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锺:重弹阶级斗争老调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评中国社科院院长王伟光的歪论

Share on Google+

中共意识形态的混乱

九月二十三日中共官媒《红旗文稿》刊登中国社科院院长王伟光的一篇歪论《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并不输理》,引发了大陆网民一片“打狗声”,有的责其是文革毛氏阶级斗争理论死灰复燃,有的叫他公佈财产现在属于哪个阶级?接着,十月十一日《红旗文稿》又刊出两篇关于人民民主的文章,似乎是针对韩钢在《学习时报》上发表的修正主义观点.总之,这段时间中共内部所谓的理论学者又在打嘴仗。以下是笔者对此舆论风波的观察和评论。

重弹阶级斗争老调只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王伟光重搬二十世纪的阶级斗争论为中共的专制独裁统治辩护遮羞,只能证明其党黔驴技穷,意识形态山穷水尽已无路。

欲再推行阶级斗争?

阶级斗争的理论其实不是马克思这位老流浪汉发现并拥有知识产权,他不过对此理论作了歪曲夸大的引伸,引入了无产阶级专政说(可见一八五二马克思致约.魏德迈的信)。其实,别说这种基于绝对贫困化的理论根本站不住脚,世界历史发展至今,也从无出现过所谓无产阶级专政与国家,有的只是列宁、斯大林、希特勒、毛泽东、波尔布特、萨达姆、金三胖式的以人民、无产阶级挂牌的党国专制独裁国家与政权。大鬍子卡尔原意或是为了解救苦难的无产阶级兄弟,结果却使他们遭受更大的奴役。正如他晚年自嘲:播下的是龙种,收穫的是跳蚤。自从这些所谓无产阶级政党掌权后,为了掩盖“残酷的事实”,于是从苏共二十大后,社会主义阵营国家就纷纷出台阶级斗争熄灭论、全民党和江氏三个代表理论等等企图缓和矛盾的花招,继续欺骗人民。但在信息无法垄断的当今世界,这种泡沫式的理论掩盖不了这些国家党官特权盛行,贫富差距大大超过“资本主义地狱”。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先后在这些共产国家出现多米诺骨牌倒台效应,纷纷向自由民主宪政国家转型。当然在世界民主自由浪潮中也有逆流,例如俄罗斯出现民粹的靠选票上台的普京独裁。中国在这批社会主义国家中,可谓风景这边独好,不但没有垮台,还搭全球化快车,躲过一“劫”。中共第五代上台执政后,虽宣称拒走老路,但政治上、意识形态上变得更加老旧了。宪政民主、普世价值之路不肯走,只好又选择在马克思、毛泽东思想的怪圈中打转.最近习大大在人大成立六十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以及借纪念政协成立会上的宣示,都显示中共治国理念与意识形态的极度困惑与无奈。王伟光的大作不过是这种意向的最拙劣的表演,因为他连一个伪命题都创造不出。大家知道,这种向马列毛原始教义寻找救命稻草比“调和论”、“全民党”、“三个代表”、“和谐论”对中共更加危险,等于号召广大民众起来革命推翻自己。因为当今中国谁是特权的有产有钱阶级,如同秃子头上的蝨子明摆着。中共的国家统计局与社科院已公佈的数据都告诉国人这是无争的事实。反腐公佈的大小老虎更使国人深信不疑:中共是当今社会最大的特权官僚资产阶级。阶级斗争的利剑指向谁呢?怪不得无数网民跟贴要求王伟光院长公佈财产,叫喊别忽悠我们了。一句话,在中共统治六十五年之后,中国社会的阶级状况已发生颠倒性的变化,这时再以马列毛的阶级斗争理论忽悠老百姓,等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挂羊头卖狗肉中共技穷

十八大之后,中共真理部的大官小官在国内外,大造舆论宣扬所谓的社会主义二十四字价值观.有研究人士比较后发现,在这个二十四字价值观中,除缺少人权一项外,其余各项跟普世价值观几乎没有什么区别.整个中心思想强调的依然是社会和谐文明法制民主。它否定的是马列毛那套野蛮的阶级斗争思想与作为。何以中共真理部官员一边宣传这套以社会和谐为主题的思想,一边又大肆宣传阶级斗争在国内外都不可能熄灭,人民民主专政必须坚持、巩固、强大呢?答案只有两条:一是宣传社会主义价值观不过是披在老虎身上的羊皮,忽悠民众而已。二是发现宣传二十四字价值观等于向普世价值观投降,怕被国内外所谓的“阶级敌人”利用,危害到共党的特权。最近一期《红旗文稿》刘润为大作中说:“如果用法治来否定、代替人民民主专政,就上了‘普世价值’的当,那法治就会变味,其结果是既得利益者即国际资本和国内买办占尽便宜。”因为人们可以以名责实,使其无地自容。重拾阶级斗争论才是它随时镇压异见人士和不听话民众的口实。这种理论宣传上出现的悖论,充分暴露中共自诩的“理论自信”是多么可笑荒谬,更说明它的“宇宙真理”漏洞百出,已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宪政才是解决社会困境出路

当今世界尽管科技十分发达,生产力也发展到空前的高度,但是世界各国即使像英美那样的富裕国家,国民的贫富差距依然是客观存在,因此国民的阶级区分肯定也是事实。然而这些国家尽管可能发生类似占领华尔街运动,但这些国家都存在牢固的宪政体制以纾缓调节消弭矛盾对立的扩大。中国社会虽然没有英美先进国家那样富裕,但当今发生像古代或近代那样的暴力革命也是不可能的。因此,社会变革的唯一方式就是和平改良。中共如果一再拒绝政治改革,社会将会继续溃烂下去,最后势必威胁到中共的生存。中国社会各阶级共同生存的平台就是宪政。在宪政的大框架下,斗争的形式就是选票决定论。多数决定,保护少数权利,这才是真正的中国梦!

文章来源:《争鸣》杂志2014年11月号

阅读次数:84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