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良勇:日本的三次脱亚入欧

Share on Google+

日本的第一次脱亚入欧是引进欧洲的政治法律经济文化科学技术等,建立君主立宪制度;第二次脱亚入欧,是在美军的监督下建立起稳定的民主制度,促进了经济的高速发展;第三次脱亚入欧将是学习德国的反省精神,推进东亚的民主化,建立起东亚联盟,永葆东亚和平。

日本地处东亚,永远是中国、朝鲜和俄国的邻国,永远搬不走。从地缘上讲,永远不存在脱亚入欧。日本人是黄种人,蒙古人种。日本的文字基础是汉字。日本有自己固有的传统神教、佛教和儒教,从人种和人文基础上讲,也不能脱亚入欧。

所谓脱亚入欧,指的是脱离亚洲国家行伍,抛弃亚洲文化固陋,吸纳欧洲文化,加入西洋文明国家行列,成为欧洲型民族国家。有人将脱亚入欧称为“全面西化”,我认为称为“大体西化”更为确切。因为日本虽然在社会制度、政治法律、科学技术、经济规则、教育体系等方面都采纳了欧洲文明,而在文字书法、伦理道德、宗教信仰、风俗习惯等方面仍然保持了自己的传统,特别是保持了民族精神。也可以说是“西学为体,日学为用”。

史书上日本只有一次脱亚入欧。我根据脱亚入欧的基本概念将二战后日本的民主化和经济飞跃称为第二次脱亚入欧,并由此推论日本的第三次脱亚入欧。第一次脱亚入欧是日本面对危机自行实施的,第二次脱亚入欧是日本战败被强制执行的。这两次脱亚入欧实际上都是“引欧入日”,都是日本一国单独完成的。第三次脱亚入欧必须同周边国家一道进行,是“引欧入亚”。

第一次脱亚入欧

“脱亚入欧”的口号是日本近代杰出思想家福泽谕吉(1835-1901)首先喊出来的。他一方面介绍先进国家状况,促进日本的文明开化;另一方面又鼓励日本人发扬独立精神,在列强环伺下保持日本独立。

福泽谕吉出生于日本一个下级武士家庭。其父亲是一位汉学家。福泽谕吉了解中国历史和孔孟之道。他青年时代在长崎学习荷兰文。他26—34岁期间,三次出访欧洲和美国。他将欧美见闻写成《西洋事情》、《西洋导游》和《西洋衣食住》。这三本书轰动一时,影响甚大。福泽谕吉目睹了欧美国家资本主义实现工业发达、商业繁荣、民富国强、船坚炮利,也反思包括中国在内的东方国家封建主义腐朽没落,遂萌生“脱亚入欧”的思想。

福泽谕吉在《文敏论概略》中说:“如果想使日本文明进步,就必须以欧洲文明为目标,确定它为一切议论的标准,以这个标准来衡量事物的利害得失”。他在《脱亚论》一文中更明确主张,日本“所奉行的主义,惟在脱亚二字。我日本之国土虽居于亚细亚之东部,然其国民精神却已脱离亚细亚之固陋,而转向西洋文明”。他还呼吁说:“我国不可狐疑,与其坐等邻邦之进,退而与之共同复兴东亚,不如脱离其行伍,而与西洋各文明国家共进退。”

19世纪中叶,日本处在小农经济的封建社会。天皇有名誉没有实权。大权掌握在第三个封建军事政权德川幕府手中。德川幕府推行“闭关锁国”政策,国民毫无信仰自由。外国人中仅有中国商人和荷兰商人可以在唯一的开放口岸——长崎从事商业活动。社会生产力低下,人民生活困苦,幕府统治集团却加大盘剥和压榨。随着欧美侵略者的相继入侵,日本又陷入深重的民族危机。不堪忍受幕府统治和外国侵略者压迫的日本民众纷纷起义反抗,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倒幕”运动。

1863年6月,幕府被迫宣布攘夷。美英荷法四国军舰炮击下关,英国舰队进攻萨摩藩。1865年春,尊王攘夷派提出开港讨幕战略,由攘夷转向联夷。英国改变策略,援助倒幕派。幕府方面则投靠法国。1867年孝明天皇死,太子睦仁亲王(即明治天皇)即位,倒幕势力积极结盟举兵。1868年(戊辰年)1月3日,天皇发布《王政复古大号令》,废除幕府,并通过战争消灭幕府势力,于1969年6月统一日本。日本建立起由天皇操控政权的封建军国主义国家。

以福泽谕吉为代表的日本近代思想家,以脱亚入欧为国策思想理论基础,推动近代化政治改革,从1868年起,推动和促成了“明治维新”。政治上建立起君主立宪政体,废藩置县,摧毁封建制度;经济上推行统一货币,“殖产兴业”,学习欧美技术,开展工业化浪潮;社会上提倡“文明开化”、生活欧洲化;教育上推行全民教育,强制实施;军事上成立新的常备军。明治维新使日本成为亚洲第一个走上工业化道路的国家,逐渐跻身于世界强国之列,首次完成了脱亚入欧。明治维新是日本近代化的开端,是日本近代历史上的重要转折点。

