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罗:路边小摊

Share on Google+

阿信:本期非虚构写作傅罗同学,因为缺乏自信,一直不敢在群里发言,昨天偷偷发给我他元旦去乡下游玩时写的一篇打油诗“路边小滩”,问我诗写得如何,这算不算游记?但由于写诗并非我的专长,所以把握不住,征得他的同意,今天发布在公众号上,请各位同学积极参与讨论,各抒己见。

小破房伸出一间新棚子
就在靠近路边,交通繁忙的地方,
一个路边小摊可怜巴巴地恳请,
公平说,不是一点面包,
而是一点钱,支撑了城市之花
不沉没,也不凋谢的流动的现金。
精致的车流经过,心向前方,
就是滞留片刻,也会心情郁闷,
看到这风景被毫无艺术感的喷漆牌毁掉,
上边的N颠倒,S也转了向,
看到盛在木头篮子里卖的莓果
或是长银斑的歪脖子金色西葫芦,
或是漂亮山色间蕴含的美,
你有钱,但如果你侮辱人,
那么,拿着你的臭钱(蠢蛋)走人。
我不会抱怨对这美景的伤害,
感到更多的是没说出的不信任的哀伤:
我们远离城市,在这里摆个路边摊,
想要一些城市钱拿在手里掂掂,
试着看它能否扩大我们的存在,
给予我们电影里保证的,据说
那些执政党不让我们过的生活。

新闻说所有这些可怜的人
都将被出钱赎买,被仁慈地聚居在
剧院和商店附近的村子里,
在那里他们不用操心自己的生计。
那些贪恋的行善人,仁慈的捕猎兽,
蜂拥而入,把算计好的利益
强加在人们的生活上,以欺骗安慰他们,
教他们怎么白天睡觉、整天无所事事,
破坏他们古老的夜眠习惯。

有时候想到那么多孩子气的
徒劳渴望,我就感到难以忍受,
打开的窗边萦绕着的悲哀,
整天都在几乎公开的祈祷中等待
刹车的尖叫声,一辆车会停下,
在成千的自私的过路车里
哪怕有一辆停下来问一下农民价钱。
有一辆确实停了,但却是利用草地倒车,
掉头的时候还掀起了草皮。
另外一辆问这条路通向何方。

不,以乡下的钱,衡量收获的乡下尺度,
来取得必要的精神升华,这从来没有可能,
起码乡下的生意是这样抱怨的。
我完全可以承认,把这些人的痛苦
一劳永逸地全部解除,该是多么大的安慰。
然而当我第二天恢复理智,
我不敢肯定自己会怎样想,假如你说,
你能轻易地把我从痛苦中解脱。

傅罗,2018年12月30日

阿信微言 1月7日

阅读次数:1,00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