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一田:那个无所不能而又充满失败的,人们称之为诗人

Share on Google+

出城路上

水从高处跳下来。大海在远处
静若处子,像一个男人吸了一口烟
再面向天空慢慢吐出去。
边上那棵不开花的树,不在乎
自己是否转世。瀑布打开飞翔的翅膀
点燃慈悲,夕阳在外头。
想起自己少年时,弯腰退着走
禾田里插秧,无须回头打量去处。
现在已放下镰刀,坐成石头
内心生明月。那些天旧叶急忙离开枝头
新芽争相回到春天,床笫的天涯上
黄葛树、凤凰木各司其命。
天地无语,不承担讲解世界的义务。
想象有场雪,与漫天的银杏叶
一起飘洒下来,金黄夹雪白
覆盖院落屋顶、菜园小径,溪流与山川
乃至发际和心田,万物皆好诗
除去我模仿的那些白雪。

2017.6.25

起风了

每逢年末,水富于变幻
在空中为冰雹,落地是雨,居空中
与地面之间的是雪花
而风,在无边的天穹不停来回

陋巷里的苔藓幽暗
金苹果勾勒出母亲的曲线
一个人独自在滂沱大雨中行走
一个人,在苍茫大雨中欢喜

去年有人读我,也有人问候
足伤,你饮尽海水
以相同的姿式弯下腰

2017.6.23

荒草里的云

乡村土路后面掩藏着古墟镇
地名早已在地图上消失了。
失忆废墟上,被堵塞的出海口
明末的青砖墙,青石板路面忧伤。
一颗蔬菜在腐烂,一粒粮食风吃了
不逃亡者不得善终。水手以诗人的身份
站在万物对面,连同身体里的
花瓣广场。我将头颅从双膝之间抬高
想从熊熊火焰中娶回你,但我记起自己
是个哑巴。在梦里我见到了母亲
开口喊叫却发不出声音。
群峰也是低头不语,而暮色
趁机薅走自己的乱发。

2017.4.16,乾江

茭湖乡

奶奶用老家方言把河堤说成河绳
河绳牵着河水,桐花飘在河上
像放牛的孩子牵着他的牛
万载县,上峰村槽上组
我来自外省

雨水从云雾里钻出来
头也不回地冲向汹涌的河流
他独自在山岙里,漫不经心地
饮一口山泉,省却许多问候
挺过冬天的云朵,又要面临失散

夏雨掠过各种树叶
转瞬落到大海上,旧历四月
开花的桐树赶不上村口的火车
蓼草到秋天时会红脸,惹来无数候鸟
冬风刮起时,桐果就默默掉落了

2017.5.12

陌生的天堂

坐火车,睡过了闽粤两省
肋间生长的翅膀将黑夜层层破开
河流缤纷,菖蒲敏感而散漫
更多草木是隐名的

一个人接力,从三明到龙岩
飞鸟衔着云朵掠过山川
水的居所筑在乡野上,花开汀州
万物尽可诗,我是笨拙的

到过那里一个月之后
听说有了一场痛快的大雨
从尖锐到圆润,身体里的鸟鸣
依然对幸福浑然不知

此前也下过雨,都欲说还休
不问姓氏者,宜写诗

2017.7.11

群山之间

白丝絮,铺在大路上
木棉树此时挂起了白灯笼
阅江楼前,角楼默视浑厚的西江
城墙上,灯火比星辰要明亮
楼群一声偈语,把黑夜关在城门外

城外羚羊峡,江水到此不慌张
水收口,向东去,八百里西江合三水
归大海。流量仅次于长江、黄河
飘忽的城廓,以天地为罗盘
大江相依方显辽阔

在高铁站广场散步
不事接送的人在尘世之外
记得有一年在东北,松鼠栖在雪枝上
北陵公园的松涛是无声的
风空寂,是因为携带了梦想

高空阳台上的盆栽
接不上地气,人们的忽略
成全了植物本性。匍伏在泥土里
才是生命的真正需要,奔走在山水间
楼群里面是无数按揭者

西江可横渡。两元钱抵对岸
高要市,历史就是把经历过的气候
又上演一遍,鸟鸣加了进来
目送江水远去。欲无事
得放下河山

2017.6.19,肇庆

雷州歌

桉树裸露俄罗斯少女肤色
海水携带火焰奔忙。自己浑然不觉
它们偷吃了天上的星星
端午未过,稻穗就纷纷低下头
无边的田野上,挂着传说中的芒果
阳光掩埋了无数人。天空荒凉
我是瞎的,以指尖丈量火焰
以行走,留在风中

2017.7.19

广场

在广场上,看下棋。
一张张满弦的弓铮铮作响
那个无所不能而又充满失败的
人们称之为诗人。观棋者依然低头
不顾天色,他和你都会败给时间。
茶花年底蓓蕾,跨年才绽放
一个老人也在一旁围观。
另一个看棋者问他多少岁了
他说97岁。那人问他还能活10来年吗
老人朗声笑道:不理它。
艰深天空里,有人吹别人的灯
四周楼群在暗河里涌动
我依然,对人类葆有好奇心。
时间是人造的,只在面对莫须有时
才有钟表这玩艺儿。北纬20度
大海平稳。滴水观音长得比桉树林高
叶片上滴下来的水是有毒的。
墙上贴着:“低首付,性格比高”
这售楼广告词,用于招亲要更加贴切。
放下拳头吧,春天会马上拔节
那名下棋者说他来世上是打酱油的。

