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贵毅:又是黄昏

Share on Google+

风,还是那样温柔。晚霞,还是那样绚丽多姿、亲切可爱,热情奔放而又多愁善感。一样的窗户,和窗外静静的苍茫大地。一样的窗台上那盆忧伤而哀怨的紫罗兰。一样的屋子里冷清清静悄悄。一样的墙壁上悬挂的小提琴,琴弓跨过无声的弦。

又是黄昏。又是黄昏。又是黄昏。

有好多故事在黄昏中彩排、上演。有无数男男女女在黄昏中喜怒哀乐悲欢离合啼笑嗟叹。故事中注定地有我和你。喜怒哀乐悲欢离合啼笑嗟叹中,注定地有你和我。因而,我们热爱黄昏,就像人们热爱蓝天大地日月参辰和朝晴暮雨……那是你亲口说的 ——

“黄昏……好静阿!真是太美了……”。

而我,心悦诚服地点了点头。苦涩而欢悦的心中,读着你纯净瞳仁里深情而柔美的歌与诗。

又是黄昏。又是黄昏。又是黄昏。

在波涛汹涌而豪迈的大海中有深深的向往和憧憬。在雄奇巍峨的而伟岸的山岗上有沉默的遥望和等侯。而在我的——也是你的——小屋子里,却每天每天都流淌着泪。甜的泪,苦的泪,恸哭的泪和欢乐的泪……晶莹而又美丽,舒畅而又凝滞。尤其是在黄昏。在静静的黄昏。在哀怨的黄昏。在无奈的黄昏。在蛊惑爱情勃勃生机的。在怂恿爱人狂热猖獗的黄昏。在无望而而令人诅咒的黄昏。在甜蜜而令人着迷的黄昏……那忧伤的泪珠儿就更加灿烂辉煌,越发可爱可亲!

又是黄昏,又是黄昏。又是黄昏。

微笑,当然惬意。欢乐,当然开心。但微笑和欢乐不属于黄昏。就像蓝天不属于晚霞。星光不属于黎明。黄昏,不需要欢乐和微笑。所以,我们就哭!在黄昏中,就连恸哭也是美丽而深情的啊!因而,我们热爱黄昏就像我爱你就像你爱我……

又是黄昏。又是黄昏。又是黄昏。

白天,太繁杂,太奔忙,太劳累,太容易忘却。金灿灿的阳光中和晴朗朗的蓝天下的那些幸福而又欢畅的鸽哨,总是兴高采烈地带给无奈的人们以温柔的希望和甜蜜的幻想。所以,在阳光中没有眼泪。在蓝天下没有叹息。纵然阳光中有眼泪,也会被深情而热烈的光芒烘干。纵然蓝天下有叹息,也会被纯净而辽阔的天宇熨平。

但黄昏不是这样。黄昏是安宁的。祥和的。静谧的。就像永远不动的蓝天那样沉寂。黄昏,蛊惑人的隐衷。勾引人的痛楚。把在阳光下不可一世的人们,浸泡在不得不扪心自问的反省和忏悔的境地之中;把在蓝天下暂时忘却了世间全部的人们驱赶到各自注定的面对无奈和惆怅的无人之处:自己对自己笑。自己对自己哭。自己对自己无声地述说一些只适合讲给自己聆听的蠢话胡话警句和格言——就在这样的时刻里,你来了。天啦!你就来到了我的这样的时刻里!快活地踏着“月亮走,我也走”的旋律,你无忧无虑地走进了我的黄昏。你于是就把我的黄昏给搅乱了。到头来,连你自己也被淹没在我的无奈的黄昏中不能自拔了。“我有点儿后悔……认识你……”你说。忽而,情不自禁地轻声吟唱起来:

象浮萍一样偶然相聚

随着潮汐,无缘长相依

象日月一样两个世界

从开始,注定了分离……

黄昏,我的黄昏,你的黄昏,我们的黄昏,顿时就变得更加灰暗。更加混浊。夹杂着呜咽和叹息的黄昏,怎么也不能使空气透明、清晰、活泼、欢悦。但晚风将至,惨淡的忧伤中,却又不失些许温馨的气息和希翼的幻影……噢,你!你苦恼人的黄昏!你悲伤着的黄昏!你有热泪的黄昏!你有遗憾和诅咒的黄昏!——什么时候,才能听见你舒心地笑一笑?什么时候才能看见你快活地唱一唱——无怨无悲,无忧无虑?

