,对中共来说其实是一个非常温和的道路,但是为什么中共打压我们这些支持中间道路的人,力度会超过某些现在中国大陆境内反对中间道路、要支持达赖喇嘛完全独立的人? 这里面你就可以想见是非常蹊跷的。”

夏明认为,中共目的是在破坏“中间道路”的可行性。中共领导人也会说,你看中国内部包括西藏人和汉人都反对“中间道路”,借此消解支持达赖喇嘛的影响力、消解所有中共认为会挑战其政权合法性的力量。

夏明批判,中共首先破坏1951年与西藏代表签订的《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也就是《十七条协议》。中国政府现在在西藏的作为,更违背中国宪法法治的原则,及民族区域自治法给少数民族语言、文化、经济等高度自治权。

夏明认为,中国共产党不接受“中间道路”,在西藏推动的也不是其承诺的“一国两制”,而是加大力度进行“强制同化”政策,就像满族、回族、苗族、夷族、壮族、蒙古人等很多少数民族,已经被汉族政策同化,把少数族裔变成像是“水桶中的一滴水”,完全溶解消失,以强硬的措施在两代人之后,将这个民族消灭掉。

夏明出生在四川成都,从小接触不少藏人,邻居也是藏人。但他坦言,过去在共产党的洗脑教育下,很天然接受西藏人是中国五十六个民族之一,对西藏人的刻板印象是生活在地狱、很落后。

夏明说,当他到了美国,之后在偶然机缘下见到达赖喇嘛,他发现达赖喇嘛根本不是什么共产党宣称的所谓“藏独分子”、“分裂分子”,他作为汉人,在自由世界对达赖喇嘛有全新的认识。

夏明说:“无论对女权运动,他(达赖喇嘛)是一个女权者,还是和平运动,他是和平主义者,还是环保运动,他也是强调环保的。达赖喇嘛做的一切事情,把藏人三区要团结在一起,把五个藏传佛教传统僧人或领袖团结在一起,同样的他在印度,要跟印度团结在一起,同时他又希望藏汉能够合作。所以我不认为达赖喇嘛要分裂任何一个族群,更不要说达赖喇嘛认为这个世界是一个很小很小的家。”

夏明认为,不管达赖喇嘛说的是“中间道路”、慈悲精神和平主义非暴力 ,中共都不愿意“真实的达赖喇嘛”进入到中国人的阅读、思考或者想像中。

夏明说:“所以他(中共)就会扎一个稻草人,这个稻草人就作为中共政治宣传的工具。他就会把这个稻草人说成代表达赖喇嘛,(然后)抹黑、扭曲达赖喇嘛的思想,或者破坏他的尊严、声望,同时又挑拨藏人对汉人的不信任,或者同时又刺激汉人民族主义的情绪,尤其对藏人宗教领袖的不信任。”

夏明表示,2009年至今十年间,他和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有过将近二十次的见面。他访问了达赖喇嘛的顾问、翻译,流亡藏人行政中央司政洛桑森格,宗教部、教育部、外交部等各部门首长、议会议长等十五个人,以更深入了解达赖喇嘛的思想、哲学与政策。

夏明希望透过《高山流水》这本新书,向汉人解读一些最关键的问题,包括汉藏问题、藏人自焚、达赖喇嘛的转世制度。他认为中国政府想复制操纵班禅喇喇嘛转世的手法,挑选他们可控制的达赖喇嘛转世灵童的人选。他希望透过这本书,引起更多人关注西藏的存亡。

夏明作为汉族学者,以传播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为使命。藏人行政中央驻台代表达瓦才仁15号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认为,夏明从中国人或汉人的角度这么做,有它的价值和意义。

达瓦才仁说:“如果我是一个中国人,我听西藏人讲一定不会信嘛,(西藏人)就一定会替自己讲嘛。而且我会想他(这么讲的)目的是什么、背后的动机是什么、他的谋略是什么,类似这些。你根本不会听他讲什么,而是会想后面的,也许有也许没有的一些恶毒的诡计啊等等。但如果是一个华人、一个学者、一个教授,当他讲的时候你一定会深思,那怕是不太相信,你也会想为什么是一个华人?而且夏明教授显然是个正人君子。”

另外,达瓦才仁说,从个人角度来讲,夏明在美国教书,怎么会跑到喜玛拉雅山去找达赖喇嘛这位老和尚,还受到他感召,皈依为藏传佛教徒?夏明所作的,或许只能以佛法前世今生的因缘作注解。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夏小华 台北报道 责编: 陈美华/申铧 网编:郭度

阅读次数:5,13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