1868年,日本的新兴势力以天皇的名义推翻了统治日本达265年的德川幕府,随后进行了一系列的资本主义性质的改革。这些改革措施包括废除藩国和等级制度,取消武士特权,进行土地改革和地税改革等。改革使日本建立了以天皇为中心的高度集权的政治体制,解放了农村生产力,增加了国家税收。接着日本又实施了“殖产兴业”,“文明开化”,“富国强兵”三大政策,三大政策的实施使日本现代工业、现代教育、现代军队迅速建立起来。但是,由于日本保守势力的影响,日本在其经济、军事、法律、文化教育和国家管理机构迅速现代化的同时,其政治思想却出现了倒退。

1878年,日本颁布“军人训诫”,该训诫的第一条就是要求军人把天皇当作超人的神来崇拜,强调对天皇的绝对忠诚、绝对服从。1890年,天皇颁布“教育剌语”,把儒家“忠孝仁义”的伦理标准作为学生的思想和行为准则,并且在各级学校推行“忠君”思想教育。这种政治教育的结果使日本在资本主义经济迅速发展的同时,与之相对应的资产阶级的民主政治思想未能在日本深入人心,更不用说建立资产阶级的民主政治体制。这种中国式的政治思想教育为日后日本法西斯政权的建立培植了肥沃的土壤,并且几乎将大和民族推向了灭亡的深渊。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欧洲的君主立宪,是削弱君主的权力,而日本的君主立宪,是强化君主的权力。

日本于1885年组成了第一个内阁政府,日本的第一部宪法于1889年颁布,第一次国会选举于1890年举行。因此,从形式上说,日本自十九世纪未开始就是一个民主国家,但是由于明治维新后的日本资本主义经济还不发达,资产阶级的民主思想还没有深入人心,尤其是封建势力及其总代表天皇的影响与实力还十分强大,因此,日本的民主道路一直走得十分艰难,民主力量经常遭到迫害与暗算。到1936年5月成立的广田内阁正式废除了议会多数政党组阁的内阁制,法西斯军部完全控制了日本政治,日本的民主政治彻底走到了尽头。

从1868年开始,日本的明治维新成功推行。而30年后中国1898年的戊戌变法彻底失败,引发民间舆论支持孙文的革命主张。不久,清朝被辛亥革命推翻,中国陷入了军阀混战、日寇入侵、国共内战和共产动乱之中,至今还在一党专制奴役之下,极端腐败黑暗。

还要指出一点,日本脱亚入欧的成功,兑现了德国宰相俾斯麦的预言。俾斯麦研究了当时中国和日本在德国的留学生成分后得出结论,50年后,日本必强,中国必弱。中国留学生几乎全是学理工科的,而日本学生学习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的都有。后来的甲午海战,中国战败,证明了“中学为体,西学为用”是极为荒唐反动的观念,比日本的“脱亚入欧”落后了一百年。现在中共还在坚持“专制为体,科技为用”,迟早要出大问题。清朝的“洋务运动”时期,经济也是高速发展的。因专制腐败,最后是不堪一击的。

第二次脱亚入欧

日本的第一次脱亚入欧,是不彻底的。本质上是建立了天皇专制的军国主义制度,对内实行军国主义教育,对外推行侵略政策。当时整个欧洲也没有确立人权观念。日本屡次发动一系列侵华侵朝反美战争,如甲午海战,九一八事变、七七事变、太平洋战争等。中国当时虽然积贫积弱,但在国民党的领导下,进行了持久战,英勇抗击日本侵略。后来美国、英国和苏联先后对日宣战,消灭了日军主力。美国还在广岛和长崎投下两枚原子弹,日本的抵抗意识彻底奔溃,于1945年8月14日宣布无条件投降。

1945年8月底,美军进驻日本,采取一系列措施,强制推行民主化。同年10月4日,盟军总部命令日本政府“解除对政治、宗教方面的限制”。11日又发布五大指令:给妇女参政权,鼓励工人建立工会,教育民主化,废除专制政府,促进经济民主化。

1946年1月,日本自由党、进步党(后改为民主党)、社会党相继成立,同时共产党也合法化。1946年4月日本举行战后首次众议院选举。

1946年10月由盟军修改的宪法在国会通过并于 1947年5月3日生效。新宪法废除了天皇的权力,规定“主权属于国民”,天皇只是作为日本国的象征。新宪法规定日本为议会制国家,内阁对国会负责,行政权由内阁执行。新宪法的实行标志着日本天皇专制体制的终结和虚君立宪制的确立。日本自此完全实现了政治上的民主化。

二战后日本推行民主化一帆风顺,主要原因在于:一是美军压境。美国是世界上第一个共和民主制国家。美国有在全球推进民主化的使命感。美国当然不能容忍日本继续保留军国主义制度,必定要废除它,建立民主制度。在驻日美军的威慑下,日本的封建残余势力和军国主义势力不敢再有复辟专制的想法或者即使有也不敢去实施。二是法西斯专制给日本带来了巨大的民族灾难,也使日本人民遭受了无尽的痛苦,除极少数极端分子外,绝大多数的日本人已经从思想上彻底抛弃了专制政治与军国主义;此外,战后实行的民主在政治上给日本人带来了和平、自由与人权,在经济上带来了繁荣与富足,在外交上提高了日本的国际地位。民主政治给国家和人民带来的如此巨大的利益使民主在日本更加深入人心,更不可逆转。

