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松:“农夫与蛇”新编

Share on Google+

农夫走在山间,突然瞥见前面草丛中盘卧着一条鼓鼓圆圆的花蛇。农夫大喜,脑子里马上闪现出该品种与长度在市场上的价格。

花蛇正沉浸在即将做母亲的喜悦之中,骤见一条人影恶狼般地扑来,慌忙夺路而逃。无奈她身子沉重,没逃多远,便被逼入绝境。

花蛇走投无路,又自知不是伟大人类的对手,只好停下哀声求饶。

“先生,求您高抬贵手,放我一条生路。”

“放你?放你这个害人精?!”

“我其实不害人,相反,我主要吃鼠,为人除害。”

“放屁!忘恩负义的东西!当初你被冻僵,一位农夫救了你,结果反被你一口咬死。”

花蛇闻言大惊,没料到貌似粗愚的农夫居然读过《伊索寓言》。她心惊肉跳,生怕农夫再举出蛇引诱夏娃,使之丧失乐园的典故。

其实,花蛇过虑了,农夫甚至没听说过《创世记》。至于《农夫与蛇》的故事,还是他当年参加公社的批斗会,从一位造反派的批判稿中听来的。

然而花蛇方寸已乱,唯有哀哀求告:“先生,求您开恩,我已经怀孕,马上要当母亲。”

“谁要你肚子里的玩意?!我只要你的肉和皮。哦,对了,还有胆。”

“先生,”花蛇挣扎着说,“我们其实可以和平共处。我们虽属不同的种类,但都是自然的臣民。我们……”

农夫最听不得这类大道理,一听就头痛。他麻利地掏出随身携带的长铁夹,大张铁口。

“先生”,花蛇绝望地叫道:“你实在要捕我,可不可以暂缓两天?等我产下我的孩子后……”

“缓两天?”农夫不耐烦地说,“万一你被别人捕去怎么办?现在抓蛇的人越来越多,你们又不争气,越生越少,我好不容易碰上你,正是老天送来的财运,岂能让与别人?!”

“先——生,”花蛇感到肚子一阵坠胀,禁不住悲泣起来,“先生,请……”

然而,铁夹已将她颈子紧紧夹住,花蛇咝咝地吐出一口气,再也作声不得。

两天之后,一家豪华宾馆里,服务小姐春风满面地端上一盘蛇肉,娇声细语地说:“先生,请!”

木公的博客2007-11-29

阅读次数:2,04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