又是黄昏。又是黄昏。又是黄昏。

下雨了。雨中,飘荡着亿万个前人的不散的灵魂:哭着,叫着,呼唤着,沉吟着,永叹着,诅咒着,祈祷着……雨中的黄昏,就是在盛夏,也使人感觉心里发凉、发怵、发颤、发呆!你说:“到雨中去走一走吧!也许,在雨中,也许会好过一点儿……”。

我知道:你心中也在下着小雨。那雨,是苦涩的……和我心中的雨一样。于是,我和你就肩并着肩走进了那个黄昏的雨中,那个雨中的黄昏。一步,一步,一步一步。直到夜色来临,说再见。

雨中,就永远永远地嵌上了两个永远也晒不干的潮湿的背影,一个向南,一个向北……美好而可怜。清晰而模糊……

又是黄昏。又是黄昏。又是黄昏。

我的小屋子里好静!这时候。

挂钟,在忠实地计量着永恒时间的每一个不倦的小节。挂钟是幸福的。而此刻,我的身边却没有你。

没有你……只有你的过去了的声音和笑容。那么近那么远那么真实又那么虚幻那么温柔却又那么可望而不可及……书桌上的花瓶,仍在你亲自安放的位置上孤独地伫立着,插着娇美秀丽但却已毫无生命气息的枯萎了的玫瑰花束。血色一样的花瓣儿上,曾有着你的歌声和赞叹。花儿,就成了永远。东墙上的画儿,仍在那个我们一起买下的精美的画框里凄然地悬挂着。呈现出苍凉原野的辽阔与静谧。那原野上,曾有过你亲爱的身影、足迹、阵阵笑声和斑斑泪痕。画儿,也就成了永远。只有我的岁月改变了。苦笑中,思恋和忧伤也变了形,不复从前的鲜艳、水灵、生气勃勃。成了一片茫然一抹空泛。茫然和空泛中有我记忆深处的关于你的和我的古老而又无声无色的近在咫尺的遥远的故事……而此刻,只有你美丽的吟唱温柔的呼吸和柔声的话语飘荡着,时隐时现。只有你亲爱的脸庞秀美的身影和迷人的舞姿晃动着,若即若离……

又是黄昏。又是黄昏。又是黄昏。

“多好啊,这么安静的黄昏!就在这小屋子里。就我们俩……你,你现在……不骂我啦?”声音好快活。可你却哭了。在那个黄昏。于是,我好伤心好伤心好伤心好伤心……

又是黄昏。又是黄昏。又是黄昏。

……紫罗兰,在静静地开放。那时候,她也许真的不知道:夜色即将来临?!

所以,她就潇洒地用自己生命的转瞬即逝的清香,充盈了黄昏,滋润了黄昏,美丽了黄昏。然后,悄然睡去,在梦中酝酿又一次青春的爱情和欢欣……

“这花儿就是我……”你突然说。

我于是赶紧捂住了你的嘴。眼角,立即涌出了心底的泪流。然后,我说:“就这样吧。再见。亲爱的……”

“就这样吧!——有什么办法呢?再见了。再见了……”你蒙住双眼。指间,溢出的是你滚烫滚烫的泪水。她永远永远地模糊了我的双眼。

于是,你和我,我和你——我们俩就手携着手心贴着心永远永远地走出了那个黄昏……

我,多么想再回去啊:亲爱的我多么想再回去啊……

你呢?

又是黄昏。又是黄昏。又是黄昏……

(1987年8月23日在都江堰 月光书屋)

月光书屋文稿 随笔

隔水望伊人 2019-01-21

阅读次数:65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