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松:山鸡的上访

Share on Google+

山鸡们对黄鼠狼的掠夺和贪婪实在不堪忍受,它不仅又吃又咬,而且还肆意拔光山鸡漂亮的尾羽,去装饰它的洞穴,同时,还额外抓些鲜肥山鸡作为礼物四处相送。山鸡们忍无可忍,决定推出几名代表去找黄鼠狼的上司狐狸。

狐狸先是不见,待山鸡将一大束艳丽尾羽送上之后,才拨冗召见。听了山鸡的呈述,狐狸说道:“这样吧,马上过年了,我叫黄鼠狼去给你们拜个年,搞好上下的关系……”

山鸡正想说使不得,突然一眼瞥见狐狸那毛茸茸的大尾后面藏着一堆野味。有绿头鸭、沼泽兔、大麻哈鱼等等,其中竟还有两只拔光了毛的山鸡——不知是黄鼠狼送的还是狐狸亲自捕的。山鸡大惊,匆匆逃出狐穴,决定去找力量更大的灰狼。

灰狼卧在天鹅绒铺垫的巢穴里,正在把玩一对珍贵的藏羚角,对山鸡奉上的艳丽尾羽不屑一顾。它似听非听地待山鸡述说了缘由之后,打了一个羊肉嗝,眯着眼说:“你们先回去,我派豺狗调查后再说。”

春去秋来,山鸡们一等就是半年。这期间,黄鼠狼不仅未有收敛,反而抓咬得更凶,山鸡们只得又去找灰狼。如此几番折腾,为首山鸡失去耐性,竟冲着灰狼尖声呜叫了几声。灰狼大怒,当即喝令豺狗将其拿下斩首示众。其它山鸡见状,缩头收颈不敢再出声,只有为首山鸡的儿子不服气,径自去找灰狼的上司金钱豹。

金钱豹刚刚享用完一只梅花鹿,正舒舒服服躺在一张白熊皮上打盹。那圆圆的金钱斑,在秋日灿烂的阳光下,散发出珠光宝气的金辉,令未见过世面的山鸡眼花缭乱。山鸡刚小心翼翼地陈述了几句,金钱豹便不耐烦地哼道:“不是早已三令五申过了吗?不准滥捕乱杀,嗯?”

“可是,下面那黄鼠狼和……”

山鸡话未说完,金钱豹打了个大呵欠,一股腥风扑面而来,将身轻体弱的山鸡踉踉跄跄吹出百余米,它半晌才昏头昏脑地爬起来,远远的听得金钱豹鼾声大作。山鸡无奈,只好孤注一掷地向虎王的洞穴走去。

虎王的洞穴,气势非凡。洞口上方,镶嵌着一只硕大的犀牛角,围绕牛角,装饰着色彩斑斓的孔雀屏。左右两边,各悬一根白象牙,下挂名贵的紫貂尾。进洞的地上,铺着几张熊猫皮,里面看不清,只觉得隐隐有红黄蓝绿在熠熠闪烁。

山鸡被这气势所震慑,双腿发颤不敢上前。正踯躅间,突然发现那守门的卫士正是灰狼的表兄豺狗。山鸡叫声“不好”,慌忙拔腿飞逃。

回到鸡群之后,它大彻大悟地说:“黄鼠狼偷鸡,小菜一碟,还告什么?!罢!罢!”

木公的博客2007-11-29

阅读次数:2,11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