押沙龙yashl:当我们谈论咪蒙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Share on Google+

马上就要过年了,本来不想写什么文章了,可想想还是写一篇吧。

是关于咪蒙的事情。

01

咪蒙的事情估计大家都听说了,因为一篇“寒门状元之死”,惹出了很大的麻烦,自己关掉了微博,然后微信停两个月,发了封道歉信,但是目前看这个样子,事情似乎还没有结束。

怎么说呢?
其实我想谈的不是咪蒙,而是另外两个字,那就是规则。

我年轻的时候是个愤青,现在可能也还是。但是岁数大了一些以后,说实话理想主义色彩是淡了一些,现在我看待世界的眼光是比较温和的。但有个东西我还是很看重,那就是规则。我已经不是特别奢望对规则本身去拼命争辩,但我至少希望有个具体的规则可以让我去遵守。

年轻的我如果看到这样的表白,该是多么鄙视现在的我。
可我也只能那个请年轻的我多多原谅——原谅我有了生活教给我的种种不得已。

02

说到咪蒙的公众号,我确实看过,但是不太看得下去,但这也没什么。我估计她的目标受众也不是我这类人。至于那篇寒门状元之死,我觉得确实有问题,主要问题是混淆了非虚构和虚构的界限,对读者产生了事实方面的误导。
所以,对此有一定的处罚我是没有意见的。
但是,那么多人呼吁把她彻底封杀掉,这让我心生恐惧。

因为道理很简单,这样的东西很多啊。我最在上网是在天涯BBS,那里的天涯杂谈里面有无数这样的文章,很多很多写手都这样写,凤凰男啊,家庭矛盾啊,单位冲突啊,有人物有地点,有鼻子有眼睛,但就是假的,编出来的。
很多人会骂这样的虚构是骗人,是缺德,没很少有人说这样虚构应该被封杀。

当然你可以说,那是以前!可现在也一样啊。知乎上的很多热帖都是编的。不要说网络,我看过一些家长里短的综艺节目,比如《爱情保卫战》之类的。那些故事都是真的么?我相当怀疑。不光我怀疑,很多观众一样怀疑,都说是编导安排好的,不然哪有那么多在镜头前挥洒自如的当事人?哪有那么多戏剧性的奇葩冲突?

当然也可能那些人的怀疑是错的。也许世界上就是有这么多奇葩,就是有这么多不怯场的当事人。但是,即便那些怀疑者,也没见谁真的在呼吁封杀掉这些综艺节目。

编造一个故事当真的讲,在我的价值观里,这确实是比较Low的,但是这和针对具体某人某事的造谣是不一样的。这个不应该是封杀掉她的理由。如果他们说确实是这个理由,那么无数的人一样应该被封杀。

还是应该有一个规则啊。

有了规则,我们才知道什么行为能导致什么结果,我们才能有安全感。这个规则一定要明确,要可以遵守。

比如你说建国后动物不许成精,那好,动物就不成精。你说电视里小三不许幸福,那好,小三最后就倒霉。但是你要是规定,不许无耻!那这就很让人迷惑了。

03

说到毒鸡汤这个东西,也很让我迷惑。
我有自己的价值观,而且在这个方面相当顽固,有时候几乎是不揉沙子。所以,我讽刺过很多人,我反对过很多我觉得不好的言论,我嘲笑过很多鸡汤文,但我从没觉得这些人应该被封杀。
这不是因为我软心肠,或者是因为我兔死狐悲,而是因为我尊重我的同胞。

我们会对孩子说:这个东西你不能看,少儿不宜。这个格言你必须背,是作业的要求。但成年人不应该像被孩子一样对待。我尊重他们作为成年人的心智与人格。我可以嘲笑他们看的东西,但我不会呼吁大家赶快夺走他们看的东西。
我在网上和人争吵的时候,有人说我不爱国。我觉得不对。我觉得我和他们的区别不是爱国还是不爱国,而是我对我的同胞有起码的尊重和信任,而他们没有。