2018.3月

天光了

岁月是一片落叶,一滴水
抑或一丝风,均不留下痕迹
雪花从前年开始,零星站到了月牙上

猎巫者抚摸自己的手指
风吹草低中,发现石头以落叶沐身
有个人在旷野中弹拨无弦琴

天光了,勤快的鸟又打开双翅
幸存的另一个表达是闪电
人类将鱼从水中分离,伙食就香了

迎面走来一堆亦官亦民的人
白天写诗,总是徒劳的

2018.1月,天光了,为客家话,本意指天亮了。

花脸

把生活腌渍在诗里
篡改命运。海水不停地摇晃
意外出现的诗人降下浊气
饱沾尘埃的花朵,充满前生的亲密
许多事物正在返回的路上

童年起昂着头走路
学会扫雪是在中年之后
减去秋天,减去满天的星辰
春风也无须再次来临
我对燕子的亲切感深埋在心底

石头从天降下
还是从地里长起的
从来就不是问题,问题是老虎
离得很近了,另一种生物
无须一起逃亡

黑夜会如期而至
那时,能看清模糊的脸

2018.1月

摆渡

在神庙前放下,鸡鸭
纯净的肉色把路灯照亮

江湖来自老家:大部由锦江
入鄱阳湖,小部由渌水去了湘江

无数人顺河流跑走了
父亲信中叮嘱:阅后即焚

花朵醒来,兜住可耻的人
雨水碎一地,破碎的美里有光线

落日在椰树上跳跃
灯盏无法替代天上的星辰

他以分发自己的方式渡河
躁人话多,吉人辞寡

2018.5月

在深夜,想起白天

不夜城,纷纷落叶激起涟漪
溅飞体内的浪花。她说鸡是天叫亮的
“把鸡杀掉吧”。让这个黑夜长久些
最好永远不醒,不联系陆地上任何动物。

穿职业服的小姐笑成花
“一铺传三代” 。我想吃东西
葡萄酒中灯光幽然,音乐中做爱
“商业产权40年”,你家才一铺传三代。

“这种鱼世界上只有两条”
博物馆的女解说员指着一条带鱼标本
原来她穷尽了大海。一盏灯塔的
锯齿中探出许多破碎的脸。

那一日翻山越岭
天没黑,脸却走黑了。

2018.2月

简居

禅香与梵音一起
救活了白天沦丧的事物
夜色里的空中花园放飞鸟鸣

不声张的美静悄悄绽放
在南方,做一名怀抱云朵的诗人
娇羞处不记年轮

美人跟在洒水壶的后面
花草皆食药,月光从前胸升起
一块石头卧在草地里,缓慢即降心

他们谈论天气,看纸币脸色
我在场外听炮竹,无外省好奇心
一切从简,响动是遗址

沏一盏茶,融化山水
鱼水相忘在江湖

2018.1.20

在地铁

一片叶子出没在大海上
伴随灵魂低语,音乐缓慢
雨水落下,被地下的父母兜住

身体里的少年踮脚张望
风雨在不同的角落呤唱心经
泥土的火焰上,抬杠者正在抡勺

她跟着摇摇晃晃的月光
步入海水,沙滩上留下波涛足迹
上帝的经纪人正与鼠为邻

乘地铁不为追赶空中的你
是为了收藏自己,你说情欲
是一件时装,他这个年龄过气了

河流从来是新鲜的
石头里的水,在阳光路上

2018.3.21

天黑下来了

内心反倒明亮起来
胯下一轮红日把琐事安顿
那名女子穿戴像悟空

山川不完美,却是真实的
她体内在发芽,铁轨铺在汪洋中
有些树叶也会分泌盐

月光推门进院,在石条上坐下
它和你一样有从容的内心
当景色广为人知,就变成明亮的深渊

江河收编雨水,借天空返回大海
记忆有凭空想象的可能
你我之间,隔着河流与天际

星辰划过屋顶,故乡是条锁链
地下的先祖们伸出青叶
日子又从春天那头重新开始

黑夜宜减:减高铁、航班
轮渡,减岁月、胃病,陈旧性足伤
以及死的坚韧,和生的恍惚

2018.1.23

春风里

那年的第一场雪落下时,他趁夜色
离开故乡,和某人决定提前在1936年死去
并无相似之处,他揣上自己逃离除夕

大风刮过,草木又得从头开始
被自己照亮的人,在流水中看到未来
春天上路不久,夏日就追赶过来

春风里,无数嫩芽掀开落叶
雪低于石块,那个看球的人不是教练
荒草与树木被逐一表决

短跑即谎言,鲜花是致敏源
机器垒就的高墙,拒收挂号信与汇款单
请以草木的名字呼唤我

2018.1月

独立作家 2019-01-19

阅读次数:1,20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