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琦案中陈天茂举报公安构陷被告

Share on Google+

前警察访民举报国保报复 炮制假绝密文件构陷黄琦

2019-01-20

“六四天网”创办人黄琦的案件秘密开庭后暂时搁置,案中已获释的当事人陈天茂挺身发声,举报四川绵阳国保炮制所谓“国家绝密文件”,旨在陷害黄琦并将他定罪。维权律师认为,当局对黄琦是政治打压,而这有力证明未必能改变案件的结果。(吴亦桐/ 刘少风报道)

黄琦被控涉嫌“向境外非法提供国家机密罪”和“泄密罪”的案件,上周一(14日)秘密开庭后,传出黄琦当庭不承认法庭合法性、解除代理律师,导致庭审中断,绵阳市中院早前已向媒体确认案件在当天撤庭。

黄琦案中已获释的当事人、前警察访民陈天茂,周六(19日)发出公开举报,指四川绵阳国保支队蒋田等三名国保,将一份普通的信访文件,炮制成“国家绝密文件”,构陷并试图通过酷刑强逼黄琦、陈天茂和杨秀琼三人认罪。举报信强调,这是一宗人为的报复陷害案。

曾是绵阳公安局警察的陈天茂,早年在执行任务时发生车祸以致伤残。公安局为逃避责任解除他的职务。陈天茂多年持续上访,他的遭遇受到“六四天网”和黄琦关注。

绵阳市游仙区政法委在2016年4月,向陈天茂出示一份上访情况报告,陈天茂和另一位四川访民杨秀琼转给黄琦,其后黄琦在“六四天网”发出该文件的图片并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目前这两项成为当局控罪理由。

陈天茂去年10月被迫认罪和当局安排官派律师介入后,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半,缓刑三年执行,另一位当事人杨秀琼亦判缓刑。

陈天茂对本台指出,他在看守所羁押期间,办案人员就曾给他看那份普通上访情况报告,但被鉴定为“国家级绝密文件”的证据,他认为是绵阳公安国保炮制的非法文件。

陈天茂说:它的鉴定就是一个违法的鉴定!那个报告第一是没有时间、第二是没有印章,第三是没有任何单位,这个报告不是一个合法的报告,如果是国家秘密的情况下,它就不应该出来流露。这个报告鉴定是公安局内部搞的,不是保密局搞的,它们(当局)现在鉴定这个报告是绝密级“国家秘密”,就是它们陷害我们,给我们制造冤假错案。

陈天茂还对本台透露,在他获释后,当局威胁他就黄琦案噤声。早前陈天茂联系黄琦母亲表示愿出庭作证。四川国保在黄琦案开庭前将陈天茂带往外地“旅游”。他得知黄琦庭审消息后,打破沉默发出公开举报信。陈天茂认为,当局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报复黄琦。

陈天茂说:出来后它威胁我,叫我写了一个承诺书,叫我认罪、认错,不要跟黄老师的律师、黄老师的母亲等有关人员进行来往,还叫我声明本案其他人员所说什么话不属实,他们现在就是要判黄琦、陷害黄老师这个目的。

广西维权律师覃永沛认为,当局在黄琦案中全程违法,料公开举报亦难改变案件结果。

覃永沛说:这个案件陈天茂举报国保。国保控制了法院、控制了检察院,国保定谁有罪谁就有罪。现在变成这种状态,跟709(案)一样。黄琦案对方列为政治案件,政治案件共产党就不讲法,怎么举报都没用。

覃永沛呼吁国际社会关切黄琦案并向中国政府施压。

德国联邦政府人权专员科夫勒于上周二(15日)发表声明,表示一直密切关注黄琦案的诉讼程序,认为在黄琦的律师被吊照情况下,公平审判是不可能的。她敦促中共当局遵守法治原则及出于人道立即释放黄琦;科夫勒还关注黄琦的85岁母亲蒲文清的下落。

