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第二次得到兰哥的死讯。

第一次是5.12大地震过后几天,听说遗像都摆了出来。得到消息,他的朋友N和我们正在喝酒,一下子哇哇大哭,甚至迁怒于嫂夫人没有去找寻,非常失态。

第二次就是这一次。上月23日晚上,先是在微博上看见,后来得到证实:带病工作,不慎坠崖,溺水亡去。

和兰哥见过两次面。

第一次是09年经过绵阳,特地去表示感谢。我问说带点什么东西去,熟识他的朋友说:“什么东西都不要带,他和其他共产党的官员不一样。”

感谢什么呢?1999年9月,因为持续的政治和反腐维权的原因,奸佞们处心积虑了一年多,将我和拙荆从保石镇中学驱逐到更加偏僻的观音乡小学,教学前班。有关系的亲友都避嫌,唯恐避得不远,更不肯施便宜的援手。我辞职行走、入狱和出狱后四处打工,留下阿珍和幼子孤苦伶仃。兰哥听说后,毫不犹豫地给予帮助。阿珍调到一个方便的学校,方便照顾我母亲和方便孩子在城里上学,除我以外,分散的一家人算是重新团聚。

见面时给兰哥敬酒。他说:“搞什么株连啊,荒唐和愚昧。”

第二次见面是去年10月。他带我们去地震遗址献花,然后介绍新北川的情形,感恩和自勉的言语真实平静,没有虚文和夸饰。陪同的一位局长说,5.12那天,兰哥因为在山里视察工作,所以免于厄运。

这次带了礼物,我家门口小店销售的小磨麻油2公斤,两个瓶子也是小店里买的。朋友说:“这样的东西他会收。”果然,他收下了。

晚上一起吃饭,吃了几口,就说:“今天是羌历年,晚上县里和老乡在广场跳羌族舞联欢,不能陪两位老弟。”灾后的心理修复需要跟进,我们目送他离去。

我希望这次的死讯也不是真实的,但它真实得无法质疑。

兰哥叫兰辉,在川北教育学院进修后被分配到北川最偏僻的擂鼓中学教书,牛车载着他和被盖卷走了三分之二路程,被拖拉机追回改分团委。5.12时是北川县分管农业的副县长,因为在乡村视察工作幸免于难;5.12后任北川县分管交通、民政的副县长,献身灾后重建的北川人民。在北川人心里口里,没有兰县长,只有兰哥。

兰哥,请在天堂接受一位持不同政见人士对你诚挚的敬意。

2013年6月30日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