那些动不动呼吁封杀的人,动不动呼吁抵制的人,他们对自己的同胞骨子里是鄙视的。他们相信自己的同胞像小孩子一样。
鄙视,也许这才是真相。

其实他们不是孩子。就像这次咪蒙事件里,文章很快就被反转,其他自媒体很快就发现了文章里的漏洞,这就是一种自我净化的功能。

这个世界上有是非对错。这个没有任何问题。我坚定地相信这一点。但是在我看来,最大的错,就是不允许错的存在。它会让我们狂妄,让我们狭隘,让我们最终忘掉对和错的意义。
当然,你也许会说我这些话还是太过理想主义。那么好,一个社会有自己必须捍卫的珍贵之物,所以必须定出对错的底线,这也没有问题,但这就牵涉到了规则。

04

你们会发现这篇文章里有很多欲言又止的地方。那是因为我也不太清楚这个底线在哪里。我希望遵从这个规则,但我也只能猜测这个规则。
我有几篇其实没说什么的文章被封掉了,我不知道为什么。
我有几篇其实说得其实更随便的文章没有被封掉,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其实,我觉得这次咪蒙可能也有同样的困惑。
她可能会觉得以前也有过这样的事情,她可能会觉得很多人也这么做啊,但是面临大家忽然的愤怒,面对忽然的事态升级,她背后并没有一个叫“规则”的东西给她做支撑。当然也许是有规则的,但她可能会发现那个规则柔软得可以躺下安眠,又可以忽然坚硬得可以洞穿躯体。

我在微博上强调规则的时候,有位网友就笑我书呆子。
我们中国最不乏的就是这样的聪明人。当年就是这样,有人鄙视书呆子气的规则,一直到被批斗的时候才忽然书呆子气地挥舞起小册子。

当然,咪蒙的事情还是小事,缺乏规则还会造成更严重的结果。如果我们忽然觉得这个不好了就要禁,忽然觉得那个不好了就要封,这会导致很大的不全安感。尤其牵涉到商业投资的,他们最怕的就是昨天还可以,今天就忽然不可以,投入的人力财力就打了水漂。这不光浪费财富,也鼓励大家做短期投机,粗制滥造。
打个比方,我要是想花三年的时间精心做个“权力的游戏”,做到两年半的时候一道命令:电视上不许出现飞行生物杀人的情节,这不就倾家荡产了?
就像我很反感现在的宫斗戏啊,抗日神剧啊,在我看来简直就是胡咧咧。但是如果忽然电视台禁止播放这些片子,那么会出现什么结果?已经拍出来的东西怎么办?你可能说,拍那些垃圾,活该倒霉!但是那样的话,投资人得到的教训绝不是以后改做精品,而一定是三个字:捞快钱。

05

我看历史书的时候,有时就会觉得太阳底下没有新事。

就像我们中国的发展,我们觉得是奇迹啊,其实并不是什么奇迹,那是在历史上发生过很多次的事情,这不过这一次中国的体量特别巨大而已。很多国家发展到中国这个阶段,都会面临到一个门槛。要跨越这个门槛,其实只有一条道路,就是建立一套稳定的规则,让大家对规则产生强烈的信心。
在一开始的阶段,规则确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经济机会,不停改变的规则,有的时候甚至会促生机会,让善于投机的人发财。财富集中到一部分人手里,才会快速产生投资能力。这样说显得有点残酷,但却是经济上的事实。

但是到了发展的中后期,投机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资产和才智。要让资产和才智做长期的投资,就必须有一套稳定的规则。
很多国家连第一阶段都跨不过去。但也有很多国家跨过了第一阶段。那能不能跨过第二阶段,最大的分水岭就是能不能让社会尊重规则。不能让这种稳定规则深入人心的国家,都卡在那儿了。没有例外。

真的,世界上没有奇迹。

06

网上有些小粉红说我不爱国。我年轻的时候不觉得这是个值得多谈的话题。但是现在我人到中年,还是明白了自己的心态。我是热爱这个国家的。
这不是买好,不是标榜,我也不会拿这种东西做买卖,这只是一个基本的事实。

否则的话,我很难向自己解释:我为什么对这个国家寄予这么大的期望,我又为什么对这个国家的人寄予这么大的信任。

押沙龙yashl 2019-02-02

阅读次数:80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