直到今天,日本的民主政治从来没有出现过倒退的现象。日本的民主力量也从来没有受到过迫害与暗算,而是不断地壮大并且一直牢牢地掌握着国家的政权。日本民主力量能有今天这样的局面不是偶然的,而是有它深刻的原因。首先是美国的军队一直驻扎在日本,作为世界民主政治的保护神,美国不能容忍世界上任何一个角落的非民主的东西,更不用说它占领下的日本。强制推行民主化,建立起欧美式的民主制度,再次促进日本高速发展。与此同时,毛泽东这个大恶魔带领共产党在中国建立起血腥野蛮反动的极权专制,超大规模杀人放火,搞土改、镇反、反右、三面红旗、大饥荒、文革等等一系列恐怖运动,四千万人被饿死,四千万人被害死。毛撒旦统治时期中国的非正常死亡人数超过了两次世界大战全球死亡人数的总和,其中三年人为大饥荒的饿死人数超过了秦始皇统一中国两千多年来三百次大饥荒饿死人数的总和。而且,毛撒旦对中国经济、文化、教育、传统、道德、文物、古迹、森林、草地、环境等各方面的破坏,都是空前绝后的。

第三次脱亚入欧

我认为,日本还将进行第三次脱亚入欧,那就是引进德国的反省文化,化敌为友,同周边国家建立起真正的友好睦邻关系,走德国、法国和欧盟的路子,建立起东亚经济联盟或者自由贸易区。

拿破仑和希特勒都想用武力统一欧洲,都失败了。但欧洲用和平的方法建立起欧盟,统一了欧洲。日本天皇和军阀曾经妄图用武力建立“大东亚共荣圈”,也归于失败。以后,用和平理性共赢的方式,建立东亚经济圈是完全可能的。

民主政治与一党专制从来就是水火不相容的。因此,从政治制度上讲,中日之间应该是一种敌对的关系。但由于中日关系的特殊性,使日本在对待中国的民主问题上有一种非常矛盾的心理,一方面,它希望中国成为一个民主国家,因为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认为,两个民主国家都习惯用和平的方法来解决两国之间的争端,而专制国家更喜欢选择用武力,中日之间有不可回避的领土、经济及历史问题,一个民主的中国会更有利于双方找到和平的途径来解决问题;另一方面,日本又希望中国继续保持现在这样一种一党专制状况,由于害怕中国的清算及出于地缘政治的考虑,日本永远不希望看到一个统一、强大的中国,而要阻止中国的强大,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一党专制在中国永远存在下去,因为一党专制最容易使中国产生腐败、愚味、动荡、战争以及随之而来的分裂与贫穷。所以日本与俄罗斯、印度一样,不会象美国及欧洲一样真切地希望中国走上民主富强的道路。

日本极端右翼特别担心中国对日清算。他们希望篡改历史,抹杀日本侵华罪行,不承认南京大屠杀,而且积极推动分裂中国,大力支持中国的分裂势力。他们认为,中国分裂了,对日本的威胁就小了。所以,他们并不关心和支持中国的民主化。

事实证明,中国经济的发展不会自动促进中国的民主化,反而强化了一党专制。而中国专制的强化,迟早会威胁到日本,威胁全球和平。所以,支持中国的民主化,不仅是日本的义务,也同日本自身的安全息息相关。

中国在专制解体过程中若发生分裂,有可能引发民族战争。如果中国分裂,裂变国不一定走向民主,有可能比现在更加专制。如苏联的某些裂变国,非常专制腐败黑暗。如果中国总体上走向民主,则各个地方都民主了。所谓独立,往往是一些野心家从省长、市长变为总统、一般老百姓不仅得不到任何好处,还可能遭受战争灾难和其它痛苦。正是因为担心中国民主化导致分裂,引发战争,所以,许多对共产专制极不满意的人,也宁愿支持共产党,而不支持民运。分离运动闹得越欢,民运获得的支持就越少。

日本要向德国学习,深刻反思自己,勇于承担历史责任,才能获得中国和其他国家的谅解,建立互信,携手前进。日本应当建立民主基金会,大力支持中国和其他国家的民主化。让中国在保持领土和主权完整的前提下,渐进有序地实现民主化,对中国和日本以及全球都有好处。

但愿日本和中国都能“脱亚入欧”,或者说引欧入亚,维护人权至上的普世价值观,建立起友好睦邻关系,消除战争,永远文明和谐发展。

2019年1月初 写于纽伦堡

日币上的福泽谕吉

明治天皇省饭钱搞军备,慈禧太后挪用军费供玩乐

明治维新拉开维新的序幕

二战后美国军车在日本连成海洋

文章来源:民运快讯

阅读次数:35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