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内瑞拉马杜罗政府的垮台指日可待,已经没有悬念。

1月23日,委内瑞拉议会主席瓜伊多宣布出任“临时总统”,并且承诺建立一个过渡政府,帮助国家摆脱恶性通货膨胀和经济崩盘。

美国宣布承认瓜伊多为该国的“临时总统”,并警告马杜罗不要对反对派采取暴力行动。欧盟、法国、加拿大和拉美14国纷纷附议。

瓜伊多认为马杜罗第二个总统任期不合法,呼吁民众抗议马杜罗政府。在首都发起了大规模的示威游行,而且已扩展到了全国范围。

委内瑞拉,其实在政治程序上一直是一个宪政民主国家。

委内瑞拉于1958年就开始实行宪政,现行的宪法于1999年12月颁布。宪法基本包含了现代西方宪政民主制度的核心内容:多党竞争,定期公平自由的选举,独立的蒂司法系统,军队国家化,新闻和言论自由。

委内瑞拉的宪政样式类似于美国,属于总统制。总统是行政机构,由公民直接选举,内阁各部部长由总统任命,对总统负责;议会是立法机关,是一院制;总统对议会通过的法案有否决权,但总统无权解散议会。

实质意义上的独裁,是在在2009年2月查韦斯修改了宪法之后才实现的。此次修宪取消了总统任期次数的限制,查韦斯得以无限期连任,第四次当选为总统。但是,如此的修宪居然也获得了全民人民公投的通过。

无论是查韦斯还是马杜罗,都是通过合法选举上台的总统。

对于瓜伊多自行宣布出任“临时总统”,委内瑞拉最高法院已经做出了裁定,议会采取的任何行动都将视为无效。根据委内瑞拉宪法规定,如果总统职位被判为空缺,政府须在30天内举行选举,同时由议会主席担任临时总统。

关于马杜罗第二个总统任期是否合法?马杜罗在2018年5月的大选中以68.7%的得票率再次当选获得连任,并于2019年1月10日宣誓就职,任期为2019年至2025年。在国际社会的约束下,此次选举中并未发现明显的舞弊行为。

美国等一些西方国家之所以不承认这次的选举结果,主要是因为大多数反对派抵制这次选举,号召民众不去投票,导致了投票率低至40%。但是根据现行宪法规定,这并不导致选举结果无效,美国大选的投票率也曾低至49%。

既然马杜罗的政绩如此糟糕,那之前为何不投票赶他下台呢?

首先,委内瑞拉高度依赖石油,民众的主要收入不是来源于劳动的所得,而是依赖于石油收入的分配。谁能承诺更多不劳而获的社会福利,就投票给谁。

其次,委内瑞拉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高涨,政客利用历史题材,美化玻利瓦尔的反美精神,进一步煽动反美情绪。反美斗士就是民族英雄,就投票给他。

查韦斯的后两个任期,福利就已难以为继了。2015年经济危机之后,民众已食不果腹,却还是投票给了马杜罗。可见,起主要作用不是福利,而是反美。

仇美反美,是查韦斯和马杜罗赢得选民支持的首要剧目。

查韦斯和马杜罗用仇美反美忽悠了委内瑞拉人民20多年。高喊激烈的反美口号,煽动民众仇美,反对美国帝国主义的世界霸权和经济控制,处处与美国唱对台戏,并与反美的古巴、伊朗、叙利亚等抱团取暖。

大力提倡爱国主义和民族独立,自称从小就很崇拜南美独立英雄玻利瓦尔,自承深受中国毛泽东著作的影响,尊奉古巴领导人卡斯特罗为革命导师,把自己包装成世界反美第一斗士,赢得全国民众的狂热崇拜。

为什么这些委内瑞拉人如此反美?他们真的仇恨美国吗?

如果美国曾经戕害过委内瑞拉人民,如此仇美反美也算合理。问题是根本没有啊!仇美反美,并不是委内瑞拉一个国家的现象。在几乎所有的独裁国家,反美都是必须的首要剧目,比如伊朗、朝鲜、古巴和俄罗斯。

几乎所有的独裁者都喜欢反美,因为美国反对他们搞独裁搞暴政,反美就把自己的敌人变成了整个国家的敌人,树立一个外敌来团结民众。而且,无论遇到什么问题都可以把所有的责任全部推给美国,以转移不满。

如果不是那么仇美反美,为什么还会投票给反美斗士呢?

萨达姆和卡扎菲都曾是反美斗士,当美军打来时,曾经热爱拥戴他们的精英骨干和誓死保卫他们的精锐卫队哪里去了?怎么没人随他们打游击战呢?后来的事实证明,反美精英骨干都只不过是挣盒饭吃的群众演员。

旁边吃瓜的人民群众,却往往把反美剧目当真了。人家参加反美爱国表演无论是现场还是网上,能得到五毛钱的报酬。吃瓜群众看到人家精英骨干反美,自己跟着咸与反美,连五毛钱都不要,那是不折不扣的蠢货。

不得不遗憾地说,宪政民主在一些国家必然是失败的。

宪政民主,是自由独立的个人联合共治,要求选民根据自己的现实利益独立投票!最不容易被忽悠的,就是英国人和美国人,他们有根深蒂固的经验主义传统。知易行难,法国人和德国人就差一点。

“给我20年,还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只需高唱国家强大和民族复兴,入侵格鲁吉亚和克里米亚,就能赢得整整一代俄罗斯人狂热的拥护和支持,普京的支持率就能长期维持在80%以上。

委内瑞拉的失败,最应该检讨的就是那些选民自己。

一个人若能独立地思考,若能注重自己的现实利益,是很难被忽悠的。被政客忽悠,虽然有政府宣传的作用,但却也是基于这些民族的固有精神至上的,这些民族共同的精神特质就是思想脱离现实,而且个体缺乏独立精神。

不独立思考,不注重现实,就容易会被忽悠。不被劫富济贫忽悠的,也会被其他主义忽悠。不被反美忽悠的,也会被反犹忽悠。多种多样的忽悠,比如完美社会,地上天国,荣耀上帝,国家强大,民族复兴,总有一款适合蠢货。

即使马杜罗和平下台了,恐怕更大的麻烦才刚刚开始!

让马杜罗下台并不难,革命并不难成功,而且只需成功一次就足够了,难的是如何以自由立国,如何让宪政民主运行。如果大多数的个体不注重现实,不独立思考,宪政民主即使确立也会走向失败。

经历这次宪政的失败,以后反对派领导人可以自行宣布成为总统,群众上街就可以推翻合法选举的政府,最高法院的判决也不被遵从。连一个稳定的政局都难以实现,更不要说振兴病入膏肓的经济了。

其实,最应该检讨的,就是委内瑞拉人民自己。

政经纵横 2019-01-25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