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松:狮王的奏折

Share on Google+

在深山一片残存的森林里,聚集着一群从各地逃难而来的飞禽走兽,有的伤筋断骨,有的家破人亡,一个个丧魂落魄,哀嚎悲啼。狮王见状,想到这些年来家园惨遭伐毁,臣民生灵涂炭,不由忧心如焚。狮王思忖再三,决定召开全体“难民”大会。

“臣民们”,狮王声音苍凉,“我们王国已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人类汹涌的繁殖和极度的贪婪,将把我们的国土彻底侵吞;他们那小巧的嘴唇和细白的牙齿将把我们全体吃得断子绝孙!我们无力与之抗衡,只得求他们尊重兽权中最基本的生存权。为此,我写了一份奏折,谁愿与朕分忧,前去递交?”

听说去向人递交奏折,动物们一个个面面相觑,冷汗直流。

狮王见大家不吭声,只好说:“虎爱卿,你孔武有力,走一趟吧。”

老虎一听,四足发软:“陛下,我这点蛮力,远非人类刀枪的对手,况且我一身是宝,骨、肉、皮、尾、甚至尿,对人的吸引力太大;还有,我们家族已经没剩几个种了,望陛下垂怜。我想,还是派足智多谋的狐狸去吧”。

狐狸慌忙趋步上前,双膝跪地:“陛下,能为王国效力,狐狸三生有幸。只是‘狐狸再狡猾也斗不过好猎手’。况且,我这身毛皮这些年来市价猛涨,众多‘好猎手’们早就虎视耽耽,布下了天罗地网,只怕我出师未捷身先死,毛皮被剥事小,误了奏折事大。请陛下三思,另选高明。”

“那就请野猪去,人类有的是猪吃,你皮毛又不值钱,可保性命无忧。”

野猪一听,悲愤交集:“陛下,我逃难到此,呜,就是因为爱妻幼子,呜——惨遭剥皮吃肉——鸣。现代城里人对家猪早就吃腻,成天想尝野味山鲜。我那可怜的爱妻幼子,鸣——”

野猪的悲嚎,唤起众“难民”家破人亡的伤心,森林里一片抽泣。大象见状,步出队列。“陛下,臣以为还是派天鹅去。她仪态高雅,容易引起人类爱怜,更主要的是,她飞得快,只需凌空将奏折往人类首脑部门一扔,便可打道回府,比我们地上的安全多了”。

“大象兄太缺见识!”天鹅一反雍容,急切地说。“我再快,不及人类的子弹快。据人类自己统计,在全球濒于绝灭的1700种野生动物中,我们鸟类处境最危险……最好派鳄鱼,他水陆双栖……”

天鹅话音未落,鳄鱼热泪已出:“唉,我这身皮害我终生!女士们的皮包,男人们的皮带……我好容易逃出,怎能再落人口?!我看,我看还是派最受人喜爱的大熊猫去”。

君臣们闻言大喜,可四下不见大熊猫的身影,原来此君数量太少,已成国宝,此刻正舒舒服服躺在保护地里,根本没加入“难民”的队列。

狮王长叹一声:“天上的、地上的、水里的都不敢去,此奏折不送,我等一个个都成国宝倒好,只怕到头来被斩尽吃绝如同美洲旅鸽,今后诸位只有化石和标本存在世上了。罢!罢!我亲自去!”

狮王说完站起身,步履踉跄地向外走去。

突然,一只野兔从角落里蹦出,细声细气地说:“陛下,我愿前往,我的命贱,数量还多,吃了我一个。自有后来兔。”

动物们又悲又喜,当下自动排成两行为野兔送行。狮王更是挚手相送,秋叶落处,但见“风萧萧,易水寒。”

野兔左爪擎奏折,右爪举白旗,向着伟大的“万物之灵”一步一叩。然而,没走多久,猛听得“砰”的一声枪响……

当天,一家路边店亮出招牌,上面大书:新鲜野兔,8元一斤!

注:此文写于1996年下岗闲居在家时。

木公的博客2007-11-29

阅读次数:1,94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