现年55岁的黄琦,于1999年创立“六四天网”,因披露当局腐败和人权案件讯息,持续遭当局报复,先后两次被捕判刑。到2016年11月,黄琦第三次被拘捕,后被控涉嫌“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机密”,黄琦拒认罪并在会见笔录中批评中共当局对他施行“法西斯迫害”,黄琦在庭审前被加控“泄密罪”。

RFA

黄琦案中陈天茂举报公安构陷被告

2019-01-21

四川民间网站“六四天网”创办人黄琦案同案被告陈天茂,日前向当局举报绵阳市公安局多位警察,涉嫌将陈天茂信访诉求办理情况及相关问题的报告当作国家秘密,将黄琦、杨秀琼及陈天茂三人判刑。已被判缓刑三年的陈天茂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希望四川省高院撤销绵阳市中院对他的裁定。

去年11月被绵阳市中级法院以泄露国家秘密罪,判刑两年,缓刑三年的六四天网义工陈天茂,日前向绵阳市有关部门举报办案警察蒋田等三人。陈天茂的妻子谢杜鹃本周一(21日)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陈天茂被判刑两年半缓刑三年:“他是被判两年半,缓刑三年。他是去年10月25日获释。”

黄琦案中另一位被告人杨秀琼,也被绵阳中级法院判处两年缓刑。陈天茂周一告诉本台,他举报四川省绵阳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办案民警蒋田,彭警官,雀警官等人,私自将中共绵阳市游仙区政法委员会“关于陈天茂信访诉求办理情况及相关问题的报告”当作秘密文件。该报告无编号,无单位印章,无领导签名,却指是秘密文件。对他本人、杨秀琼及黄琦进行莫须有的指控。他说:“这个报告既不是文件,又不是合法报告,既没有单位,又没有印章,也没有日期。他来陷害我们,他们把报告搞成国家秘密。也不符合国家保密法的规定。”

记者:当初您是怎么得到这份材料?

回答:他们(官员)给我的。

陈天茂说,向他提供上述材料的地方官员,却无一人被追究:“那些泄露国家秘密的人员都没有被追究刑事责任,只把我们几个判刑。这是很不公平的。在办案过程中,他们还体罚我们,我在绵阳市国际大酒店旁边的疗养院法轮功基地,对面的主任办公室,他们叫我站起来头顶在墙上,用手指戳我的心脏。”

陈天茂的辩护律师卢廷阁对本台表示,其当事人在两个月前,向四川省高院提起上诉。卢律师认为陈天茂无罪:“所谓的国家秘密应该从哪儿泄露出来的,首先是(文件)制作单位的负责人涉嫌泄露国家秘密。因为泄露国家秘密罪主要是针对国家公职人员,所以说这个案子,他绕不开这一点。你一国家工作人员在制作文件的部门,你首先泄露了。然后又传给街道办事处,陈天茂是从办事处拿到的。所以办事处也涉嫌泄露国家秘密。”

1月14日,黄被控“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和“泄露国家机密”罪一案,在绵阳市中级法院不公开审理。黄琦不满当局逼其认罪和吊销刘正清律师的执业证。当庭解聘另一位辩护人李静林律师。据来自法庭的消息称,黄琦拒绝认罪。知情人士称,在法庭上,公诉方通过从QQ聊天群获得一份关于陈天茂信访诉求的报告,作为起诉黄琦的关键证据。

去年,警方向陈天茂出示了“黄琦与杨秀琼微信通联内容”,指证他与杨秀琼策划并发布了《四川曝光省公安厅打击天网黄琦方案》。警方向黄琦证实,该证据系腾讯公司提供,并指责黄琦将四川省委书记王东明与前四川省委书记周永康照片并列曝光。属“泄露国家秘密”黄琦曾试图状告腾讯公司。

陈天茂说,该案是一起人为的报复陷害案,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在各级公安人员的包庇伞袒护下,不受追诉而逍遥法外。

记者乔龙 责编:陈美华/嘉远 网编:郭度

RFA

阅读次数:1,89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